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併西門子慘賠400億 李焜耀豪賭捅大洞【富豪列傳李焜耀4】

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

壹週刊即日起推出,【富豪列傳】系列故事。細數台灣富豪們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每周1 位、每天更新,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億富豪。

本周登場的是光電之虎李焜耀。

 

有4成把握就出手的李焜耀,認定險棋也是贏棋,這種勇於冒險的精神讓他搶下許多先機,打了無數次勝仗,但可能也讓他忘了另外6成的失敗率,一旦失敗了就可能翻船。這種異於常人的性格,確實讓他好幾次遇上驚濤駭浪。

 

2005年,美國《商業周刊》將李焜耀列為台灣電子業名人堂(Who's Who)之一;同年10月,他不顧內部的反對聲浪,主導BenQ與德國西門子(Siemens)手機部門的合併案,讓明基躍升全球排名次於Nokia(諾基亞)、Motorola(摩托羅拉)、三星的第四大手機供應商。隔年,友達又宣佈併購廣輝,成為和三星、LG(樂金)並駕齊驅的面板大廠。

2003年3月明基與飛利浦合資成立飛利浦明基儲存科技,讓明基開始進行跨國合作時代。(資料照片)
2003年3月明基與飛利浦合資成立飛利浦明基儲存科技,讓明基開始進行跨國合作時代。(資料照片)

就在李焜耀看似登上事業高峰時,他迎來人生第一個大挫敗。

 

李焜耀原本有意借助西門子當時已有158年的品牌歷史,將發展僅3年的明基推升為國際品牌,結果卻因為德國團隊對市場反應不夠敏捷、雙方文化不合等問題下,經營不善,資本額260億元的明基,短短3季就燒掉250億元,幾乎是每天開門營業就虧1億元,每股淨值跌至面額之下。

 

為了斷尾求生,2006年9月底,李焜耀宣佈放棄這樁合併案,向德國政府聲請無力清償保護(insolvency protection),也面臨了排山倒海的責難。

 

2007年03月13日下午1點半,股市剛收盤,桃園地檢署發動大規模搜索,兵分二路前進明基電通桃園和台北總部,並一口氣將董事長李焜耀、總經理李錫華、財務副總經理游克用等9人限制出境。

 

而這一天的後果,是李焜耀自己種的因。

2007年明基股東會上,李焜耀神情凝重。(蘋果日報攝)
2007年明基股東會上,李焜耀神情凝重。(蘋果日報攝)

早在2003年,李焜耀便發現BenQ的弱點是缺乏主力產品,他認為拿下西門子手機部門可一舉衝高BenQ知名度與手機版圖,達到類似韓國三星以手機帶動品牌的效果。

 

「但西門子財務黑洞太大,當時西門子每年虧損8億歐元,海外員工還舉牌抗議,管財務的游克用極力反對、法人也不支持,只有KY執意要買。」法人還透露:「員工私下表示,明基演變成『一人決策』」,「友達經驗太成功,讓KY自滿起來。」

 

一位明基集團子公司董事表示:「KY做事很衝,設定目標就一定要達到,他做決策常用多少勝算來看。」就連李焜耀自己都說,「只要有4成把握,我就出手。」

 

後來,李焜耀發現西門子財務泥淖遠超預期,立刻在2006年9月停止投資,並向德國政府聲請無力清償保護。雖然壯士斷腕,但李焜耀心中並不服輸。2006年8月法說會上,法人質疑他投資錯誤時,他當場還擊:「大陸人比台灣人還懂品牌,對台灣人簡直是對牛彈琴!台灣人只想到股票。」

2004年李焜耀率領明基高層出席台北國際電腦展。(蘋果日報攝)
2004年李焜耀率領明基高層出席台北國際電腦展。(蘋果日報攝)

李焜耀最大感慨是「台灣是個代工環境,不懂品牌。」為了這份遺憾,他特別親自寫文章反思代工是「蒼狼」的經營模式:「蒼狼終將消失,唯有文明得以長存。」

 

蒼狼還沒消失,先上門卻是兇猛的檢調。

 

發動搜索的檢方表示,明基2005年合併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出現虧損,金管會從股市監測報告發現,2006年3月明基公布財報前,已先於1月至3月間透過4名人事部門員工帳戶,出脫7000張明基股票,將2億5千萬元賣股款項,匯往明基於2005年在馬來西亞設立的CREO公司,涉嫌內線交易。

 

被檢調搜索後隔天,明基股價瞬間蒸發173億元,被銀行抽銀根的危機迫在眉睫。面對突如其來風暴,李焜耀發表公開信,強調絕無內線交易、盜賣公司股票,並緊急找來債權銀行在內湖總部開會。

 

由於投資西門子虧損急遽惡化,正常發債緩不濟急,因此過去年年賺錢的明基,也改向銀行聯貸。2007年03月20日,李焜耀在董事會以2006年每股虧損10.78元為由辭職,但明基董事是宏碁及友達自家人,他們希望李焜耀善後,不同意他一走了之。

李焜耀(右)與陳炫彬(左)一起出席友達股股東會。(資料照片)
李焜耀(右)與陳炫彬(左)一起出席友達股股東會。(資料照片)

一手提拔李焜耀的施振榮私下說:「我相信他(李焜耀)不是為小錢圖利自己的人,」但「他自己捅的婁子要自己扛、自己要負責。現在又扯上法律問題,支持也不是、不支持也不是。等調查告一段落,再做檢討。」這段話,堪稱施振榮畢生說過最重的話。

 

施振榮一向信任李焜耀,他只管過李焜耀2件事,一是阻止他投資半導體廠,一是要求他不可投太多資金在友達,並多次稱讚李焜耀的才幹。

 

但李焜耀這個西門子併購案,非但沒擦亮品牌,卻捅出一個天文數字的爛攤子,踩西門子地雷所生虧損,竟高達252億元。

佳世達股東會上,李焜耀(圖)神情顯得疲累。(蘋果日報攝)
佳世達股東會上,李焜耀(圖)神情顯得疲累。(蘋果日報攝)

事實上,為救明基,李焜耀自己先陸續處分部分長期持股,也將出售超過150億元的固定資產,自豪於品牌的李焜耀,甚至向代工皇帝郭台銘妥協。

 

知情人士指出,郭台銘的群創曾願替明基代工組裝螢幕,省下來的錢雙方一人一半,但李焜耀拒絕合作,「結果現在不得不外包給群創,形式比人強。」

 

儘管內線交易事件後,李焜耀對外對內都強力澄清,但他心情沮喪到低點,私下對員工慨歎,「這真是我個人最大的恥辱。」

 

《壹週刊》當時打電話給他,他尷尬說:「最近都很忙,沒法回答任何問題,抱歉抱歉。」如此狼狽,絕非當年他意興風發、氣勢凌人時所能想像。(撰文:財經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