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韓是蔡的反題 台灣民主只辯證了一半【沈政男專欄】

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低迷,給民粹浪潮開了大門,於是當韓國瑜這樣言詞華麗、訴諸庶民的煽動型政治人物出現,一下子就帶起了「韓流」。 陳思明攝
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低迷,給民粹浪潮開了大門,於是當韓國瑜這樣言詞華麗、訴諸庶民的煽動型政治人物出現,一下子就帶起了「韓流」。 陳思明攝

◎沈政男

2020選舉結果揭曉,蔡英文總統以57%得票率、史無前例的817萬高票連任成功,民進黨也囊括立院過半數的61席立委,維持完全執政的地位,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高雄市長韓國瑜,雖然一度對蔡英文構成威脅,最終只獲得552萬票,相當於38.6%得票率。

選後各方紛紛解讀這樣的結果,但無人看出,韓國瑜其實是蔡英文的反題。反題是黑格爾辯證法用語,意指一個與原先的人事物(正題)看似完全矛盾的人事物,在歷史演變過程發展出來,使得正題更加認識自己,知道什麼是我、什麼又不是,然後正反融合,辯證到一個新階段(合題)。就好像正方形是圓形的反題,但融合起來變成圓柱體,正看是圓,反看是方,都對但也皆非全貌。

用黑格爾辯證法最能看出此次選舉,尤其是「韓流」崛起又衰弱的歷史意義。為什麼會出現「韓流」?與其說是韓國瑜掀起,不如說是蔡英文誘發。蔡英文其實也是前總統陳水扁的反題,而因為陳水扁因涉及貪腐而下台,於是蔡英文2016就任總統後急著改革,把八年改革塞進四年任期,又疏於溝通,結果台灣社會消化不良,飽到吐了出來。就因蔡英文的施政滿意度低迷,給民粹浪潮開了大門,於是當韓國瑜這樣言詞華麗、訴諸庶民的煽動型政治人物出現,一下子就帶起了「韓流」,在2018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一舉衝垮民進黨。

韓國瑜在性別、學歷、經歷、口才、性格、基本價值、政治主張、行政風格上,是不是恰好跟蔡英文形成對照?為什麼同一個社會可以一下子支持蔡英文這樣的學院派,下一刻卻又擁抱韓國瑜那樣的草根人物?民主本來就是辯證的,但網路與社群媒體的興起,讓辯證的速度催緊了油門,選民已經無法等待明君,而是要自己造神,然而當神也無法滿足期待,便又毀神破神。這是這幾年台灣民主的新興現象,它主要由年輕網路族群引領,很快挾其串聯與散播優勢,逐漸影響其他年齡層。從民調數據演變清楚可知,年輕族群的政治意向已經成了領先指標,只要他們支持某一個候選人,接下來那人便可能獲得全面支持。

原本被美國時代雜誌形容為學究、疏離的蔡英文(正題),因為一個完全相反卻大受歡迎的韓國瑜(反題),而辯證成了新的蔡英文。 楊弘熙攝
原本被美國時代雜誌形容為學究、疏離的蔡英文(正題),因為一個完全相反卻大受歡迎的韓國瑜(反題),而辯證成了新的蔡英文。 楊弘熙攝

韓國瑜是不是因為廣大年輕選民支持,才選上高雄市長?韓國瑜在2019年5月前的2020總統支持度民調,尤其是年輕族群部分,是不是大幅領先蔡英文?所以說年輕族群後來普遍笑韓、反韓,但「韓流」的催生者之一就是年輕選民。

雖然年輕族群無法意識到自己的快速轉變,但政治人物與政黨意識到了。蔡英文後來為什麼變身「辣台妹」,頻頻對韓國瑜反唇相譏,甚至找上網紅,連撩妹這樣的表演也不拒絕?就因為她受到了韓國瑜影響。原本被美國時代雜誌形容為學究、疏離的蔡英文(正題),因為一個完全相反卻大受歡迎的韓國瑜(反題),而辯證成了新的蔡英文。

只是,在台灣社會整體部分,並未完成辯證過程。「韓流」的出現,以及稍早台北市長柯文哲形塑的白色力量,都是台灣民主持續扁平化、草根化的一個階段,本來人們只能仰賴政黨拋來首長、民代,現在已經由下而上,可以造出帶領自己的人。在這一次的立委選舉裡,好幾位年輕、沒什麼背景與政治資歷的候選人能夠出線,就是受惠於此。

韓國瑜在這一年多的崛起,代表這個民主深化的過程不小心逸出了邊界,沾染了民粹氣息。韓國瑜的身段與口號、言必稱庶民,以及韓粉的排他性,都符合了民粹定義。本來「韓流」就要在席捲高雄後衝向總統府,但此時台灣人民突然遲疑了,因為發生了兩件事,一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談話」以及香港發生了反送中,另一是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以後,市政表現不如預期,於是台灣社會停下腳步,不敢走韓國瑜帶領的路。

年輕族群後來普遍笑韓、反韓,但「韓流」的催生者之一就是年輕選民。 楊弘熙攝
年輕族群後來普遍笑韓、反韓,但「韓流」的催生者之一就是年輕選民。 楊弘熙攝

然而這股民粹風潮感染了民進黨,他們後來也採取民粹式宣傳,講出「九二共識等於一國兩制」、「中國暗助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與「下架吳斯懷」這類偏離現實的口號,也確實能夠拉抬選情。而在「亡國感」的催化下,綠營支持者出現擁戴領袖與排斥異己的行為,其實也是一種民粹表現。至於民進黨此次的「抗中保台」選舉策略,其實已經偏離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把兩岸關係拉回從1996年台灣直選總統以來,每一次都會出現的「中國促統、台灣更獨」的局面,等於是一種折返跑。

韓國瑜與「韓流」的崛起,歸結起來有兩個歷史意義,一個是台灣民主的民粹化,另一個則是翻越兩岸關係高牆的嘗試。前者發生了效應,從此台灣選舉將會進入新風貌,而後者顯然失敗了。韓國瑜當初踏進香港中聯辦以後,如果沒有發生反送中,而他的市政表現也不錯,那麼蔡英文將難以發揮現任優勢,而有意參選的柯文哲也不會退出;在韓蔡柯三角戰之下,再加上沒有「亡國感」因素,蔡英文連任失利的機會其實非常大。

然而歷史的發展,偶然往往多於必然,最終還是蔡英文與民進黨幸運地保住了完全執政的地位。2020選舉改變了台灣選舉文化,但也把兩岸關係推回僵局,並未找到新的出路,台灣民主等於在這次選舉裡只辯證了一半。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