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2019財經回顧〉遠航停飛烏龍 張綱維挾員工旅客要脅林佳龍【壹特選】

遠東航空2019年12月12日因資金未到位,無預警宣布停飛,但沒想到隔天董事長張綱維竟改口:「這是烏龍一場,我才寫完遺書,就有金主想投資10億元。」並大舉宣告遠航要復飛,目前正由民航局審核中。張綱維敢如此「大玩特玩」,就是看準遠航若在總統大選、春節疏運前倒閉,將有數萬名旅客受波及,千名員工在過年前失業,壓力勢必轉嫁蔡政府。但不知張綱維有沒有想到,遠航即使復飛,也難挽回消費者的信心。

「什麼,公司要收掉了!」遠航員工上週四(12月12日)一早進辦公室,就收到重大訊息通知,內文指出,公司因財務問題持續惡化,即將結束營業,員工要做好最壞的準備。

到了下午,遠航高層與民航局官員一同召開記者會,才開到一半,張綱維雖神隱沒現身,但其「遺書」竟開始四處瘋傳,令人傻眼。「鄭副董指示一定要發,盧副總雖還在記者會上,也只好發到媒體群組裡,連一旁正在回答提問的黃副總都不知。」大家看到張綱維的遺書,內容指出自己遭到詐騙,加上兩岸不景氣導致公司虧損日漸擴大,只求一死以謝罪。「能指揮副董的還有誰?一般推論,就是張綱維想轉移焦點,」相關人士說。

12月13日上午,本應以死謝罪的張綱維,卻出面開記者會,只見他談笑風生,還大方配合媒體與飛機合照。「暫停營運是『烏龍、員工誤判』,我心情不好關機一下,就天下大亂了。」他改口卸責,並聲稱:「沒想到我一寫完遺書,就有3組金主想投資,金額約10億元。」也強調他對遠航的經營決心不變,沒有要結束營業,預計這兩週資金陸續到位。

遠航機師與空服員。(陳思明攝)
遠航機師與空服員。(陳思明攝)

目前遠航已向民航局提交陳述意見書,盼能復飛;民航局12月16日起開會審議。「依民航法規定,航空公司要停業,必須在60天以前提出,若為無預警停業,除了罰錢2億元,負責人最重會被關3年,」業界人士說。

荒謬的過程猶如一場鬧劇。但遠航此時停飛,無論是不是烏龍,壓力球都回到交通部上。外界也看穿張綱維的「心計」,就是總統大選、春節疏運在即,民眾若搭不到返鄉班機,通常只會罵「政府無能」、「交通部長下台」,所以可藉此要脅交通部,讓遠航大復活。

民航局估計,2020年1月22日至2月2日為農曆春節的航空疏運期,共計12天,以航空旅運需求較大的澎湖、金門等離島航線為疏運重點,這2條離島航線共約3千架次,計24.5萬個座位;以遠航運能3成估算,若春節前復飛無望,恐影響旅客達7萬人。而目前遠航員工人數約1千人,若在過年前失業,處境也相當淒涼。

遠航機隊。(林玉偉攝)
遠航機隊。(林玉偉攝)

「下月5日是發薪日,看發不發得出來。」「10億元也燒得很快,反正先撐過這關、好好過個年再說。」遠航內部員工說。

張綱維這招確實讓交通部左右為難,謹慎拆彈。礙於遠航有上千員工,考量多數家庭生計下,交通部第一時間先溫吞回應,「在飛安、財務無虞下,願意再給遠航一次機會。」

但政院也舉行跨部會議,隨即確立補救因應措施。第一是確保旅客權益,尤其在選舉和農曆春節等交通高峰期,將協調華信、立榮,甚至是軍方單位,協助旅客疏運、返鄉。第二是確保遠航勞工權益,若未來遠航真的倒閉停業,將確保債權,將剩餘資產優先提供給遠航勞工發放薪資。第三是徹底清查遠航的所有債權,包括張綱維個人的財產狀況,以便了解遠航的財務缺口到底有多大。

張綱維與飛機合照。(陳思明攝)
張綱維與飛機合照。(陳思明攝)

之後,交通部長林佳龍在這兩天受訪時,開始展現強硬的態度,直指遠航「要復飛非常困難」,並重砲批評,「遠航不能一廂情願,一下子停飛,一下又說是烏龍,現在遠航停飛中的事實,短期內不會改變」。林佳龍說,交通部最關心「飛安」,從本案可看出遠航公司治理有問題,是「高度人治」的公司,不能因個人情緒或關機就讓公司處於失聯、甚至失控的狀況。

至於後續,則看張綱維所稱的10億元資金有無到位,即使到位,也要先保障消費者與員工的權益,才有可能讓遠航復飛繼續營運。據了解,交通部目前對遠航復飛持保留態度。

「信心都沒了,才是最嚴重的事,」遠航員工憂心表示,即便復飛,消費者也會擔心遠航會不會有一搭沒一搭,又隨時停飛。(撰文:財經組、何醒邦)

故宮南院園區內廣達50公頃的土地、當初由樺福遠航集團與故宮簽訂的文創與飯店BOT案,最後以解約收場。(資料照片)
故宮南院園區內廣達50公頃的土地、當初由樺福遠航集團與故宮簽訂的文創與飯店BOT案,最後以解約收場。(資料照片)

張綱維的資金有多雄厚?外界霧煞煞

12月13日上午,神隱多時、本應以死謝罪的遠航董事長張綱維親自出面開記者會,他除了對一些「突然狀況」造成資金未能到位,而感到抱歉,在談到自身財務狀況時,他也說,遠航是他個人獨資的公司,既然是個人獨資就沒有掏空疑慮,除資本額外,個人也墊付了9億元,「應該是我被遠航掏空」「而且我我房地產的資金非常雄厚!」

但此話一出,隨即遭到業界人士打臉,「這不合邏輯吧,資金雄厚怎麼還會資金未到位,且繳不出銀行利息3千萬元,而使遠航面臨停業危機?」

事實上,早在2015年時便曾傳出過張綱維財務趨緊的消息,但隨張綱維陸續標下了故宮南院、澎湖重光與澄清會館等BOT標案,還先後介入樂士與三信商銀的經營權,甚至2016年底興航結束營業時,張綱維還曾企圖想要接手復興航空,讓外界摸不清張綱維資金實力到底有多少。

消息人士指出,張綱維旗下的投資事業看似很多,但因為都是採高度財務槓桿操作,手上資金其實很有限,這可從當年宣布接下遠航、到資金真正到位開始重整,花了近2年的時間看出。

而2017年可說是張綱維資金出現斷鏈危機的關鍵一年。首先是集團取得的嘉義故宮南院BOT案生變,而樺福集團的澎湖重光渡假旅館開發案,也因銀行融資發生問題,不斷延期,直到2019年9月終告中止。

消息人士表示,憑著新的投資案取得資金,張綱維方得以擴張投資版圖。然而,2017年憑著市場派奧援,張綱維用少數股權,展開委託書大戰,雖拿下三信商銀5席董事,但也讓金管會高度注意三信銀的授信狀況。相關人士說,張綱維進入三信商銀,就是想借錢。

此外,樺福集團在2018年3月發行ALLN幣(Airline and Life Networking Token),以加密虛擬幣兌換機票為號召,也引起民航局的高度關切,讓張綱維籌措資金的管道再次受阻。外傳張綱維是因為投資虛擬幣失利才引發財務危機,對此張綱維則予以否認。(撰文:財經組、魏鑫陽)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