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新XY檔案2〉刻板印象衰招蒼蠅 鋼管舞引怪人私訊約炮【壹特報】

從野台脫衣的娛樂活動到名列奧運會的比賽項目。鋼管舞已然成為國際舞台上的一項競技運動。學習競技鋼管多年的小蕾結合體操與各種舞蹈,用專業的舞藝證明寬衣解帶、舞姿誘人的鋼管女舞者並不代表色情,而是力與美的呈現。

煽情音樂搭配性感舞姿,即便只是在排練教室彩排,小蕾總能讓自己成為全場焦點。攝影:徐嘉駒
煽情音樂搭配性感舞姿,即便只是在排練教室彩排,小蕾總能讓自己成為全場焦點。攝影:徐嘉駒

登入Instagram,搜尋rayray_meow可以看到小蕾排練鋼管舞和她參加競技鋼管比賽的影片。她跳起舞來,比漂亮艷麗,比艷麗性感,比性感犀利,就如同她在排練室彩排那樣,時不時瞇起了眼睛,陶醉樣有點勾引人。

場景回到排練室,赤腳的小蕾換穿海藍色輕擺長裙向我們示範了劈腿驣空的體操動作,攝影記者一邊拍照一邊喊了聲「水啦!」小蕾一握緊鋼管就這樣,每一個動作都咔咔咔的,像電流直通觀眾的雙眼。

愛跳舞的女人總是獨特又出眾,我問小蕾會不會常遇到男人示好?「會啊!有一些怪怪地私訊,傳一些照片啊!男生都直接問『可不可以約你』、『有在接客』諸如此類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女網友,她的照片是直接露奶,說她想跟我做朋友,超恐怖的。」

不到1分鐘的極限鋼管舞蹈,小蕾已經滿臉都是汗水,可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攝影:徐嘉駒
不到1分鐘的極限鋼管舞蹈,小蕾已經滿臉都是汗水,可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攝影:徐嘉駒

淫邪的趣事不只這樣,我們呵呵笑個不停,小蕾接著說:「還有個直播主說我外型很適合當他的直播助理,我問他『直播助理是要幹嘛呢?』他說『我們是賣牛肉的,等我開始賣牛肉,你穿少一點在旁邊扭來扭去。』」小蕾翻了好幾圈白眼。

由此可見,一般人對鋼管舞的印象只停留在色情脫衣舞,小蕾無奈地說:「我也不是硬要區分台灣式的鋼管跟競技鋼管,它們都是鋼管舞,只是呈現的方式不同。」

即便有所差異,小蕾還是常常碰到把兩者混淆的人,「以前我會跟對方爭辯,現在懶得解釋了。反正,一個人的腦袋想出來的東西跟他的程度有關,我解釋再多都沒用,他不懂就是不懂。」小蕾端起地板上的咖啡,直接掀開杯蓋,狠狠地飲了一大口。

就算父親至今仍然反對小蕾跳鋼管舞,小蕾還是堅持做自己愛做的事。攝影:徐嘉駒
就算父親至今仍然反對小蕾跳鋼管舞,小蕾還是堅持做自己愛做的事。攝影:徐嘉駒

這晚下班後,小蕾又來到排練室,她的晚餐餐盒只有牛肉和大量的蔬菜,還有一片荷包蛋,「你只吃這樣子?」「快比賽了,我要控制飲食,澱粉不吃,但肉吃比較多。我們要有足夠的肌肉跟肌耐力。」

小蕾笑笑地告訴我,很多女生問她在空中都這麼輕,一定是因為練鋼管變瘦的,「其實不是,我在空中這麼輕,是因為我很壯,力氣很大。」

的確,眼前的小蕾看上去嬌小柔弱,身高160公分的她自嘲,「就是因為瘦小,我才會穿那麼高的鋼管高跟鞋啊,站在舞台上才有氣勢。」小蕾穿上那雙鞋頭已被磨破的黑色高跟鞋,站在鋼管前,嘴裡念念有詞,像在回想前一晚編排的舞碼。

事實上,每年都出國比賽的小蕾並非屢戰屢勝,「有次去香港比賽,上台前我嚇得半死,因為我練鋼管的時間不夠長,加上賽場的鋼管跟我平常練習的size不一樣,結果我在台上,出現了一連串的失誤,然後落地,成績很爛。」

為了極限鋼管比賽,不服輸的小蕾還曾因過度操練造成肌肉損傷,休養1年未碰鋼管。小蕾提供
為了極限鋼管比賽,不服輸的小蕾還曾因過度操練造成肌肉損傷,休養1年未碰鋼管。小蕾提供

拍攝結束後,我跟小蕾坐在便利商店聊天,看她如此堅持和執著在競技鋼管舞,忍不住問她,到底她的爸媽有沒有看過她的表演?

「我爸年紀大,老觀念改不過來,他還曾叫我去當歌星,不要當歌星後面那種伴舞的女生。但我媽會罵我爸,我媽是獅子座超兇。現在我媽很以我跳鋼管舞為傲,她會看我的表演,向她的朋友炫耀。我媽不會只看我穿得少,動作很煽情,她看懂我的舞技,也知道練習的過程是辛苦的。」對比第一次見面,此刻的小蕾眼神很得意,目光無比清晰。 (撰文:許家峻  攝影:徐嘉駒、余祐棠)

競技鋼管舞和一般的野台鋼管舞在呈現上相當不同,其中最大的差異是競技鋼管常常有一些不符合人體工學的舞姿。攝影:徐嘉駒
競技鋼管舞和一般的野台鋼管舞在呈現上相當不同,其中最大的差異是競技鋼管常常有一些不符合人體工學的舞姿。攝影:徐嘉駒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