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養路如子〉壯年到白頭 他用半輩子催生窮人高速公路

現任蘇花改副處長馬錫鈞,30歲開始參與西濱快速道路工程,通車時已白髮蒼蒼。
現任蘇花改副處長馬錫鈞,30歲開始參與西濱快速道路工程,通車時已白髮蒼蒼。

台61 線西濱快速道路,歷經約30 年施工終於全線通車。這是台灣興建期程最久的一條快速道路,全程不收過路費,加上串連南北海線景觀,讓它除了「窮人的高速公路」之名,也被稱為CP 值最高的幸福公路。

馬錫鈞30 歲時參與工程,離開時已白髮蒼蒼,他花了大半輩子,把一條路做到最好。

「75年成立工程處時,它叫西濱公路,還不是快速道路,那年11月,我調過去。」63歲的馬錫鈞在蘇花改工程處接受我們的訪問,半年前他離開待了30幾年的西濱工程處,這條蜿蜒台灣西部海岸線的巨龍,沒人比他更熟悉了。

馬錫鈞笑說,當初糊里糊塗踏入公路的世界,準備升大學之際,蔣經國推動十大建設,台灣到處都有大建設、大工程,他跟著哥哥腳步栽入土木人的世界。那時的他青春正盛,甘願當起島上游牧民族,日日穿梭淡水河兩岸,為人們搭起一座又一座橋梁。1982年關渡橋完工後,隔幾年調到西濱北工處,開始參與全台最長快速道路的工程。

當時,新婚不久的妻子誕下一對龍鳳胎,為了陪伴孩子成長,他接連放棄異動與升遷機會,心甘情願將雙腳「釘」在西濱北工處。他淡淡說:「很幸運,西濱工程繁雜,才有機會一直留下來。」

西濱快速道路工程繁雜,馬錫鈞為此推掉許多升遷機會,想專心蓋好一條路。 圖:公路總局提供
西濱快速道路工程繁雜,馬錫鈞為此推掉許多升遷機會,想專心蓋好一條路。 圖:公路總局提供

孤獨客難搞出名 寒流夜現身嚇人

30年前,他選擇離開都市,到杳無人煙的海線,築起一條默默無名的道路。「當時別說南部了,就連北邊的竹圍、大園、觀音都一片荒涼,小路開車進去就迷失方向。」海邊的公路人,要克服的除了強勁海風,還有沒人懂的荒涼與孤寂。

沒人看得見成果的地方,馬錫鈞卻能找到樂趣,「以前常被覺得很難搞。但做出來的,如果是我希望的樣子,我就會覺得很高興。」他接連笑了幾聲,退下來的公路人,想起當時與承包商的互動,自己總是嚴格且不准變通,應該很討人厭吧!

高標準的他擔心包商便宜行事,在寒冬的夜裡,老是半夜「突襲」趕工中的的工地,一旦抓到工人偷工減料,他插旗、噴漆做記號,隔天要承包商「這個區段通通挖掉、都不用講,連商量都不用商量。」

西濱快速道路蜿蜒於台灣西部海岸線,施工期間必須忍受荒涼與孤寂。 邱璟綾攝影
西濱快速道路蜿蜒於台灣西部海岸線,施工期間必須忍受荒涼與孤寂。 邱璟綾攝影

那是和時間賽跑的日子,西濱北部的林口高架橋路段,也讓他印象深刻,「為了一條道路,我把人家的電廠剖開了。」

廠區一路從山側延伸到海岸,林口電廠地底爬滿各式管線,像血管一樣維持電廠運作,西濱竟規劃從電廠中間穿心而過!馬錫鈞四處請託,卻處處碰壁,所幸遇到明理的廠長,願意配合他提早歲修,「廠長跟我說,一定得在歲修期間完成工程,不然我就糟糕啦!」

原先互不配合的單位,為了兩人的承諾賭上一回。馬錫鈞日日夜夜與時間賽跑,緊盯工程進度,將被截斷的各種管路收納在大型箱涵裡,使林口電廠短時間內被分割為左右廠區,卻依然運作。

林口電廠願意為西濱快速道路建設剖成兩半,背後藏著兩人的信任與真心。 邱璟綾攝影
林口電廠願意為西濱快速道路建設剖成兩半,背後藏著兩人的信任與真心。 邱璟綾攝影

八爪章魚團團轉 烏龜躲在抽屜裡

一條路從無到有,什麼狀況都會發生,馬錫鈞把握時間趕進度,要應付工程延宕、包商跑路,還有當地居民的不滿情緒,他忙得像八爪章魚,卻天天收到一隻烏龜。

「西濱工程確實比較漫長,背後的原因很多,最主要還是政府經費挹注不足。」當時國家大興土木,西濱道路的重要性時常被其他工程排擠,馬錫鈞日日看海看天,就是看不到完工之時。

施工初期曾遇聖嬰年,連續四個月大雨轟炸,道路一片泥濘,包商因此倒閉,當時沒業者想跳出來接手賠本生意,連他手下的工程司都想捲舖蓋回家。他一邊挽留大將、天天拜訪包商動之以情,終於說服團隊接手這段不賺錢的工程。

馬錫鈞忙得像八爪章魚,用路人卻天天畫一隻大烏龜,傳真到處長室諷刺施工速度緩慢,當時長官怕影響在第一線打拚的馬錫鈞心情,把「烏龜」全部收在抽屜裡。事後得知的他兩手一攤,無奈說:「我們真的很努力在做了,用路人畫個大烏龜也沒用啊!」

1992年為紓解國道車流,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指示西濱公路「升級」為快速道路,並納入「六年國建」計畫,充裕的經費挹注,才加速催生出西濱快速道路。

西濱公路在1992年升格成為快速道路,穩定的經費挹注,大幅加速道路通車時程。 圖:公路總局提供
西濱公路在1992年升格成為快速道路,穩定的經費挹注,大幅加速道路通車時程。 圖:公路總局提供

辛苦懷胎30 年 孕育第三個孩子

去年公路總局票選十大道路美景,西濱快包辦第一、二名,分別是有落日大道之稱的苗栗通霄新埔聯絡道,與永安漁港的脊背橋。「早年道路興建多用最便宜的工法,不注重美感,近幾年,我們開始注重橋樑與在地風土人情的關聯。」馬錫鈞語氣上揚,提到打拚大半輩子的公路,他眼中閃著光芒。

「很多人說西濱快是窮人的高速公路,我個人覺得有些狹隘。」不豪華也不氣派的西濱快速道路,在馬錫鈞眼裡有千般的好,他認為西濱快不只是國道的替身,沿途結合人文、產業與各種美好風景,已是台灣路網不可或缺的主要道路。

「陪著西濱快走過30年,自然覺得很親切,和國道相比,它隨時可以上去、隨時可以下去,溫馨多了,經過自己熟悉的地方,感覺更不一樣了!」他像介紹功成名就的大兒子,驕傲形容一手催生的西濱快,「西濱快兼具高速公路的優點,高速公路沒有的,它都有了!」

早年公路建設使用最便宜的工法,近幾年開始注重美感,圖為永安漁港背脊橋。 圖:公路總局提供
早年公路建設使用最便宜的工法,近幾年開始注重美感,圖為永安漁港背脊橋。 圖:公路總局提供

當年到西工處報到時,一對龍鳳胎還在襁褓中,如今兒女離巢、他被調到其他單位,但對馬錫鈞而言,縱貫台灣南北海線的西濱快速道路,更像是第三個孩子。

「下次兒女一起回來的時候,我想開車帶他們去西濱跑一跑,以用路人的角度感受西濱。」年輕時被工程進度追著跑,鮮少停下腳步欣賞西濱的美,接下來他想找個時間重新出發,親自走一趟投注30年歲月的漫漫長路。(撰文:邱璟綾 攝影:林玉偉)

有落日大道之稱的新埔連絡道,去年度獲得公路美景票選第一名。 圖:公路總局提供
有落日大道之稱的新埔連絡道,去年度獲得公路美景票選第一名。 圖:公路總局提供

馬錫鈞 63歲

學歷:國立海洋大學大地工程碩士

經歷:曾任段長、科長、主任工程司

得獎紀錄:獲103年優秀公務人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