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偷拍檔案119〉就愛吃野味 直擊中國人吞猴腦取熊膽全紀錄

2003年在中國廣東爆發SARS,被證實果子狸為傳染媒介,但在疫情過後的中國野味黑市中,仍讓許多嗜吃野味的老饕趨之若鶩,在他們眼中的山珍,如獼猴、穿山甲、熊膽、蟒蛇等,也都成了野味老饕們的盤中飧,即使花上重金,也在所不惜。如今又從武漢爆發了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疫情嚴重度更是遠遠超越SARS期間,目前雖然還找不出最初感染源,但一般認為與中國人愛吃野味有關。

《壹週刊》就曾於2002年,深入中國熊場集中的西南山區,現場目擊了號稱全中國最大熊場,場內的八百多頭熊,在取膽過程中的哀號嘶吼,宛如煉獄。也於2005年,遠赴有野生動物王國之稱的雲南,直擊當地人與外地老饕生吃猴腦的恐怖現象。

2002年,《壹週刊》記者化身藥材商,深入中國西南疆的熊場,在熊場王經理的帶領下,還未踏入取膽房,便聽到一聲聲巨大的哀嚎聲,越是靠近取膽區,圍牆裡的聲音越來越多,中間還夾雜著金屬撞擊聲,此起彼落,空氣中似乎瀰漫著一股化不開的怨氣。

一隻隻黑熊被關在鐵籠中,不斷哀嚎。
一隻隻黑熊被關在鐵籠中,不斷哀嚎。

將近兩百多坪的取膽房中,數百個鐵牢用鐵架支起,離地約一公尺左右,每個籠子哩,都困著一頭巨大的亞洲黑熊,因為籠子太小,黑熊巨大的身軀只能平趴著不能翻身,而身材較小的則在腰間插入鐵架隔間固定。沒多久,取膽汁的飼養員面無表情地推著工具車,依序對每頭熊取膽汁。只見熊肚皮朝下,飼養員取出一根約30公分長的鐵針,對準了熊的肚皮,狠狠戳了進去。

因為鐵籠狹小,黑熊只能平趴著露出胸口,以便讓人取出膽汁。
因為鐵籠狹小,黑熊只能平趴著露出胸口,以便讓人取出膽汁。

就這一戳,黑熊發出了一聲巨嚎,飼養員毫無所動,從容地取出容器放在地上,任由黃綠色的膽汁從熊腹部噴出,流入地上的容器裡。

負責帶領的王經理表示:「痛是一定的,但我們已經用最先進的無管引流,每頭熊的膽囊都經過手術,上面有個活塞,針一插,活塞就開了。」「這樣比殺了牠們取膽好多了吧!」。

原來許多中國的熊場仍舊是用舊式的插管引流,但事實上無論是無管或插管,只是在於傷口是否容易感染,對於熊隻的痛苦來講,都是一樣的。

飼養員對準裝在熊膽囊的活塞,鐵針用力往上戳,噴出的膽汁還冒出熱氣。
飼養員對準裝在熊膽囊的活塞,鐵針用力往上戳,噴出的膽汁還冒出熱氣。

在熊場裡,剛出生的幼熊就和母熊分離住進保溫室,成長到兩三個月大的時候便開始接受馬戲訓練,用來招攬觀光客,到了三歲之後,便送進取膽室,開始無限期的酷刑禁閉。

每頭熊從三歲開始取膽汁,一般可以抽三到五年,每天三次,每次抽取一百五到兩百毫升,就著樣日復一日,直到完全沒有膽汁。沒了膽汁的老熊,礙於法令無法宰殺,便送到熊場裡的「老熊監獄」,在監獄裡的老熊,不是眼神呆滯,就是不段搖晃熊頭,或撞擊鐵籠,猶如吃了搖頭丸般,不斷重複同一個動作,還有些熊的腹部,由於長期開洞感染,傷口不斷滲出血水,甚至還有牙齒爪子都被拔光的老熊。

還沒長大的小熊會先接受馬戲訓練,供商品部招攬客人。
還沒長大的小熊會先接受馬戲訓練,供商品部招攬客人。

明明是慘無人道的熊監獄,卻硬是包裝成熊樂園。
明明是慘無人道的熊監獄,卻硬是包裝成熊樂園。

事實上,這些老熊也並非沒有其他的利用價值,只要有餐廳訂購熊掌,熊場仍舊會宰殺老熊,再以「自然死亡」的方式報銷,單單一隻熊掌,就可以賣到人民幣三、四千元,對熊場而言,都是額外的收入。

另外,在昆明郊區的「雲南省野生動物收容拯救中心」,《壹週刊》記者看到十幾頭被收容的馬來熊,飼養員表示,這些都是邊境走私到雲南來中途被公安查獲的,就送進收容所來。記者正想,這些熊幸好不用進熊場受苦,沒想到飼養員接著又補了一句:「過一陣子,養肥了,我們就會把牠們賣給國有熊場,繞了個彎,還不是要進熊場!」

就連老熊的下場都是慘遭宰殺後,熊掌被送往餐廳供食。
就連老熊的下場都是慘遭宰殺後,熊掌被送往餐廳供食。

進飯店後,李姓老闆領著記者進入地板黏膩的廚房後方,他先仔細張望,看清四周沒有閒雜人等後,才神祕兮兮的打開儲藏室的門,裡頭一片黑暗,隱約可見一個矮小生物,被綁在水管上的麻繩束著脖子,不停的掀動身旁的木板,似乎希望能有奇蹟發生,掀開木板便能發現回家的路。
李老闆得意的解釋說:「這隻獼猴有點年紀,所以野性很強,在你們到達前半個鐘頭,才由獵人剛捕到。」李老闆繼續介紹一旁的廚師說:「這位是之前在廣州經常處理猴子的小巫,現在那邊餐廳抓的緊,我特別請他來這裡幫忙,穿山甲、獐子這些野味,他都拿手。」

原本在廣州野味店工作的小巫,毫不留情冷血地宰殺野生動物。
原本在廣州野味店工作的小巫,毫不留情冷血地宰殺野生動物。

隨後,小巫便拎著帶有套圈的長棍,側身進入暗室,一把套住猴子;猴子應該深知死期已到,轉身緊抓著廚師小腿,拚命向上攀爬,像是要為自己的生存做出最後努力,懇求小巫饒牠一命,還不時發出像嬰兒般「嗚!嗚!」的求救聲。只是小巫早已見慣這種場面,他冷冷的看著手中的套圈,力道絲毫未減,似乎怕稍有分心,猴子便會從他手中逃走。


隨著套圈在猴子的脖子上不斷緊縮,猴子掙扎的力道與頻率也越來越微弱,眼見差不多了,廚師長棍一甩,將猴子重重拋到地板上,他另外又取來一截短木棍,先架在猴子的脖子上,再一腳狠狠踩住棍子,一旁的李老闆也沒閒著,還在不停地火上加油吆喝說:「再來!再來一下!」可憐的猴子雖然受此折磨,卻仍未斷氣,儘管牠的雙手緊緊抓著套圈,早已無力掙扎。

小猴子驚恐地躲在廚房一角,似乎知道自己大難臨頭。
小猴子驚恐地躲在廚房一角,似乎知道自己大難臨頭。

沒什麼耐性的小巫,不等猴兒斷氣,就把還在顫抖的猴兒拎到灶上,拿把小刀就往牠脖子上硬切,沒多久後,只聽見「趴噠!」一聲,猴兒的軀體重重地摔落在廚房地上,從脖上洞口噴出的鮮血,濺得滿地都是,看的我們冒了一身冷汗,腦中一片空白。


面不改色的小巫,彷彿戰勝者一樣,一手拎著猴頭,一手提著猴身,回頭跟小張說:「還是老樣子,紅油調味、生吞吧?」緊接著,他熟練地把還在跳動的腦挖出來裝在大碗裡,小張順手接著碗,先用湯匙把猴腦分成幾塊,像吃熱豆花一樣,稀裡呼嚕地把熱呼呼的猴腦吞下肚。
記者見小張一股腦兒的吞下去,問他味道如何?只見他小聲回答:「其實沒啥味道,真要說好吃,也不見得啦!」


另一旁,小巫則順勢把失去頭的猴子身軀丟在身邊的地上說:「猴子的肉帶有酸味,很少人拿來吃。」不過,他強調說:「我們雖然不吃猴子肉,但卻會把猴骨頭磨成粉,據說泡酒可治療風濕、通經絡。」

廚師拿繩索先將猴子勒昏,隨即將牠摔在地上。
廚師拿繩索先將猴子勒昏,隨即將牠摔在地上。

一碗猴腦滿足了人類的口腹之慾,卻讓一隻無辜的猴子失去生命。
一碗猴腦滿足了人類的口腹之慾,卻讓一隻無辜的猴子失去生命。

記者在千里外的廣州藥材市場旁,就發現有藏民公然在街邊陳列藏羚羊角,擺在一旁的,就有一隻頭顱開了個大洞、腦子全被挖空的猴子乾屍,號稱是金絲猴的骨架,一副叫價人民幣三千元。

在廣州的清平藥市旁,藏民兜售拿來作為藥材的猴子乾屍,天靈蓋上的大洞,說明牠生前受過的苦難。
在廣州的清平藥市旁,藏民兜售拿來作為藥材的猴子乾屍,天靈蓋上的大洞,說明牠生前受過的苦難。

中國的料理方法花樣百出,甚至還搞出吃野味媲美滿清十大酷刑的吃法,新浪網與中國美食家就票選了九大殘忍菜,其中又以猴腦為首,中國嗜吃野味,就連在爆發SARS疫情,且證實果子貍成了病媒介,冠狀病毒人獸共通後,中國人竟還是不改惡習,不僅慘無人道,且沒有從中得到省思,令人詬病!(撰文:鄭淳尹)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