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左腦戀愛1〉比賽常勝軍勇闖歌壇 許莉潔:「老師好像對我比較兇」【藝界人生】

撰文:左光平

攝影:《壹週刊》攝影組 李政龍 陳永崇

圖片來源:《壹週刊》資料室、《蘋果日報》

場地提供:一直是晴天(松菸店)

我大概在她參加聲林之王之前一大段時間,我就在一些場合見過許莉潔,舉凡她參加的歌唱比賽大概幾乎都是冠軍,直到她參加了聲林之王,有時候平台很好,它會幫助自己讓更多人認識自己,但是在那之前,或許自己認識自己,可能是更重要的。會這麼說比較像是這次跟許莉潔聊天完的結論,但沒關係,我們先從頭聊起。

「最近開始要養成(寫日記的習慣)。宣傳期告一段落,想每天記錄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許莉潔參加歌唱比賽幾乎都帶走冠軍獎盃。
許莉潔參加歌唱比賽幾乎都帶走冠軍獎盃。

我問她說,有沒有寫日記的習慣,我在想那種歌唱比賽的常勝軍,一旦得到了真正發片的機會,應該很期待每天會發生的事情,如果是我,是會試著每天記錄下來,開心的、不開心的,都好。我追問,這麼大而化之的個性,通常比較會為了什麼事情走心。

「有時候是別人無意的開玩笑。」

許莉潔說,自己其實睡一覺就忘了,而且在意的事情大家常常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她即使生氣,一樣選擇不說,不生氣,不計較。

許莉潔個性大而化之。
許莉潔個性大而化之。

「我知道他是無心的,可是好像對我比較兇。」

真正進入了唱片製作,跟製作人的相處相對就會比較多也比較必要,在她心裡的陳冠甫老師,好像比她想得再嚴厲一些,至少跟別人比起來。我想那是一個煉鐵成鋼的過程。這時就不能不提到,當時讓許莉潔走上這條路的伯樂-陳子鴻老師。

「我覺得他的嚴厲來自於他的專業,看到他就是會有一種對老師的敬畏感。」許莉潔是這樣說的,她眼中的,大家的老師,陳子鴻。

陳冠甫老師太嚴厲,讓她心生畏懼。
陳冠甫老師太嚴厲,讓她心生畏懼。

「以前唱歌只是覺得這首歌很好聽,現在要開始想說,更仔細地對待某件事情。」

許莉潔說,她對互動還是有點害怕的,一開始只是在社團裡唱歌,然後被帶去駐唱,當下就必須說點話,還因此被學長責備,才開始慢慢接受自己需要跟大家互動的事實。

這個訪問是我跟許莉潔第二次見面,前一次是在中廣的節目裡。我很開心她說,上次我們的見面結束後,讓她有釋放的感覺。電台會比較深入確實,可能只是蜻蜓點水點得深一些,但是我的理解裡,許莉潔是有點困惑的,對演出困惑,對自己困惑,或是對未來也有一點困惑。

許莉潔很不擅長和歌迷互動,因此被學長責罵。
許莉潔很不擅長和歌迷互動,因此被學長責罵。

這個時間發生,我其實還蠻恭喜她的。因為如果找到方向,那她很早就度過成熟藝人該度過的時期。我好奇這些事情經歷起來,一旦有了情緒,她都跟誰說。

她說,是她的哥哥。「我不太會跟媽媽說太多太內心的事情,哥哥的邏輯很好,我都會跟哥哥說心事。」看來哥哥就是他的人生導師,能無話不談很好。家人的存在就是,有時候不說,但是他們都會知道。

「有時候看到我怪怪的,下一秒就會直接用手機問我說,你怎麼了。」有這樣的親人,應該也該有這樣的另一半吧。

哥哥是她的心靈導師。
哥哥是她的心靈導師。

【作者簡介】    
左光平,立志成為斜槓人生的實踐者。    
文字工作者/唱片企劃/電台主持人/經紀人    
十多年前曾經是選秀冠軍,但發片沒紅,幸好轉幕後轉得早,現在過得還不錯,也聽了不少秘密,嘴巴很緊。    
有空喝一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