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絕對獨裁 習近平哪來的自信【事實與偏見】

習近平上台,利用反貪腐清剿了反對勢力,令其獨攬大權更進一步加強獨裁控制。(蘋果日報)
習近平上台,利用反貪腐清剿了反對勢力,令其獨攬大權更進一步加強獨裁控制。(蘋果日報)

台灣總統大選國民黨大敗翌日與趙少康吃晚飯,他提到現時中共是自由世界眾矢之的,國民黨與中共關係密不可分,對國民黨的拖累會造成亡黨之災。這個我同意,但今日誰還會緊張國民黨的生死存亡呢。一個背負著人民血債累累,歷史罪孽深重,並與世人鄙棄的中共情同手足,既是歷史遺骸又是道德敗壞的黨,被人民尤其是年輕人摒棄在所難免,不是會不會亡黨,而是幾時亡黨而已。而且一個私心重的黨主席,可以陷國民黨於大選萬劫不復,這個黨可見已腐敗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這次國民黨大選大敗,最椎心泣血的是劍拔弩張、聲勢逼人地盲撐韓國瑜的中時集團。也許是對中共的承諾,盡了這麼大的努力和花了這許多錢,最後被私心的吳敦義搞砸,中時怎會不忿忿不平。我建議《中國時報》頭版用「槍斃吳敦義!」大標題來報這一箭之仇,而且一定大賣。

就是兩年前中美未爆發貿戰之前,世人對極權專制的中共是厭惡,卻還未到眾矢之的之地步。當世人了解到,激發起中美貿易戰背後原來是新的冷戰,這意味到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陣營的核心價值與中共意識形態的對峙,世人才驚覺,噢!是的,若中共繼續利用商業力量,將他們的獨裁專橫價值觀強加於我們,十年八載後,當中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系,我們自由世界的自由和秩序不是會被嚴重破壞嗎!驚覺如此,世人才開始視中共為眾矢之的。

政策路線收放無常

本來中共無須成為今日西方陣營自由世界的公敵,如果中共持續1992年尾鄧小平南巡後的改革開放路線。但是歷史是沒有如果的,何況中共因權力鬥爭劇烈和缺乏自信,政策路線更是收放無常,跌宕不定。

江澤民1993年在其親信改革旗手曾慶紅主導下,回歸鄧小平改革開放路線。改革開放推動立竿見影,私人企業迅速發展,社會呈現欣欣向榮局面。這局面維持到胡錦濤接手國家主席後的頭六年。2009年在宣傳部、國家安全局、中央企業和軍隊武警,所謂「鐵四角」的保守派系催促下,胡錦濤改弦易轍,收緊改革開放,轉向強硬獨裁路線(Hard Authoritarianism)。這改變有幾個原因:

一,89-91年戈巴契夫的改革溫和路線令蘇聯解體,讓缺乏自信的中共前車可鑑,成為驚弓之鳥。二,因08-09年之間西藏拉薩和新疆等地方爆發暴亂,中共聯想到戈巴契夫對東歐暴亂沒有強硬鎮壓,是導致最後蘇聯解體的原因,促使中共傾向獨裁強硬路線。三,08年金融海嘯令美歐金融系統幾乎崩潰,經濟大受打擊。中國受影響卻極微,而中國的四萬億救市計劃反而穩定了世界金融風暴局面,使中共認為美歐的西方制度已窮途末路,而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才是將來的正途,大大增強了中共對自己制度的自信。以上幾點是促使中共放棄改革開放,轉向強硬獨裁路線的原因。

自由社會活力進步

到了2012年習近平上台,利用反貪腐清剿了反對勢力,令其獨攬大權更進一步加強獨裁控制,加上電子監控系統監察人民一舉一動,繼而走上比毛澤東時代更嚴苛的絕對獨裁政權(absolute authoritarianism)。習近平以強人姿態君臨天下,推動「三個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這個「自信」觸發他利用商業力量,將中共獨裁價值觀普及世界,企圖改變自由世界核心價值和秩序,雄霸世界,回復中國成為世界中樞的野心。他這個野心是使中共成為世人眾矢之的,啟動了新冷戰,以及最後導致中共走回一窮二白,甚至崩潰,最少習近平倒台的原因。看到今日中美貿易戰劇鬥,中國經濟急劇下滑,似乎這現象已露端倪。

蘇聯或所有獨裁政權的失敗,都是其制度基於由上而下指令的缺陷。到了習近平絕對獨裁密不透風的運作,就更致命了。民主自由社會的運作與自由市場一樣:每個人接收他處境的資訊,利用這些資訊解決當前問題。在做出決定解決問題的同時,他也糾正了資訊因環境變遷出現的落差,令資訊更完整有效。問題解決了,也等於他發現了新的知識(因而才解決到問題)。千千萬萬人同時解決了自己處境的問題,發現了千千萬萬不同的新知識,透過這些新知識的互動和協調,共同適應環境變化,與時俱進,社會因而充滿活力。我們的自由社會和市場是個不斷發現新知識,因而不斷進步,同時不斷利用新發現的知識互動,適應環境改變,是個發現知識和心得(insight)的網絡。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進步,因此自由社會是個有活力和進步的機制。

中國孤島便不強大

反觀習近平絕對獨裁的機制,是由高層的一小撮人接收和控制所有資訊,能夠接收到的資訊是極其有限的。而最要命的是,這樣一個機制是一個資訊直線傳達系統,過程中沒有個人處境的資訊,沒有個人就處境做出的決定,因而沒有發現新知識能量,是個沒有知識破舊立新的機制。這樣因循守舊的機制,窒礙社會進步。沒有新知識,更沒有知識的互動和協調,環境變化被忽略(社會沒有進步也令環境無改變),沒有知識新陳代謝,社會無法吸納外來新知識,和適應外在環境進步的衝擊,變成死水一潭。這就是獨裁政權失敗的原因,和將會是習近平絕對獨裁政權的致命傷。

習近平以為以專橫理性可以改變世界,讓他雄霸天下。不,海耶克說,我們社會結構大部分是人的行動(action)造成,但不是按照人的設計建造,因為人並沒有先見之明。文明是我們的理性和智慧,是文明積累的價值觀引導我們的行動,與別人配合,創造出今日社會和市場的結構和機制。我們的社會和市場得以順利有效運作,是因為所有參與者都分享和奉行同樣的價值觀和指引。今日自由世界的社會和市場體系,都是建基於西方文明價值觀,習近平要利用中國的商業力量,將獨裁專橫的價值觀強加於自由世界,改變其文明體系,破壞其有效運作,繼而破壞世人的倫理和生活習慣,令世人反感,因此視中共為眾矢之的。中國不能因為強大,便認為可以創造出另一個新的國際體系,取代現有自由世界文明體系。社會和市場體系是文明演進的結果,不是按照人的理性和智慧設計創造出來的。中國要在國際體系中運作,從而得益,只能融合到現時自由世界的西方文明體系中,否則中國無論有多強大都只會是個孤島。若中國是個孤島,中國便不強大了。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