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星二代自救4〉酗酒做酒店當小三 兒遠離她才悔悟【壹點就報】

紀寶如人生故事外人聽來是精彩八點檔,她每走一步卻是痛徹心扉;她有三個兒子,外人看來多有福氣,卻不知道,為了孩子能活下去,他們一家人拆散過日子。跟她一起生活的老大被她揍出躁鬱症。老公過世後,她到酒店工作還負債、每天酗酒,試過吞藥、跳樓各種自殺,但她沒死,活下來人生就不一樣了。

「我跟老大不好也不親,他受過我很多折磨,老二逃家,老三不在身邊,父母很少跟我來往。我先生余龍在的時候,我們投資股票、做期貨,因為期貨負債兩三千萬,他還幫人房子作保,越欠越多,到現在27年了都還沒還完。」

「我會想脫離困境,但控制不了自己,做出來的事都是自己不想做的,想改變但力不從心,只好一直喝酒。」她酒量很差還做酒店,喝了就借酒裝瘋,回家門一開就打孩子,巴頭、推打,亂罵一陣之後自殘,接著亂摔東西,眼前有啥摔啥。」

余龍、紀寶如和大兒子彥璋、老二彥鋒。(圖:紀寶如提供)
余龍、紀寶如和大兒子彥璋、老二彥鋒。(圖:紀寶如提供)

其實當時孩子10幾歲了,老大還長到180公分,矮個的紀寶如照樣推啊、打啊、捶啊,一頓胖揍。再加料恐怖的語言暴力,「我幹嘛生你們,你們去死了最好,你們耽誤我一生,我最大的錯誤就是生了你們三個笨蛋,你們去死啦!」打罵過程中還不准他們跑。

她好想死,從三樓跳到一樓,腿斷了,救護車送她到醫院打石膏,隔天又坐輪椅到酒店上班,繼續喝醉。

16歲的老大被媽媽逼到心靈受傷,後來得了躁鬱症,用頭撞牆,無法自主上廁所,被送到醫院治療。經過多年吃藥、調養身心,後來終於好轉。這期間,紀寶如還是人家的小三,介入別人家庭7年。

有次元配找上門,紀寶如一直哭一直道歉,「我一直哭,說我會分手,對不起、對不起。好丟臉,我只想退到門後,消失不見。」元配不只自己來,還拖著老公上門,元配要他二選一,他竟然說「兩個都要」,「他們吵起來,我又退到後面,給他們自己處理。」當場她很羞愧,但晚上酒精入肚之後,又開始自我瘋癲,羞恥心全跑不見,於是這段孽緣又持續4年才終止。

紀寶如和大兒子彥璋的母子情深得來不易。(圖:紀寶如提供)
紀寶如和大兒子彥璋的母子情深得來不易。(圖:紀寶如提供)

紀寶如和三個兒子。(圖:紀寶如提供)
紀寶如和三個兒子。(圖:紀寶如提供)

她分析自己是「報復」的心態,「我老公以前先有小三,我媽媽也是小三,後來我自己也去當了小三,這種心態對誰都不好。」她從介入他人家庭中醒悟後,感到十分後悔,想跟那位元配說對不起,最後悔的還是沒有好好顧過小孩,「我真的要講,我錯過跟他們相處的黃金時間。」

紀寶如深信,「世間自有報應」,若是如此,她進行不倫的戀情時,報應就是兒子那幾年的遠離。幸好,一切回歸正常,紀寶如後來做「優質生命協會」,幫助智障孩童和孤苦無依的老人、到教會服事,一樣「世間自有報應」,付出就有收穫,回饋的是滿足、充實,和三個兒子對她滿滿的愛。

老二彥鋒說:「我們三兄弟個性都不一樣,相處難免有摩擦,最大的共同點是,我們知道只失去父親,只剩母親,我們都愛媽媽。」
(撰文:宋志民、李筱雯 攝影:劉鴻昌、邱曾其 圖:翻攝自網路)

──《壹週刊》愛的提醒──

少喝酒,多健康

莫自殺,愛生命

幸福美滿過下去

更多壹週刊報導

●〈星二代自救1〉市場叫賣壽司日進75元 紀寶如兒開秘醬店搏翻身

●〈星二代自救2〉紀寶如夫葬身火窟兒才3歲 以為躺棺材裡的都叫爸

●〈星二代自救3〉次子吸毒販毒 紀寶如忍痛報警兒坐牢自新

付出就是收穫,是紀寶如最堅定的人生信念。
付出就是收穫,是紀寶如最堅定的人生信念。

紀寶如(左2)和優質生命協會包場請弱勢族群看《花甲大人轉男孩》,王彩樺(右起)、劉福助、康康參加盛會。
紀寶如(左2)和優質生命協會包場請弱勢族群看《花甲大人轉男孩》,王彩樺(右起)、劉福助、康康參加盛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