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留美拚出6間飯店 他為出家的祖母捨大亨頭銜【光陰的故事】

用一張照片,說一段光陰的故事。  

在台灣還只有松山一個國際機場的年代,

胡啟年就在家人支持下赴美留學。

半世紀的努力,讓他在美國開了6家星級飯店,

獲美國德州報紙選為傑出經營人士。  

然他卻選擇放下一切,返台管理一鄉間禪寺,

因為,比起成就,恩情更勝一切,

答案就在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裡……

「我沒辦法不回來台灣。」胡啟年說自己本該選擇留在美國,畢竟那兒有妻子孩子孫子,現在還有一間飯店、一間餐廳和一些產業,但內心有股動力驅使他往反方向走,讓他終究回到台灣,回到彰化溪湖這處稻田邊的禪寺「鳳山禪寺」。 

提起鳳山禪寺,也許外地人不熟悉,但不少溪湖人卻不陌生,因為鳳山禪寺除了是許多在地人大年初一禮佛點燈的地方、每年捐贈學子獎學金,還曾經捐出佔地二甲多的鳳山公園給民眾使用。

不過當地人也許知道鳳山禪寺,卻不一定知道目前禪寺的管理人胡啟年為了祖母返台的故事。

1964年,仍在建設中的台灣只有松山一個國際機場,當年23歲的胡啟年頸上掛了二、三圈花環,與家人依依不捨道別後,準備登機前往美國留學。送機的親友中,除了胡啟年父母,還有一位穿著僧衣的比丘尼。胡啟年回憶:「這位比丘尼是我祖母,當時已在禪寺修行超過二十年,甚少離開禪寺,卻為了替我送行,特地來到台北的松山機場。」 

胡家在彰化溪湖地區算是世家望族,胡啟年的祖父既是地主也是日治時代的保正,但祖母隨日本禪師學佛後,決心頓入空門;祖父本身也修佛法,見妻子意志堅定,選擇尊重,並捐錢捐地讓妻子在胡家土地上建造了「鳳山禪寺」。 

「祖母出家那年才三十歲,祖父另外再娶;祖母出家前,生了我父親和姑姑,便把姑姑帶到寺廟撫養,後來姑姑也出家,祖母這房衍生的子嗣就只有我父親和我。」因為這層關係,胡啟年自幼常在禪寺進出,一直到北上念淡江大學,前往美國留學才徹底離開禪寺。 

胡啟民與友人在鳳山禪寺前合影。
胡啟民與友人在鳳山禪寺前合影。

原本念英文系的胡啟年到了美國先是學習聽力測驗治療,一度在美國的醫院當到主任,後來轉行到德州開飯店。「投入飯店經營是機緣巧合,剛好一位聽力障礙患者的父母想要頂讓,問我有沒有興趣,我覺得滿新鮮的,加上有親友在加州經營飯店成功的例子,便大膽接手。」

胡啟年的飯店從一家開到二家、三家,再到五家、六家,總房數也從一百多間擴展到七、八百間。「我不敢說自己經營得有多出色,但華人要在當地打拚一定得比別人更努力,所以我每天會不定時到各飯店巡視,工作的時間很長,常常到晚上十一、二點才能回家休息。」 

有回,一位中國商務客退房時和櫃臺吵了起來,見他也是黃皮膚,用中文向他抱怨為何飯店沒有開發票,他一查才知美國員工私吞客房收入,該入的帳目未確實入帳,他氣得當場把該名員工開除,其他美國員工從此不敢造次。 

一點一滴的打底,胡啟年在德州的生意越做越大,除了飯店,也開設餐廳。1995年,他被當地報紙選為德州傑出經營人士,也是七位獲選人中唯一的華人,這也讓他成為台僑商會領袖,曾獲時任總統的雷根和柯林頓接見。 

因為經商成功,胡啟年在美國政商界頗為活躍。圖為他與已故的前美國總統雷根合影。
因為經商成功,胡啟年在美國政商界頗為活躍。圖為他與已故的前美國總統雷根合影。

近年,因為進入退休年齡,加上二個孩子從事會計師、律師等工作,他逐步轉手,只留下飯店和餐廳各一,並交給經理人管理,「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就此在美國終老,但2012年我還是回來了。」 

問他為什麼改變心念?在美國待了半輩子的他秒回:「為了祖母呀,祖母生前太疼愛我,我不能放著她的禪寺不管。」 

其實,祖母在胡啟年到美國後的第十年就往生了,留下禪寺讓姑姑管理,但姑姑也年邁,在美國的他猶豫再三,最後仍選擇返台接手。他呵呵笑著,「管理禪寺比管理飯店還難,畢竟禪寺是修行的地方,不能用商務方式管理,好多地方都得重新學習。」 

他努力著手禪寺的大小事,繼續應用禪寺基金會發放獎學金給在地小學、國高中生,也因著海外朋友的關係,讓一群在台就學的馬拉威孤兒到禪寺表演,再發給表演津貼。另一方面,鳳山禪寺因為保留日治時代的建築格局,庭園景緻優雅,亦成為網友經常介紹的中部訪幽景點。

只是,一個被美國報紙選為傑出經營人士的飯店董事長,甘願暫別美國的風光,回到一間禪寺生活,在旁人眼中難免充滿納悶。他說:「人生的價值不只在功成名就,還在於飲水思源。」曾經他是祖母唯一的牽掛,現在祖母的禪寺亦成了他的牽掛。(撰文:謝祝芬 照片提供:胡啟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