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婚紗界神仙教母2〉她是工作狂女魔頭 卻懺悔想當家庭主婦【壹特報】

受到父母離異和東西方文化差異影響,黃湘云曾不知如何與母親相處。林莉提供
受到父母離異和東西方文化差異影響,黃湘云曾不知如何與母親相處。林莉提供

一場大病,將遠在國外求學的女兒黃湘云拉回母親身邊,原以為分開16年,此刻恰好修補母女聚少離多的缺憾,豈知一靠近,便爆出濃濃煙硝,成了她口中的「第一次世界大戰。」

女兒回來了,事業心重又愛朋友的林莉卻忘了,該怎麼當一個稱職的媽媽…

「和媽媽的衝突,分不同階段,爸媽離婚後,我並不是她帶大的小孩,她或許不是那麼了解我的演變…。」黃湘云解釋著東西方的差異,「明明我在美國時,她是Melodie的媽媽,一回來,我卻變成林莉的女兒。」

15歲被送到美國讀書,黃湘云寂寞熬過少女時期,也養成開放自由的西方思想,回台後,她抗拒自己在東方社會裡的角色,兩人更分不清老闆與母親的定位,林莉時常訓誡「我是老闆」,她回嗆「哪有人一天到晚講自己是老闆」,當媽的沒好氣,「我是要妳知道,公司有規矩跟層級區別。」

即使天天上演唇槍舌劍的場景,在母親心裡,她仍是單純甚至憨直的孩子,林莉笑著說:「朋友都跟我講說,她是美國人,我說,啊明明就台灣人生的,我又沒有跟外國人生,怎麼會生出這樣的美國人?」她讓女兒從自家公司基層做起,也嘗試磨合兩人之間的扞格,讓彼此少受點傷。

心思敏感細膩的黃湘云,透過創作抒發內心豐沛情感,圖為作品Little。
心思敏感細膩的黃湘云,透過創作抒發內心豐沛情感,圖為作品Little。

去年林莉生日,黃湘云巧心安排母女韓國行,林莉感動之餘提醒自己:「這次我得當個乖小孩,聽話一點」,一路相安無事,回程班機上她隨口問公事,「我們倆又吵起來了,最後還是破功。」

面對母親的嚴格,黃湘云聳聳肩,認為上天自有安排,「她愛我的方式,是以她自己的方式出發。」女兒眼中的母親不是女強人,竟比較像老公主,「她就是淘氣小妞,就是什麼東西都要美」,感覺派的母親和科學掛的女兒,慢慢找到相處的模式,遇有衝突,便私下用LINE溝通,林莉開場白成了「親愛的女兒...」,黃湘云則不吝惜張開隻臂,給媽媽一個大擁抱。

一次吵架,林莉事後傳簡訊告訴女兒:「不論發生什麼事,媽咪永遠愛妳,妳一定要記得這件事。」或許是終於說出心裡的愛,衝突次數漸少,林莉才驚覺,母親的話語,原來能帶給小孩安定的力量。

小時候的黃湘云曾一人在墨西哥辦學生簽證,「當時她對我說 媽咪我好緊張喔,我在這裡好恐怖喔,我就說,妳不要怕,媽咪在背後支持妳。事後我反省了,支持什麼啊?我根本不會當媽媽!」林莉自承那時的話很荒謬,也未盡到母親責任。

「婚禮是可愛的」,近十年來,母女倆服務超過五萬對新人,始終對婚禮有著憧憬的林莉,除了設計者的身份,也用母親視角當起協調者,有新人媽媽難過落淚,抱怨小孩為了婚禮對父母惡言相向,她以過來人立場相勸,讓顧客破涕為笑;不忘轉頭安撫為婚禮鬧脾氣的兒子:「欸我告訴你,媽媽真的很愛你喔,有很多東西忍一下就過了。」在世代間穿針引線的林莉從不倦勤,她很清楚,「在意」兩字的背後是相愛。

人生前半場幾多無奈,女兒為她的後半場上了重要一課,「我以前一直處在失衡狀態,後來才知道,懂得善待自己,才有能力去善待別人,不然永遠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不知道怎麼去愛,因為,我不懂得愛自己。」說著說著,林莉偷偷懺悔,女兒一心盼著和她相處,自己卻愛熱鬧,總習慣約會一票好友,花太少時間經營親情,「或許重頭來過,我會選擇當個家庭主婦吧!」

(撰文:蕭惟珊 攝影:林玉偉)

更多壹週刊新聞

〈婚紗界神仙教母1〉總機小姐婚變又失業 靠愛美翻身上流

〈婚紗界神仙教母3〉收服江蕙成知己 大明星疑難雜症她處理

母女倆歷經「世界大戰」般的磨合,黃湘云現是林莉最得力幫手。林莉提供
母女倆歷經「世界大戰」般的磨合,黃湘云現是林莉最得力幫手。林莉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