專欄

最後壹週的隨筆

台灣壹週刊最後上班日,同事大合影
台灣壹週刊最後上班日,同事大合影

@穿雲箭

最後一週的壹週刊,其實還蠻忙碌的。

資遣離職的錢和假要跟公司算、器材設備要點交、做完採訪但還沒寫稿的報導要趕完成、辦公室物品要打包、同事間要聚餐話別……有些同事還不能忘記武漢肺炎的疫情,以及關注在醫院療養的李登輝如何了。

其實,對一個運作已18年8個月,雖曾風光創下無數輝煌紀錄(與爭議),卻也曾被交易過三次未成的媒體而言,這個終點一直放在許多人心中的某個角落,但只要沒起風,這個角落沒被撩起,大家也就是把自己的事幹好,好新聞還是要端出來,至少,自嗨一下。

在最後一週,我們做了「關門大輯」,開枝散葉到各大媒體的前同事和現任同事,一起回顧(兼自爆)了壹週刊十九年來的十九加一個祕密。有些網友覺得精彩,說這是「華麗謝幕」,但也有些讀者說「台灣亂源的始祖,一路好走不送」,這麼多年來都是這樣,讚譽有之,臭罵有之。

整理打包的時候,也會看到不少過期的壹週刊、特輯、月曆、海報,《坦白講》、《世家望族》、《美食大賞》、《靚錶集》……沾著些髒污灰塵,壓得歪七扭八,夾在書架旁抽屜邊。曾經都覺得這些賣肝賣命的作品,出版後就一定要像唱中華民國頌一樣,「千秋萬世,直到永遠」,但其實很多風華光輝,可能連自己都早就淡忘了。

廢紙堆裡還有不少場記表。壹週刊最後的這六、七年,大家也做了不少影音,從做紙本變成寫腳本,從狗仔偷拍變成還要掐「桑掰」(Sound-Bite,短句),轉型讓大家的訐譙聲至今餘音繞樑,但它也讓大家斜槓出一些奇異的本事,雖然不知這些本事以後還有哪裡用得到。

羅蘭‧巴特說過:「照片就是曾經,是回憶也是夢幻」,對於一個從創刊開始,就什麼事都要把照片拍好拍滿,「有圖才有真相」的媒體,現在的結束也彷彿是場夢幻,「那美好的仗我已打過」這種話有點噁心,說句「X!我待過壹週刊!」才是「不扮高深,只求傳真」。

上班日的最後一天下午三點,我們歡送自己的歡送會要開始了,同事要我別再寫了,吃喝拍照去吧!是啊,人生不就是這樣,聚散盛衰如泡影,寫那麼多感想要幹嘛呢!

那就這樣啦!各位壹週刊的讀者,咱們就此別過,江湖再見啦!

2020/02/27 於台灣壹週刊

註:台灣壹週刊過往精彩文章,未來將安排於《蘋果新聞網》供搜尋及閱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