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抗疫玩桌遊3〉看見台灣被遺忘的歷史 大空襲時代下的人性試煉【壹特報】

在選前大家狂吃芒果乾,打著國防議題、忙著下架吳斯懷的時候,很多年輕人卻不知道,距離不到一百年前,台灣就曾經遭受大規模的空襲。

做過《台北大空襲》、《高雄大空襲》,到現在即將推出《天火基隆》的台灣本土桌遊開發公司「迷走工作坊」,每做一款遊戲,都先街訪當地年輕人,在台北的西門町,高雄的駁二、西子灣和新崛江,以及基隆港和廟口,問兩個問題:

「你聽過台灣被空襲嗎?」
「是哪一個國家的攻擊,北韓、美國、中共還是日本?」

「永遠都是猜中共的多。」迷走工作坊創辦人張少濂說。

這樣血淋淋的過去,卻在多數台灣人民的記憶中缺席,因為這是一段考試不考,教科書也不教的歷史,整個台灣社會像是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麻木、失憶、逃避,僅有碎片般的記憶,分散在我們父祖輩的腦海深處。

《台北大空襲》加上《天火基隆》擴充版,讓玩家可以也必須在兩個城市間穿梭。
《台北大空襲》加上《天火基隆》擴充版,讓玩家可以也必須在兩個城市間穿梭。

《台北大空襲》是一款以1945年5月31日美軍空襲台北為故事背景的策略遊戲,玩家們扮演一家人,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哥哥、姊姊、弟弟、妹妹,每一個角色都有所謂的「羈絆卡」,代表這個角色心裡最過不去的那個坎。

比如說爺爺最重視家族和遺產,心心念念要找回祖先牌位,媽媽受到傳統價值的約制,在意家庭成員特別是兒女等等。這些成員橫跨三代,在不同的背景下成長,形塑了不同的核心價值,所有角色按照當時時代背景設定,彼此牽制、互相合作,所有人必須一起活著撐過台北大空襲,只要一個人死了,就代表全部人都輸了。

每個角色都有其時代背景設定,有心情、飽足、體力和生命等數值,一但其中一項歸零就代表死了。
每個角色都有其時代背景設定,有心情、飽足、體力和生命等數值,一但其中一項歸零就代表死了。

贏就一起贏,輸就一起輸

這是一款讓玩家彷彿經歷一場真實人生的合作遊戲,這個遊戲裡只有一個敵人,就是戰爭的殘酷。「反觀,七、八十年以後的台灣,是不是也面臨,需要團結或是什麼的,這是可以省思的。」張少濂舉了羅蘭巴特的名言,文本誕生,作者已死,對於作品的詮釋權,就待玩家在玩過之後去感受。

「我們這一代的台灣人,有責任向世界解釋台灣是什麼。」張少濂說。

本身就喜歡歷史的張少濂,開創迷走工作坊的第一款桌遊是《台北大空襲》,外界或許以為他第一次集資就上手,瞬間創造商業成功案例,但其實他早在2016年,就曾經打造一款名為《壬辰之戰》的桌遊,故事背景是是日本戰國時代,豐臣秀吉統一日本,借道朝鮮攻打明朝,「這在韓國是很重要的歷史,等於是四百年前的韓戰,這場戰爭也是導致中國明朝萬曆國力下降很重要的原因。」張少濂說。

當時沒有考慮市場,純粹出於這段歷史的喜好,也篤定了日本背著二戰的包袱,不太可能推出這種侵略他國的題材,韓國則是礙於民族性,不會選擇這種大韓民國不夠出類拔萃的歷史。

「當代中國更不用說,他們的文化創造力,多數都被壓抑,台灣在創作、言論自由上,剛好有一個超然客觀的角度。」張少濂說,這款遊戲在國外評價很好,國內外募資也有150萬元台幣,但因為成本高,叫好不叫座,並沒有賺到錢,卻讓他學到了不少經驗。

《台北大空襲》目前即將邁入第四刷,搭配這次的史詩合輯,也重新繪圖。
《台北大空襲》目前即將邁入第四刷,搭配這次的史詩合輯,也重新繪圖。

身為大學聯考的最後一屆,張少濂的史觀都是後來出於自己的喜好汲取而來,他也發現日、韓很會消費自己的歷史,透過影視產業創造了巨大的產值。

張少濂分享,像是《台北大空襲》,就受到一個資深的美國桌遊人喜愛,他們完全沒有業配,他卻為了這款遊戲拍了三支影片。

「因為他是美國人,完全沒有體驗過敵國,也就是軸心國底下人民的角度。」這段從台灣觀點出發的遊戲,正是西方世界很少看見的敘事角度。歐美近年也發現自己的題材作到極限,試圖尋找更多異國或東方的題材,但他們自己詮釋,可能就是「華人= 單鳳眼」。張少濂說,所以說任性也好,除了遊戲,迷走工作坊會嘗試用「本格」的態度,以自我的美術風格去展演,而不去討好歐美的審美觀,說理想一點,可能是一種文化輸出的概念。

若說是「行銷台灣」,張少濂自認沒有那麼偉大,只是希望「讓台灣可以變成彩蛋」,努力在自己的領域裡,做行有餘力可以做到的事。

桌遊中比較罕見的金屬配件,當時美軍採用的B-24轟炸機造型也經過考究。
桌遊中比較罕見的金屬配件,當時美軍採用的B-24轟炸機造型也經過考究。

「我覺得臺灣這幾年,特別是年輕世代有尋根的需求,他們想知道這個土地過去的事,這並不是消費愛台灣或是什麼,而是現在有了這樣的需求,而供給和需求本來就是相對的。」張少濂說,舊的教育體制,或許基於某些原因刻意忽略,但這不只是歷史,而是活生生的故事,他認為,教育本來就是為政治服務,在現今的台灣,有機會可以獨立思考是幸福的事,而創造可以獨立思考的空間和未來,對台灣絕對是重要的。

一直談歷史太沈重,迷走工作坊其實也有輕鬆的小品,像是去年下半年推出的《腹黑菓子店》,就是一款可愛的派對遊戲。玩家分別扮演一個喜歡甜食的動物,目的就是要做蛋糕,但要完成一款蛋糕,個人的原料卡不夠,就得跟其他人討,被討的人就算有也可以說謊,自己做或是幫別人做蛋糕都可以得分,「想很少的人可以亂玩,想很多的人也可以很心機的去玩。」張少濂說。

《腹黑菓子店》是一款輕鬆討喜的派對遊戲。
《腹黑菓子店》是一款輕鬆討喜的派對遊戲。

蒐集食材做蛋糕。
蒐集食材做蛋糕。

早先也曾經在2014年幫柯文哲做過一款叫做《翻桌吧!溫蒂妮小姐》的選舉募款桌遊,張少濂說,當時柯文哲民調顯示女性支持者不多,因此特別針對這點幫文宣團隊設計,那時候柯文哲的臉書粉絲數大概26萬,「翻白眼吧!溫蒂妮小姐」大概是80幾萬,但接了柯文哲的案子之後,她們三個月沒有case,「因為那時候還沒翻盤,所以我特別佩服她們團隊的道德勇氣。」

《翻桌吧!溫蒂妮小姐》是一款合作遊戲,談的是辦公室政治,所有職員要想辦法一起贏過公司裡的富二代,當時柯文哲的競爭對手是連勝文,遊戲裡的隱喻,就是追求所謂的公平正義。

張少濂說,這應該是台灣第一款桌遊的政治獻金募款,300元一套,「那時候我們要做一萬套,我是蠻樂觀的,覺得應該可以幫到忙,但是可能因為資源有限,那時候財務就請我簽了一個保證條款,如果一萬套沒有賣完,我桌遊店要買回去,後來,幸運順利賣完,現在想起來,蠻、蠻浪漫的。」他笑著說。

張少濂也爽快表示,現在當然不會再協助他了,「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核心價值,什麼是你不願意交換的,就是你的核心價值,這是他說的。」(撰文:邱雯敏 攝影:王聰賢)

Info
迷走工作坊
https://www.facebook.com/mizoriot/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