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永遠的第一名太沉重 前北一女樂隊指揮:想得開比贏重要【光陰的故事】

趙夢琳擔任北一女樂隊總指揮期間,率領樂隊參加活動。
趙夢琳擔任北一女樂隊總指揮期間,率領樂隊參加活動。

用一張照片,說一段光陰的故事。

趙夢琳曾是北一女樂隊總指揮,

曾領著當時最出色的高中樂隊在總統府前參加閱兵,

她能力出眾,成績傲人,

但風光背後,卻有不一樣的領悟……

趙夢琳已不是當年那個拿著指揮棒、昂首走在總統府前的北一女樂隊總指揮了,但年過半百的她與任教大學的學生站在一塊時,體態裡、笑容裡綻放的青春指數更勝年輕人。忍不住問她老掉牙的問題—如何保持活力?她答得簡明扼要:「人嘛,就是要善待自己,要想得開。」 

想得開?這話放在魯蛇身上也許更適用,像趙夢琳這樣一路唸名校的人生勝利組需要嗎?她沒好氣地回,「當然,我同學當中就有許多人想不開,永遠都要拿第一名,最後累死自己。」

趙夢琳現任華夏科技大學專任講師,活潑模樣和年輕學子無異。
趙夢琳現任華夏科技大學專任講師,活潑模樣和年輕學子無異。

進入樂隊 任總指揮

趙夢琳從小就會讀書,一九七七年考進北一女中,沒多久就被選入樂隊。「那個年代的北一女規定班排前五名要加入樂隊,成績平均八十分、身高一百六十公分以上的要加儀隊,我是班排前幾名,所以就進了樂隊。」一百多個樂隊樂手中,她又被教官選為總指揮,「也不知道教官挑的標準是什麼,可能是我皮比較厚吧!」 

之後,帶領樂隊演出成了趙夢琳高中生活重要一環,「從元旦、國慶到光復節,從總統府前、社教館到外縣市,慶典要表演,比賽也要參加。」別人的喝采聲背後,是一連串風吹日曬雨淋之下的操練,「放學後要練,暑假也要練。」若真要說有多麼辛苦,其實她已遺忘,「只記得我練甩棒時,老敲到自己的腦袋。」她想起自己的拙樣,呵呵笑了起來;記憶中沒有苦澀,只有笑料不斷。

趙夢琳(右)和同學在北一女校園內合影。
趙夢琳(右)和同學在北一女校園內合影。

選擇所愛 不唸台大

儘管操練佔去許多時間,趙夢琳的功課依然維持名列前茅,「沒有祕訣,就是上課前預習,上課專心,課後按部就班複習。」北一女畢業時,她拿下甲組校排第二名佳績,眾人皆以為她理所當然會進入第一學府台大,她卻把第一志願填在成大建築系,「當時我們班上大約三分之一考上台大,可是我從小很愛畫畫,對建築設計很有興趣,又覺得只要是做自己喜歡的事就不會累,因此選擇了成大建築系。」 

旁人對她的決定訝異,她反倒覺得同學中有太多人「想不開」。她舉了一個極端例子,「我們那屆隔壁班有人快畢業時知道自己不能拿下第一名,竟想辦法留級,硬是在隔年拚到第一名才肯畢業。」她搖搖頭說,這不是想不開是什麼?

幼年時期的趙夢琳和父親、弟弟在基隆合影。
幼年時期的趙夢琳和父親、弟弟在基隆合影。

父親影響 走自己的路

趙夢琳的想法,多少受到擅長經營生意的父親影響。「我父親隻身從大陸來台,原本不會講閩南語,卻能到三義批木雕到基隆賣給進港的美國人。」她從小見識到僅國中畢業的父親為了養家餬口,自學閩南語、英語,還曾穿西裝爬繩梯進輪船「美國總統號」上發名片,「比起考試拿第一名,父親的韌性和靈活要厲害多了。」

成功的定義,對趙夢琳而言有許多形式。成大建築系、美國密西根大學建築研究所畢業後,她並未費心去拿建築師執照,而是進到大專院校擔任教職,「朋友告訴我,不少女建築師因工作太忙,疏於照顧家庭,而讓小孩變成太保太妹,我想想,孩子比工作重要多了。」別人眼中,建築師收入要高出教職薪資許多,但她沒有猶豫,再次循自己的想法往前走。 

而今,女兒已經成年,趙夢琳除了繼續擔任華夏科技大學專任講師,也擔任幾家室內設計公司顧問。

學習面對 接受失敗

回首甩著指揮棒、走在總統府前的過去,趙夢琳說:「感謝那段時光的磨練,讓我更具韌性。」但在風光之中,她領悟到人生指揮棒不只要甩得漂亮,還要在指揮棒掉地時,能夠在眾人面前勇敢彎下腰拾起。 

她又說了一個同學的故事,只是這次不是北一女同學,而是小學同學。「你知道我們小學同學中最『發達』的人是誰嗎?不是第一名那個,而是父親生意失敗,早早就被迫面對經濟壓力,專科時期就得挨家挨戶去推銷產品的那個,他也是我們班最快累積財富的人。」 

趙夢琳笑了笑,「拿第一名是好事,但人生起起落落,學習接受失敗的勇氣更重要。」(撰文:謝祝芬 照片:趙夢琳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