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星二代自救2〉紀寶如夫葬身火窟兒才3歲 以為躺棺材裡的都叫爸【壹點就報】

紀寶如1980年和余天的弟弟余龍結婚,後來離婚,1992年一場神話世界KTV大火奪走的16條性命中,有一人是余龍。傷心萬分的紀寶如帶著三個兒子送終,最小的兒子彥廷才3歲,對父親的印象是他躺在棺木中。後來那幾年,他以為躺在棺材裡的人都叫「爸爸」。

好痛好心酸,紀寶如和兒子一講起往事,笑著流淚,彥廷說:「我對爸爸完全沒印象,以為只要躺在棺材裡的都是我爸爸,小孩子根本不懂啊。」父親一走,沒能力一人帶三個孩子的紀寶如只好「拆家」,老大跟自已,老二跟爺爺奶奶住新竹、老三住外公家。

每到假日,紀寶如先去接老三,再一起到新竹看老二,全家一起吃一頓團圓飯之後,再一個一個送回。她承認,跟老三感情向來比較疏遠,後來老三搬回媽媽家,全家相聚沒幾年,他又到日本唸書。

但這個孩子最打拼,紀寶如說,彥廷是個很能吃苦,很有毅力和目標的孩子。從國小就立定志向要到日本半工半讀學做料理,以20多歲「高齡」,在日本待了2年多,白天去念書,晚上去料理店打工。他要遠行前,紀寶如對兒子說:「媽媽不像其他父母這麼有錢,我的能力只能給他100萬日幣,其他花費他得靠自己。」

彥廷點頭表示理解,到日本後,白天念書、晚上各種打工,曾被師父摔毛巾、被日本人排擠。他吃苦當吃補,省錢不開暖氣,每餐都自己煮,不交女友,每天回家只是睡覺,早出晚歸,跟達成夢想無關的事他都不講究。

父親余龍走時余彥廷才3歲,他對爸爸毫無印象。
父親余龍走時余彥廷才3歲,他對爸爸毫無印象。

只有講到料理,余彥廷才話多。
只有講到料理,余彥廷才話多。

老二說:「我弟弟做菜真的很行,舌頭很厲害,他吃過什麼,就複製得出來。有次我覺得高鐵上的牛肉湯好喝 他問好在哪裏,我說不出來,他喝了之後說不怎麼樣,還一一解析加了什麼香料。」 說老三只有講跟吃相關的時候話最多。

三兄弟更有各忙,老三要創業時,老二每天都在滿屋子的香氣中醒來,老三整晚都在研製醬料,這份堅持打動二哥,「我知道他又一整晚沒睡,就為了找出那種醍醐味。」

老三做菜都不講就成本的,只知道要好吃,對得起客人,比較巧巧人的老二看不下去,念了他幾句,老三問他,「那你跟我一起做,我們把事業做好做大。」就這樣,兩兄弟開始迎接挑戰。

一開始他們賣壽司,站在永春市場,老三吆喝聲斯文有禮,二哥的叫聲親切令人想走近。但壽司不好賣,也不易保持新鮮 ,有次老二去上課,完成他早年沒念完的高中,狀況就來了,那天老三忙了10幾個小時,只進帳75元,紀寶如聽到都掉眼淚。這時,他察覺,壽司不符合市場需求,一定要做調整。

紀寶如和三個兒子老大余彥璋(左起)、老二余彥鋒、老么余彥廷。(圖:紀寶如提供)
紀寶如和三個兒子老大余彥璋(左起)、老二余彥鋒、老么余彥廷。(圖:紀寶如提供)

於是,再研製出咖哩味的高級醬料後,他天剛亮,放下湯杓,趕去三重漁會,挑選海鮮,堅持日式料理的吃原味,以雞骨、昆布、柴魚煮出的湯汁燙過食材,再加以些許醬汁調味,風味宜人,令人陶醉的大人味一吃就停不下來。

紀寶如說,老三的堅持很有道理,像他料理的一整隻小卷、整粒干貝、小鮑魚、用中藥滷汁燉煮的牛肉、牛腱、白毛肚,客人都愛吃。「我們店的logo八力先生畫像,是他們表妹以前畫老三的,超像他的那張老實臉,認真到令人想罵他笨蛋,但是呢,其實笨蛋才是收穫最多的。」

歷經無數挫折的紀寶如說,人的一生有高低,她走到這年紀,只想要平安,她在孩子身上感受到平安之外,認為孩子懷抱夢想奮鬥,對她是最安慰的一件事。 「雖然夢想很小,不是大富大貴,但很務實朝夢想前進,就很棒了。」

(撰文:宋志民、李筱雯 攝影:劉鴻昌、邱曾其 圖:翻攝自網路)

更多壹週刊報導

●〈星二代自救1〉市場叫賣壽司日進75元 紀寶如兒開秘醬店搏翻身

●〈星二代自救3〉次子吸毒販毒 紀寶如忍痛報警兒坐牢自新

●〈星二代自救4〉酗酒做酒店當小三 兒遠離她才悔悟

兩兄弟的食堂。(圖:八力先生提供)
兩兄弟的食堂。(圖:八力先生提供)

「秘醬煮物」菜單。(圖:八力先生提供)
「秘醬煮物」菜單。(圖:八力先生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