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屏中之光3〉退伍即失業學成歸國卻一夕谷底 創作才子補習班教數學槓家長【配樂篇】

盧律銘在電影圈算是新面孔,多數人可能是在最近一次金馬獎,看到他為香港人打氣的得獎致詞,才知道這號人物。雖然他參與過的電影配樂嚴格說來不多,但他的音樂之路早在高中畢業就開始。

從小,大他四歲的姊姊喜歡買錄音帶,看到設計特別的,就算是不認識的歌手也勇於嘗鮮,他便跟著耳濡目染。

盧律銘受姊姊影響至深,除了音樂鑑賞力,姊姊的早慧還展現在很多方面:國中考進舞蹈班、高中考進美術班,大學申請出國,乃至於後來讀到博士,求學之路一路順風。

身為老二的他,索性以加倍率性自我的態度掙脫成長路上無謂的比較。大學讀六年,兵役延到不能再延,終於,退伍後他第一次對人生感到徬徨。

從數學系到成為全職音樂人,盧律銘走過徬徨邁向踏實。
從數學系到成為全職音樂人,盧律銘走過徬徨邁向踏實。

為求收入,他曾到補習班教數學。性喜創新的他卻因為沒給學生寫考卷而被家長找碴。麻辣教師難當,他決定再當一回學生。

「我爸那時告訴我,他能幫我的最後一件事,就是贊助我出國學音樂。」於是他尾隨姊姊的腳步也到了英國,在倫敦就讀影視配樂研究所。

「出國給我最大的震撼就是,你什麼都不是。」他的同學不乏已經聞名業界的作曲家,「你只能找到自己的長處,讓自己努力跟這些厲害的人站在同一條線上。」那段時期,也是他個人求學史上最用功的時候。

「面對真正喜歡的東西,你投入的態度完全不一樣。」他說。學成歸國那年,他一樣面臨就業挑戰,他很幸運地在前輩林強的牽線下馬上得到一部電影的配樂工作,前途一片光明。

儘管曾有過不順遂,盧律銘始終保持自己的獨特性。
儘管曾有過不順遂,盧律銘始終保持自己的獨特性。

不料,做出來的風格不是劇組所需,他連修改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換掉。「跌落谷底!」他無奈笑了笑:「後來也是等了好久。」他投遍履歷,凡影像公司都收過他毛遂自薦的作品,最後還是從小案子接起。

那段工作不多的歸國之初,他把重心放在創作。2011年,他與友人的四人樂團「棋盤上的空格」成立,主打電音影像,無演唱、純音樂,另類得理直氣壯。隔年推出的首張專輯就獲得金音獎最佳電音專輯。

真正為電影做配樂,已是回國六七年後,姊姊盧謹明拍出人生首部劇情長片《接線員》,配樂就由他操刀,此後做電影配樂的機會才漸漸找上門。

玩樂團做給自己滿足,配樂卻像為人作嫁,他的音樂同時駕馭著極為矛盾的兩架車。他饒富哲理地用創作方向區分:「做創作是由內而外,做配樂是由外而內。」

姊姊盧謹明(左)影響他至深,姐弟兩人如今都成為「電影從業人員」,還曾一起出席金馬獎(翻攝自Facebook/盧律銘Lu Luming)。
姊姊盧謹明(左)影響他至深,姐弟兩人如今都成為「電影從業人員」,還曾一起出席金馬獎(翻攝自Facebook/盧律銘Lu Luming)。

桀驁不馴如他,怎能「屈就」配樂工作的被動呢?他由衷說道:「影像和音樂要結合,要這麼多人才能完成一個作品,那種得來不易的感覺一直讓我很嚮往。」

越得來不易越迷人。回首當年,帶頭搗蛋誤認自己是宇宙中心的叱吒少年,某天恍然看見自己只是星空的一部分,從此都願在煙火燦爛時做安靜的襯底。

雖然,他偶爾還是會想挑戰導演,但「不需要去針鋒相對,我可以接受挑戰失敗,或是換個方式,偷偷挑戰!」他的眼神,依舊是原來那個慧黠少年。

返校一趟,他沒有忘記,要想起來也可以。

(撰文:鄭淳予 攝影:王聰賢、陳孔顧 剪輯:陳孔顧)

大歷史談轉型正義,小歷史看個人反思,忘與記之間處處是人生至寶。
大歷史談轉型正義,小歷史看個人反思,忘與記之間處處是人生至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