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壹週刊的19個祕密〉史上最暢銷的壹週刊【關門大輯】

最後一期的壹週刊封面,是給讀者的一封情書,也是告別信。19年來,壹週刊出版很多新聞,有成功、有失敗,唯一不變的是,我們一直想做出最好的新聞故事來回報讀者。

我們找了一些壹週刊的前同事,來爆壹週刊自己的料,讓大家了解壹週刊為什麼會變成壹週刊?19年,秘密當然不只19個,但願壹週刊不畏權勢、力求傳真的精神永存。

口述:謝忠良(壹週刊前顧問,現任上報總編輯)
整理:盧誠輝 照片:攝影組

編按:2002年3月,《壹週刊》第43期,揭發李登輝挪用國安密帳醜聞,創下台灣雜誌史上最高的32萬冊銷售量紀錄,也讓國安局破天荒地搜索《壹週刊》辦公室和撰稿記者謝忠良的住處,謝忠良面對的是當時動輒被判無期徒刑或死刑的外患罪,回憶起那段驚心動魄的過往,笑談間彷彿仍能感受到他當時深入險境的痛快和過癮。

國安密帳最主要是拿到那一疊資料的時候,一般人都會看不懂,什麼專案、什麼專案的,這是很難解讀的,拿到資料後去解讀和查證才是最花時間的。過程中,國安局甚至還曾經把整家咖啡廳包下來跟我談判。

當時的國安局副局長黃磊,約我在天母一家咖啡廳見面,他們是奉當時的國安局長蔡朝明之命來跟我談,希望我不要報導出來,那時的國安局總務室主任劉選生甚至還問我要多少錢?叫我開個價!後來雙方談判就不歡而散。

我擔心國安局會提早搜索,所以離開咖啡廳後就帶著資料直接開車離開台北,為了怕被他們追查我的行蹤,同時也把手機給關機了,後來就躲到宜蘭礁溪一個朋友家寫稿,寫完後我還COPY了一份稿件給一個小學同學,交代他萬一我真的被抓走,要他把備份稿件趕快寄回公司。

出刊前我就知道國安局要搜索了,他們在出刊前一晚就到我住的社區警衛室查看監視器,我截稿完回到家時就看到國安局的車輛已停在外面,他們看到我的車,確定我回到家後才把車開走,然後隔天一早凌晨4、5點國安局就來按門鈴了。

那天早上我被搜完,還開車到秋雨印刷廠去,因為負責印刷的秋雨當時也被搜索,但沒人認出我就是撰稿者,我還問在那邊的SNG車說這裡發生什麼事情?這就好像縱火犯喜歡重回現場去查看一樣。後來,我還因此案被限制出境了一年多,稍後,我跳槽到《蘋果日報》參與創刊,卻連試刊都不能去香港。

我那時被告外患罪,等同是叛國罪,要是成立的話可能會被判無期徒刑或死刑,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後,黎智英有請我們到他家吃飯,還特別開了一瓶82年的頂級紅酒,喝完大家還在瓶上簽名,但當時因為我都在講電話,根本沒什麼沒喝到。

新聞連結:
封面故事 國安局絕密文件曝光 李登輝非法挪用35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