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左腦戀愛2〉拿讚美填補心裡的不確定 許莉潔:「我這輩子一定要生小孩」【藝界人生】

撰文:左光平

攝影:《壹週刊》攝影組 李政龍 陳永崇

圖片來源:《壹週刊》資料室、《蘋果日報》

場地提供:一直是晴天(松菸店)

一開始連參加比賽,家人都會介意,直到許莉潔開始拿獎座獎盃回家,數量漸漸多了,爸爸才笑顏逐開,媽媽也覺得可以繼續發展。

「我目前還沒有那種『我好像像是電視上的那個人』的感覺。」雖然經歷過節目,也正是有了自己的專輯,還加盟了喜歡音樂,看起來一切都是令人羨慕的樣子,但是在許莉潔心裡,這一切好像根本還沒開始一樣,距離感比想像中強大很多。

許莉潔對「歌手」的身分還沒很確定。
許莉潔對「歌手」的身分還沒很確定。

「每一首歌錄完的時候我都有點不確定感,可能是『痊癒』吧!」

我問她說,哪一首歌她唱起來最有成就感,她給了我這個答案。不過一開始就有很多成就感的話,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聊到這裡我都覺得,其實許莉潔真的是一個很謙虛的人,但她心裡其實很期待接收到很多讚美,不是拿來吹擂,而是用來補充心裡的那一塊不確定。

「我是耶!很容易(羨慕別人)耶!」她羨慕張若凡的自在、林孟辰的不羈,或是李友廷的創作,每一樣別人的好她都羨慕。唯獨提到,小宇的默默追蹤和觀察,讓她覺得自己被在乎。

許莉潔很容易羨慕別人,像張若凡、林孟辰、李友廷,都有她羨慕的地方。
許莉潔很容易羨慕別人,像張若凡、林孟辰、李友廷,都有她羨慕的地方。

「因為我常常問他說,你到底喜歡我哪一點?」

專輯裡有首歌叫做〈你愛這樣的我嗎?〉,許莉潔自認,這是比較能形容她出生至今唯一一段戀情的歌。那個男孩欣賞她,欣賞許莉潔的樂天、不做作,就是覺得許莉潔跟其他女孩不一樣,其實這個稱讚真的很高尚,也很內心,要是我被另一半這樣形容,我應該會買單,不過顯然許莉潔還好。

「蠻容易(哭)的耶!我覺得他的付出已經太多太多,多過於我的感覺。」

男友說不出喜歡她什麼,讓它很火大。
男友說不出喜歡她什麼,讓它很火大。

許莉潔說,雖然分手了,但是那時候前任男友其實非常照顧她,甚至在還沒比賽當歌手之前,有想要結婚的衝動。覺得當個直播主唱唱歌,安安穩穩地在家帶小孩,過日子,也不錯。

「我是從小就覺得我這輩子一定要生小孩。」這個回答反倒讓我覺得,許莉潔其實需要很多力量的支撐,不冒險的那種。我接著問,什麼樣的男孩會吸引她。

「成熟、穩重、善良很重要,要愛動物,然後喜歡小孩。」這個條件看起來是一個慈父,因為許莉潔覺得,未來兩個人其實是要一起照顧的,在許莉潔的範圍內,比她大十歲目前都是可以的,尤其年紀不要比她小。

許莉潔:我這輩子一定要生小孩。
許莉潔:我這輩子一定要生小孩。

「我覺得歌手這份工作,很難去兼顧另一半的家庭感。」我喜歡這個超齡的答案,更希望自信不夠多的許莉潔,能因此遇到一個對她很好很好的男孩子。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來。」最後我請許莉潔用一首別人的歌,形容她自己的感情觀,她用〈失落沙洲〉做為代表,但是她接著補了一句說:「應該是有一點介於〈失落沙洲〉跟〈Forever Young〉之間啦!」我覺得是那種,有期待,但還沒那麼平靜的感覺。

我說,等妳再長大一點,就會很好了,工作和戀愛,都是。

許莉潔選擇另一半要求的條件不算少內...。
許莉潔選擇另一半要求的條件不算少內...。

【作者簡介】    
左光平,立志成為斜槓人生的實踐者。    
文字工作者/唱片企劃/電台主持人/經紀人    
十多年前曾經是選秀冠軍,但發片沒紅,幸好轉幕後轉得早,現在過得還不錯,也聽了不少秘密,嘴巴很緊。    
有空喝一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