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星二代自救1〉市場叫賣壽司日進75元 紀寶如兒開秘醬店搏翻身【壹點就報】

爸媽是藝人、明星的星二代不見得保證能過上光鮮亮麗的生活,被外人以欣羨眼光看待的這群「天生自帶光環」的孩子,其中不少人得靠自己奮鬥打拼,闖出一片天,紀寶如的兒子就是。老二余彥鋒和老三余彥廷年前開了「秘醬煮物」店,草創時期,他們甚至到市場站叫賣,一整天下來才進帳75元。

牛肉丸、墨魚丸、黃金魚蛋、魚卵蛋捲、年筋牛肚牛白毛肚、特級松阪豬肉,更令人驚喜的是,竟有小卷、鮑魚、干貝。每樣食材都是在大市場一開業就搶購,再以職人精神細細烹煮,「大人味」上桌!最重要的是,搭配上彥廷研製的特級咖哩醬、蒜蓉醬。好的食物改變你對世界的看法,這句話在紀寶如兒子彥鋒、彥廷開的「秘醬煮物」可得印證。

紀寶如的三個寶貝蛋,老大余彥彰從事護理師工作,老二彥鋒原本在「優質生命協會」工作,老三到日本學日本料理,回台灣切了幾年生魚片之後,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創業,毅然而然辭掉工作,回家試驗新口味,一開始就踢到鐵板。

相差3歲的彥鋒和彥廷(左起),兄弟合作無間。
相差3歲的彥鋒和彥廷(左起),兄弟合作無間。

彥廷個頭短小精幹,沉默、有毅力,但不善於表達,最大的優點是吃苦耐勞,目標性明確。媽媽說他,「他快滿18歲時說要去考機車駕照,生日隔天去考了,再隔天去買了一台機車;快滿20歲時他說要考汽車駕照,跑去學了考過了,生日當天就去買了台破得要命的二手車。」

他從小就想到日本半工半讀,終於以20多歲「高齡」達成夢想,在日本待了2年多,白天去念書,晚上去料理店打工。紀寶如說:「我沒有錢,我只給了他100萬日幣,其他花費他得靠自己。」為了省錢,他從不開暖氣,冬天回到小房間,打哆嗦過日子。

回台灣之後他當上二廚,在快要升大廚之前,他告訴媽媽,他想創業,搞得紀寶如好憂心,覺得兒子放掉穩定工作跑去吃苦,腦袋有問題。老三不顧一切風風火火進行前置作業,老二看他東西都沒在算成本,以他在酒店帶過小姐的腦袋來看,憂心忡忡,在弟弟的請求,再加上被弟弟的精神感動,兄弟倆決心一起衝。

彥廷(左)去日本半工半讀,紀寶如贊助100萬日幣,其餘的開銷得靠他自己了。
彥廷(左)去日本半工半讀,紀寶如贊助100萬日幣,其餘的開銷得靠他自己了。

於是,老三在家研發新鮮壽司,兄弟倆帶著折疊桌,到永春市場叫賣,「來喔,好吃的壽司、壽司好吃!」有一天哥哥去學校上課,就他一人招呼生意,整整忙了10幾個小時,只進帳75元,扣掉交給市場的清潔費,「時薪1塊多,哈哈!」媽媽說,「那是因為老二不在,他嘴巴甜,會叫阿姨、叔叔,客人自然來。」

兒子做的壽司媽媽評價如何?紀寶如有點為難不知道如何回答,原因是她根本吃不到啊。老二說,「弟弟很重視新鮮度,一過半小時就說,這個不能吃了,要丟掉,這個不能賣了,丟!」紀寶如回家興沖沖說要吃壽司,兒子說沒了,她以為都賣光了,殊不知都請地基主吃了。

老三從壽司中記取教訓,決定製作能搭配新鮮食材、日後能量產的新產品。於是,老三又拿出令老二抱怨(讚賞)的苦幹實幹精神,「他每天煮了一鍋又一鍋的咖哩醬、蒜蓉醬,他覺得味道不對又倒掉,我每天醒來他還沒睡,都不知道倒掉幾鍋了。天亮又去市場買最新鮮的材料,這也太拚了。」

兄弟倆曾在永春市場叫賣壽司,沒賺到錢還賠了一堆,這次經驗終身難忘。
兄弟倆曾在永春市場叫賣壽司,沒賺到錢還賠了一堆,這次經驗終身難忘。

這就是深獲陳美鳳和張瓊姿讚賞的煮物,保持食材原味,卻更鮮更甜。
這就是深獲陳美鳳和張瓊姿讚賞的煮物,保持食材原味,卻更鮮更甜。

兩兄弟個性截然不同,有互補效果,而且合作會有火花,這也是後來紀寶如放心給兩個兒子一起衝的原因,之前她帶兒子做的好料請陳美鳳吃,她說「這個讚喔」,給張瓊姿嘗過,也說「超美味」,紀寶如驕傲得要命,也覺得孩子很肯給,有捨就有得,在一次送餐行動,兩兄弟煮了上百份麵食,招待貧苦的獨居老人。

紀寶如說,為何店名叫「八力先生」(日語笨蛋)?因為老三實在丟掉太多少好食材了,這種實驗室裡的精神簡直超笨,店名就這麼意外命名了。老三自己脹紅了臉說:「我是為了夢想,每一階段都要有夢想,努力把事情完成,現在最大夢想是量產出發。我的醬料好吃、口味獨特,我有信心。」

(撰文:宋志民、李筱雯 攝影:劉鴻昌、邱曾其 圖:翻攝自網路)

更多壹週刊報導

●〈星二代自救2〉紀寶如夫葬身火窟兒才3歲 以為躺棺材裡的都叫爸

●〈星二代自救3〉次子吸毒販毒 紀寶如忍痛報警兒坐牢自新

●〈星二代自救4〉酗酒做酒店當小三 兒遠離她才悔悟

有夢想的男人,人生最精采。
有夢想的男人,人生最精采。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