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百年前那艘中國來的「湖北丸」【壹週隨筆】

從歷史上看,中國處理疫情的問題一直是不知記取教訓的(圖為武漢方艙醫院,翻攝自微博)
從歷史上看,中國處理疫情的問題一直是不知記取教訓的(圖為武漢方艙醫院,翻攝自微博)

@穿雲箭

大約一百年前,西元1919年的夏、秋天,日治時期的台北廳爆發了霍亂大流行,從七月到十一月總共造成了台北廳1633人染病,1358人死亡,死亡率高達80%的慘劇。

這場霍亂的來源是中國的華南一帶,當時,一位日本的古董商人從福州搭乘一艘「湖北丸」的船隻抵臺,登陸基隆港就發現身體不適,隔天經診斷疑似霍亂,三天後確診,可是就在他就醫到收容的過程中,疫情就逐漸在士林、基隆、大稻埕等地蔓延開來。

當時日本人對抗霍亂已有過幾次經驗,並非全無解方,但台灣人因為固守傳統習俗,疑懼排斥官方的檢疫,不但常常遺棄屍體,而且也隱匿患者、忌遭隔離,結果疫情才快速升高。

後來日本殖民政府嚴厲執行多項防護措施,例如:海港檢疫、加強疫情追蹤、以目視找出患者嚴格執行隔離、死者加強消毒強制火化、「交通遮斷」(類似現在居家隔離)、強化宣導、抽調人力加強檢疫及預防注射,才讓疫情在四個月後得以控制。

經過了一世紀,現在再看當時日本殖民政府的防疫措施,其實與目前政府對抗武漢肺炎的做法,概念上並沒有太大差別。也就是說,當人們面對來勢洶洶又並不熟悉的疫病攻擊時,政府消除恐慌的方式,不管以前還是現在,其實都還是要回歸最基本,也就是必須面對疫情的真相,用知識把民眾的理性喚回來,然後嚴格執行有效的防疫措施。

台灣到目前為止,對武漢肺炎疫情的防護,都還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掌控之中,比起周邊國家還算可以,這其實是透過多重的專家、努力不懈的防疫人員、政府各部門的協調、以及民眾的配合,才能達到的成果,而這也是台灣願意謙卑地在歷史教訓中學習,所獲得的獨特經驗。

而直到目前都還無法有效控制疫情的中國,沒有做到的其實也就是仍不斷地在造假、不停地掩飾,當真相出不來民眾就只有更多的恐懼,難有理性可言,在這種狀況下,再嚴格的防疫、封城、封省、出動解放軍……等措施,都會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地被打折扣。

研究中國傳染病史的中研院學者劉紹華,日前接受《天下》雜誌訪問就提到,「一個對於疫病防治沒有歷史感,不去檢討對於疫病所造成的污名、所造成的社會傷害,從來不去檢討的社會,怎麼可能去反省自己可能也是共犯結構?」

於是,中國的疫病,千百年來都是一樣的重複,從西元217年、東漢建安二十二年的「癘氣流行,家家有殭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曹植《說疫氣》),到現在西元2020年,已死上千人的武漢肺炎,中國仍無法記取教訓,自己慘也就罷了,還拖累鄰居、嚇壞全球,台灣人氣憤又無奈之餘,除了先顧好自己,實在別無他法。

(參考網站: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檔案館 )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