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武漢肺炎下的台灣人性真面目【每天都是世界末日】

第一線檢疫人員需要大量防護裝備,圖為寶瓶星號採檢場景。 圖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第一線檢疫人員需要大量防護裝備,圖為寶瓶星號採檢場景。 圖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傅紀鋼

武漢肺炎延燒至今,中國的疫情失控,北京、上海已出現住宅區管制。中國的感染與死亡人數,並不透明,只知情況嚴重。而台灣至今僅18例感染,0人死亡。就防疫來說,台灣的表現相當不錯。

話雖如此,人性的醜惡,還是在台灣社會無情的展現出來。

搶購口罩也就算了,因為謠言而搶購衛生紙,有心理因素。當政府第一時間闢謠,說不缺紙漿,照理說搶購行為就該停止,但實際上還是被瘋狂掃貨。因為大家即使知道不缺衛生紙,但信不過別人。覺得別人會笨到囤貨,讓自己買不到,所以還是會搶著買來安心。這就是對於人的不信任。

而「不信任」不過是個表徵,背後關係的是人性與「道德」。台灣社會非常愛講究道德,每當有社會事件,無論大小,犯罪者就會被譴責到死。但同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卻會盡量隱藏,因為了解被知道後,會遭受社會抹殺,所以只好隱藏。這讓整個社會成為「偽善」之地,因為社會要求個人的道德,往往自己都無法做到。

而相較於庶民的態度,知識分子會以西方的基本人權出發,強調悔過、寬容、接納異類、多元共榮…等道德價值,試圖壓制以儒教、法家道德為主的農業社會的庶民價值觀。彷彿高喊人權自己就有了光環,然後把所有進步議題中的文化因素,當成人權所不可退讓的事物。

例如把「同性婚姻」上綱到「天賦人權」。但婚姻只是「文化」行為,並未到生命、財產、自由等…人權位階(根據歐洲人權法院的判例,婚姻並非天賦人權,因為婚姻是一種選擇,由社會決定),但卻又被混為一談。因為知識分子在乎的並非事物的本質,而是「自嗨」,跟庶民對於傳統道德的追求,一模一樣。

平常,這種道德上的偽善,作用在各種廢死、歧視、勞資抗爭等議題,可佔據輿論版面,對社會大眾無實際作用。但「瘟疫」卻是一種無差別的狀態,跟每個人都有關。武漢肺炎引發的恐懼,就讓台灣社會的「偽善」,如SARS期間那樣,被整個揭開。

口罩之亂尚未平息,又爆「衛生紙之亂2.0」。 圖源:Costco好市多商品經驗老實說
口罩之亂尚未平息,又爆「衛生紙之亂2.0」。 圖源:Costco好市多商品經驗老實說

台商會長徐正文,利用首批包機,偷渡特權人士回台,此事讓他千夫所指,成為台灣在上周的全國罪人。除了一般小民喊打喊殺外,也有社會公知高喊要「吊他路燈」,呼籲社會以私刑懲罰徐正文。

但徐正文犯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隨機殺人?連續強姦搶劫?都沒有。他只是利用職權,替自己賺政商人脈。說無恥是無恥,但屬於小奸小惡的罪行,這樣就要被吊路燈?然後因為疫情嚴重,就要關閉國境,在海岸線架機關槍,要打掉難民船?直接全數驅逐中國人?連傾中的藝人也全都趕走?

一個徐正文案,讓輿論從一般大眾到知識份子,都口徑一致,成為威權的保守主義者。平常社會公知高喊「廢死」或人權的自由派主張,180度的大轉彎。瘟疫最能看出人性。許多人會引用法國作家卡謬在小說《瘟疫》的名言:「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瘟疫;沒有一個人,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免除得了的。…能夠對抗瘟疫的,就是正直。」但大家都不太在意,卡謬要反對的,就是因為瘟疫造成社會的「法西斯化」,而讓威權限制了個人自由。一邊引用卡謬的話,一邊高喊審查與隔離、驅逐、私刑的人,正是他要批判的人。

台灣尚未有人死亡,疫情也還沒延燒,輿論的反應就已不妥。如果未來出現SARS等級的社區傳染,人心恐慌所造成的道德淪喪,反而才會是打垮社會的因素。

就事論事,武漢肺炎影響以來,國際死亡人數811名,雖高於SARS的774名,但原因是傳播廣、發病多,國際死亡率僅2%。台灣政府只要投入資源,將原有1100床的負壓病床再拓增,構建即使出現大量肺炎患者,也不至於混亂的醫療體制。即使未來武漢肺炎成為流感級的感冒,也不會衝擊社會。

但依照輿論現在的態勢,在病毒殺掉任何一個台灣人之前,社會就先亂了。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