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星二代自救3〉次子吸毒販毒 紀寶如忍痛報警兒坐牢自新【壹點就報】

1992年前夫余龍過世後不久,紀寶如酗酒鬧自殺,從三樓跳下摔斷腿,又坐輪椅去酒店上班。工作時把客人頭打爆,回家就打罵孩子。媽媽不正常,回台北生活的老二余彥鋒開始叛逆。大哥罹患躁鬱症,連媽媽都不認識,無法自己上廁所。

曾跟王湘瑩交往的彥鋒小學住新竹,國一時好友找他出去,學長莫名其妙毆打他,後來覺得要保護自己,回台北後把自己武裝起來,「你欺負我,那我去欺負人」,然後各種愛玩,刺青、穿耳洞、舌洞。

當時他跟朋友一起「吸一點」,就此開始走上吸毒路,吸毒前後7年,後來自己當了藥頭賣毒。跟媽媽「有志一同」到酒店做少爺,後來升級當幹部帶小姐,做到可以抽公司獎金,他當少爺時賺的小費跳的都比小姐多。因為嘴巴甜,還有客人來不叫小姐,就為了找他喝酒。

喝到這麼醉回家,媽媽也不覺得奇怪,紀寶如說:「因為我喝得比他還ㄎ一ㄤ。」

余彥鋒和王湘瑩交往過。(圖:翻攝自蘋果新聞網)
余彥鋒和王湘瑩交往過。(圖:翻攝自蘋果新聞網)

紀寶如以前酗酒,兒子在酒店當少爺,兩人回家時都很ㄎㄧㄤ。
紀寶如以前酗酒,兒子在酒店當少爺,兩人回家時都很ㄎㄧㄤ。

紀寶如半醉半清醒,覺得兒子再這樣下去絕對不行,於是報警抓兒子,「我知道他完全走偏的路,我不這樣做他無法改正。我知道他很恨我,我知道他很矛盾,恨我又很愛我,看到我走不出來,一直喝醉很痛苦,他被關之前拿150萬給我,告訴我『不要做你不想做的事』,哥若生病可以用這錢,不要委屈自己。」

這筆錢是兒子當藥頭、做酒店幹部時存下的錢,紀寶如不放心問他,「你會去監獄報到厚?」

老三後來知道是媽報警抓哥哥,心情也很複雜,腦筋一直線想「媽,你怎會這樣…害哥哥坐牢?」紀寶如痛苦回答「他做錯事本來就該去關。」老么去探監,以為哥哥會罵媽媽,但二哥沒抱怨,會關心問家裡狀況如何。

其實,剛入監時,彥鋒充滿憤怒,但紀寶如完全無視他是否不想看到媽媽的感受,每周探監一次時必到、每周可探監2次時她也必到,每周可探監3次時她無一次缺席。而且她不會開車,得搭火車再轉公車才能到達龜山監獄,路程超麻煩。

沒完成小學學業的紀寶如說,自己一生中寫過最多的字,是寫了30封信給兒子,「我要他知道,我是有多麼愛他。」

余龍手上抱著彥鋒,紀寶如牽著老大彥璋。(圖:紀寶如提供)
余龍手上抱著彥鋒,紀寶如牽著老大彥璋。(圖:紀寶如提供)

當年做下報警抓兒的決定,紀寶如現在想到都還痛心無奈。
當年做下報警抓兒的決定,紀寶如現在想到都還痛心無奈。

彥鋒說,少年的他確實對這個家恨意滿滿,但坐牢到一半時,恨意消失了,「我沒有爸爸了,只有一個媽媽,我不信任媽媽,要信任誰?以前我做八大行業,花錢大手大腳,我在牢裡卻只有家人和一位好朋友來看我,其他人都沒有。這時候我好像懂了。」

有次紀寶如探監說,她趁早上空閒來看他,等下回台北她要和「優質生命協會」同事去探望獨居老人、要去宣傳新書,晚上有錄影,彥鋒很不捨得,「公務員做25年可以退休,媽妳5歲出道到現在都45年了還在忙不停,你都沒中斷來看我,怎麼做得到的?媽我以後要好好工作賺錢,只為你。」

紀寶如深感安慰,說他以前賺很多錢,深怕他走回頭路,沒想到他出來後願意到協會工作,每月只領兩萬,願意這樣守著、蹲著,沒有想說以前在酒店賺多少又多少。

「他現在願意從頭學習,回學校把高中念完,現在念二專餐飲科。工作時還要聽弟弟罵『你連這都不會』,。對我來講,不見得要兒子大富大貴大發財,他們願意學習、改變,從底層做起,我覺得很棒。」
(撰文:宋志民、李筱雯 攝影:劉鴻昌、邱曾其 圖:翻攝自網路)

──《壹週刊》愛的提醒──

請遠離毒品,生命可貴家人可貴,切莫一時爽葬送一生!!

更多壹週刊報導

●〈星二代自救1〉市場叫賣壽司日進75元 紀寶如兒開秘醬店搏翻身

●〈星二代自救2〉紀寶如夫葬身火窟兒才3歲 以為躺棺材裡的都叫爸

●〈星二代自救4〉酗酒做酒店當小三 兒遠離她才悔悟

兩兄弟聯手努力打天下。(圖:八力先生提供)
兩兄弟聯手努力打天下。(圖:八力先生提供)

現在的彥鋒過著充實有目標的生活。
現在的彥鋒過著充實有目標的生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