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疫情與民意兩肩扛 陳時中爆紅【沈政男專欄】

新冠肺炎防疫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左),近來成為台灣網路聲量最大的人。資料畫面
新冠肺炎防疫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左),近來成為台灣網路聲量最大的人。資料畫面

◎沈政男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成了每日新聞頭條,而佔據媒體版面最多,網路聲量也最大的人,最近已非政治明星,而是防疫指揮官衛福部長陳時中。

安迪沃荷說,「每個人都有機會紅十五分鐘」,當然當官的人機會更大,然而當陳時中在2017年2月接下林全內閣小改組所留下的遺缺時,恐怕作夢也沒有想到,幾年後他會因防疫而爆紅。陳時中的本行是牙醫,但他因參與全民健保牙醫總額制的推動,而有了行政經驗,或許也因此建立了政界人脈,並在後來擔任衛生署副署長。2020立委選舉後,本來內閣必須改組,但因蔡總統挽留,陳時中也跟著繼續擔任衛福部長。

然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了。防疫如同作戰,衛福部長身為醫療與公衛最高首長,當然必須承擔指揮工作,只是陳時中並非醫療與公衛專家,不免讓人擔心,他挺得住嗎?

2003的SARS,一開始防疫工作也由時任衛生署長的涂醒哲領軍,後來壓不住陣腳,才改由公衛學者陳建仁接任,並找來醫界大老李明亮擔任防疫總指揮。這一次,蔡政府也是先讓陳時中做看看,暫不驚動等在後頭摩拳擦掌的眾多醫界與公衛大老。

還好陳時中暫時撐住了場面,台灣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比起其他國家,至今算是做得不錯。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他在第一架武漢包機返台,只出現一位確診案例時,要淚灑記者會?

因為壓力太大了!比起17年前的SARS,這波防疫有兩個不同,一是兩岸關係複雜難解,二是民意反映既快且急,身為指揮官不只要與病毒搏鬥,更要注意網路風向的動靜,免得贏了醫療,輸了政治。

陳時中暫時撐住了場面,台灣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至今算是做得不錯。 資料畫面
陳時中暫時撐住了場面,台灣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至今算是做得不錯。 資料畫面

陳時中雖然不是第一天當官,但從來沒被眾人如此檢視,難免患得患失,然而在那公開一哭以後,他已經快速成長,漸漸體會民眾要的是什麼,甚至懂得主動出擊,博取認同。於是幾天後,他只戴了一個口罩,就走上了疫情狀況不明的台籍郵輪寶瓶星號,並在確認零案例以後,高呼一聲:「我們打贏這一仗了!」

確實,寶瓶星號如果有任何確診案例,隔離工程將如同至今停在日本橫濱外海的鑽石公主號一樣,大到難以想像,然而寶瓶星號本來的染病風險就不大,實在不必有太多勝利感。

現在陳時中最嚴峻的挑戰是社區感染這道防線還能守多久,而一旦被攻破,許多先前因為防疫所累積的民怨,就會爆發出來。比如閣揆蘇貞昌說,「台灣口罩實名制,世界最成功!」殊不知許多民眾每天花了很多時間才能領到不怎麼夠用的口罩,而如果爆發社區感染,口罩還得重複使用,恐怕民眾不買單。或者,開學雖然延後兩個禮拜,屆時如果疫情還沒減緩,大家想要戴口罩去上學,而口罩產量依然趕不上,恐怕也難以交代。

因為武漢包機問題,已有醫護甚至檢驗人員連署,要求蔡政府必須嚴審名單,並顧及台灣醫療量能,表面上這是給防疫官員支援,讓他們更能挺住對岸壓力,然而也不免讓人聯想,如果台灣爆發嚴重疫情,需要徵調大批醫療人員加入防疫,他們會不會也意見一堆,甚至連署反制?

台灣這一波防疫能有初步成效,台灣人從SARS經驗學會配合政府防疫是重要因素。但配合的前提是防疫必須有效,如果台灣像新加坡與香港一樣陸續出現社區感染,恐怕民意風向就會轉變,屆時陳時中的考驗才要真正開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