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道士也瘋狂3〉什麼都求神明保佑你 通靈人怒:不如做木頭【壹特報】

天生帶有陰陽眼的道士命玄,為人通靈辦事、解答迷津,也經歷過風風雨雨,對於陰陽兩界,自有一層體悟。

身為道士,命玄好事衝動的個性,讓他不合常規。但他對宗教迷信的亂象,也有一番個人見解。
身為道士,命玄好事衝動的個性,讓他不合常規。但他對宗教迷信的亂象,也有一番個人見解。

命玄患有過動症,接受採訪時總難以專注,時而突然冒出抱怨,或喊著口渴想喝水,不然就是停下來注意別的地方。依常人的觀點,他的身心狀態並不正常;但每當問及靈學大小事,他又能停下侃侃而談,說正常倒也正常,還講了許多常人未知的事物。

命玄說:「我主要謀生的方式,就是基礎的問事、進階的通靈,還有比較少的觀落陰、觀元辰、收驚、驅邪、趕鬼,包括有錢人會喜歡的陣法、佈陣,還有製作開光物這些,我全都做。」

佈陣、觀元辰等過於專業的部分,自難詳述。大眾比較關心的,到底鬼是怎樣的一種存在?命玄說,鬼大致會保持生前的樣子,也有的呈現死亡時刻的樣貌,那樣就很難看。而靈體有兩種比較特別,一種是怨靈,身上會發出黑色的氣,讓人很不舒服。一般鬧鬼多半是這種,身上帶有死前的怨氣、會傷害人體。另一種是鬼王,那種比較少見,身上的氣是發散的,很強烈,讓人難以逼視,但平常不會隨便惹到人。

那麼,神明又是怎樣的存在?命玄講得坦白:「很多神明都只是分靈,是人死後的靈體,藉著神明的名號跟形象去修行的,所以每一個分靈,例如常見的濟公活佛,個性都不同,是他們生前的性格。」真正的神明本尊身在另一個世界,等閒不會下凡。只有道教辦最大型建醮,才偶而下來。命玄說:「本尊下來時,連看不見的一般人都感覺得到,身上會覺得好像被紅外線照到一般,渾身發熱。本尊的能量太強,人體承受不了,如果附在乩童身上,他會當場暴斃。」

道教符咒分成符頭、符膽、符腳,各派皆有秘傳。命玄也不藏私地秀出他的符咒。(命玄提供)
道教符咒分成符頭、符膽、符腳,各派皆有秘傳。命玄也不藏私地秀出他的符咒。(命玄提供)

談起靈界議題,命玄的話可說無從驗證,也教人難以相信。陰陽眼是科學無法證實的東西,他自稱有能力為人辦事,如何驗證效果呢?

命玄忍不住抱怨,很多人對陰陽兩界的分際,其實都誤解了:「道士這工作到我這邊,已經不只是道士了。我要身兼心理諮商師,有時要身兼醫師,要勸人家去看病。他媽的!一直以為自己是中邪,其實生病還不去看醫生?我常常要輔導別人,去山裡撈屍體,有時救難隊也要上!到我這邊,道士變成很辛苦的職業,為什麼?」

命玄認為,上門求助者,的確有些跟靈界有關,但更多是人自己的問題。很多人不自助,卻想依賴超自然力量幫忙,反會害了自己:「神明的一些義理、道理,很值得我們去尊敬沒錯,但如果你事事都想依託神明,你覺得什麼事都靠神明就ok的話,fuck off!你別當人好啦!你去當個木頭!還可刻成神明!讚!」

命玄認為,坊間一些新興宗教,教主自封為神佛,要求信徒供養崇拜,或去貶低其他宗教,全都不是正信。他希望自己如果以後出名,能站出來駁斥這些現象。但現實卻是,很多人把他這種看得到鬼神的人,當成異端,自是不相信他的話。

命玄喜歡演戲,曾夢想當演員,但都只是臨演角色。圖為他在連續劇《世間情》的演出。(命玄提供)
命玄喜歡演戲,曾夢想當演員,但都只是臨演角色。圖為他在連續劇《世間情》的演出。(命玄提供)

隨著命玄在「鍵盤大檸檬」講怪力亂神的文章越來越多,很多人批判指責他亂寫。他忍不住感慨說:「道士、通靈、算命,都只是提醒你、給你一個建議,怎麼做比較好,而不是把它當準則。靈學是科學所解釋不了的事情。會覺得我精神分裂,或思覺失調症的人,我很歡迎他們來跟我討論關於科學的事情。但會來找我的人,都是靈學方面遇到問題的人。會遇到鬼的人才會來找我啊!一個人中邪了,就科學論點,覺得是精神分裂。你怎麼去說服他?都會被認為是精神分裂啊!說服不了那就不要說服啊!我們是去幫助人,而非爭一個是非對錯。」

道士為人辦事,照命玄所說,是用自己的福分換的,因此收錢牟利,被質疑也理所當然吧?命玄說:「我們師門規矩,賺的每分錢,都得捐一半出去。我心安理得。我有沒有能力,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我的價值觀是,人可以有信仰,但不要迷信。太多人信仰某個宗教或老師,什麼都照老師的話去做,把命運放在別人手裡,甚至供養他們。我會勸人自己先想辦法解決,解決不了找朋友、找專業人士,真的沒辦法才來找我。我也只能給你協助,不能主導你的人生,一切還是要靠自己。」(撰文:特約記者傅紀鋼 攝影:楊弘熙)

命玄做法時用到的物品,乍看有些詭異氣氛。
命玄做法時用到的物品,乍看有些詭異氣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