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想聽實話還是謊言(下)【斜槓律師牛馬走】

最早揭露疫情的中國武漢眼科醫師李文亮,看診時不幸感染武漢肺炎,日前病逝,醫護人員在治療病房前鞠躬致意。 翻攝網路.
最早揭露疫情的中國武漢眼科醫師李文亮,看診時不幸感染武漢肺炎,日前病逝,醫護人員在治療病房前鞠躬致意。 翻攝網路.

◎司馬牛

其實,就如柏拉圖,或者連柏拉圖預想一個完美典範的終極目的論也認為是一個謊言的卡爾‧巴柏所看到的,一個極權專制政體,例如共產黨一黨專政,必須以一個聲音、一種思想方向,牢牢控制被統治者,以替換法而論,就是以「謊言」來控制人民,以保證政權的穩定。

最重要的是,謊言不能有破綻,統治者從上到下、從裡到外、從憲法綱領到生活日常,都要一謊到底,不能昨是今非,更不能猶豫不決;從被統治者的角度觀察,一個謊言社會,不容許絲毫懷疑,至少,不容許針對政權賴以建構的本質事務提出質問。

一旦有了昨是今非、有了猶豫不決,被統治者就會慢慢覺察,進而對謊言產生動搖與不信任;一旦有了懷疑和質問,謊言的殼就會出現裂痕、破綻,漸漸撐破一個大洞,瓦解所有的虛假。

所以,極權專制政體必須要說謊,與謊言相始終,俄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便諷刺性地揭露這種荒謬:「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說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說謊。」

索忍尼辛看出極權專制者的內心真意,這些說謊者明知是謊言,並且人人知道說謊者說的是謊言,但是說謊者仍然要把謊話不停說下去。他們不是要人民相信,甚至自己也不相信,但出於掌權需要,他們必須一直說謊。

直到出現一個烈士,在謊言之前說出實話,而且,這個實話必須先被謊言體系打壓,並且,實話被打壓後,必須因此發生一個具體傷害,這傷害還要大到很痛,大到讓人覺得極度恐懼,人民習以為常的謊言體系才會被質疑,被分散在各處的恐懼與憤怒同時質疑,從漣漪變成大浪,才能扎扎實實戳破那碩大無朋的謊言大殼。

誠然,要推翻高聳的謊言城牆確實不容易,但是一場武漢肺炎疫情、一個「吹哨者」李文亮,還是能夠從中找到破口,狠狠賞了說謊者一個大巴掌。

至於從這個破口能不能就此推翻一堵牆?能不能促使集權統治者洗心革面,說實話、做實事?目前看來,恐怕尚非一蹴可幾,但至少是個開始,當人民開始要聽實話、憎恨謊言,這個建構在謊言之上的政權,就會開始有根本性的改變。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本名鄭懿瀛,政大新聞系學士,政大歷史研究所碩士,歷任自立早報、自由時報、台灣日報等媒體記者,中年轉業考上律師,現為執業律師、靜宜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