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躋身上流2〉光彩又邪惡的好萊塢種族歧視? 唐嘉壕神秘一笑這麼說…

六歲就移民加拿大的唐嘉壕闖進好萊塢,認為這個人人夢想的造星聖地真是奇怪的地方,「工作時那些演員對你親切得不得了,一下了戲,就當你是路人。」來自亞洲的他搞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怎麼回事。既然搞不清楚,那些派對就不需要去了,不如把時間投資在對的地方,獲得戲約才要緊。

「時間就是金錢,我很少去參加派對、跑夜店,有人認為這樣會遇到決定角色的關鍵製片、導演之類的,但如果把這時間拿去鍛鍊自己,能在試鏡的短時間內把優點都展示出來,才是成功之道。」難怪他在幾年之內就演出幾部好萊塢電視和電影。

亞洲人在好萊塢出頭似乎很不容易,可能被種族歧視、被職場霸凌,唐嘉壕趕上最好的時代,理由是「現在好萊塢很保守」。

唐嘉壕不跑夜店,認為好好研究試鏡計畫比較實在。
唐嘉壕不跑夜店,認為好好研究試鏡計畫比較實在。

告訴你一個秘密喔,聽說好萊塢很多女星超哈唐嘉壕的啦。(圖:翻攝自網路)
告訴你一個秘密喔,聽說好萊塢很多女星超哈唐嘉壕的啦。(圖:翻攝自網路)

編按:唐嘉壕Chase Tang是我在《壹週刊》前後累積7年歲月中,最後一位採訪的藝人,他親切有禮,律己甚嚴,在拍照上場的最後一刻,仍在做伏地挺身,希望以最完美的體態上鏡頭。

這次採訪非常有意義,我遇到一位不僅有夢,且努力實行,並走向成功的藝人,這不只是走向上流了,作為一個在這世界生存,最好就該積極向上的「人類」而言,正確的心態和「就去幹吧」的即知即行就是上流、就是很入流,我覺得深受啟發,且認為很值得學習。

《壹週刊》在2020年2月底停刊了,走過這些年,我遇到的各位藝人都是我的老師;幫他們記錄下最美最帥身影的攝影大哥永遠是我的工作好夥伴;主管和同事是我學習的對象。對於曾有幸在《壹週刊》就職,我深感榮幸,這是我職場生活中永誌難忘的奇幻旅行。

唐嘉壕上報囉。(圖:翻攝自網路)
唐嘉壕上報囉。(圖:翻攝自網路)

「好萊塢超怕「歧視」二字,受到之前me too# 事件影響,現在的好萊塢更講求彼此尊重,性別霸凌的事很少發生,工作人員不會表現出種族歧視的態度,這點絕對禁止。因為如果發生,傳出去,不只這位工作人員遭殃,日後沒有劇組敢用他。劇組也會跟著被臭罵,到時候影響票房,沒人敢承擔責任。」他認為,這整個好萊塢的向上提升運動。

沒有種族歧視,卻有女星對他很感興趣,他說自己常常被女星約,他若不赴約,對方會使出其他招數,擺明就是在釣他。「她會一直傳訊息給你,希望你參予她的生活,比如她會自拍做菜、試衣服,或是幹嘛幹嘛,問你這件漂亮嗎。她都釋放這種熱度了,怎會不知道她在釣你。」(撰文:李筱雯 攝影:劉鴻昌、陳永崇 圖片:翻攝自網站、唐嘉壕提供)

唐嘉壕在Netflix的漫改新劇《朱庇特的遺產》。(圖:翻攝自網路)
唐嘉壕在Netflix的漫改新劇《朱庇特的遺產》。(圖:翻攝自網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