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沈嶸怒駁前股東抹黑 指對方破壞形象散播不實訊息

沈嶸怒被公司前股東抹黑。
沈嶸怒被公司前股東抹黑。

日前新聞傳出,「魔法女神」沈嶸的前任股東疑因合作破局心生不滿,向媒體抹黑爆料,散播不實訊息,意圖抹黑,在去年12月25日新聞刊出後引起社會譁然,沈嶸在當日立即回應六點聲明,聲明中明確指出皆為對方的不實抹黑。沈嶸因被冤心情大受影響,特地針對前任股東的各種指控,再度出面說明。

沈嶸表示:「對方是想賺錢想瘋了吧,因為不爽被我踢出公司,密謀要去『爆料公社』爆料,還在臉書、網路上對我謾罵挑釁抹黑霸凌,我本想息事寧人以和為貴,但對方卻越做越過分,明明股金已全數退還她,還多送她10萬元紅利金,對方竟然不知感恩,找媒體放錯誤訊息中傷我的形象,實在忍無可忍。」

沈嶸說:「對方就是心生不滿,散播不實的謠言與指控,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來企圖抹黑我在命理界的形象,把我做黑之後,她就可以用近似於我的魔法唇蜜去大肆銷售她自己的產品。」

她拿出對方的唇蜜,兩者在外包裝上的名稱確實十分相像,沈嶸說,她將對方退出股東的同時,對方隨即成立一家與她公司之名非常相似的公司,沈嶸出品「福氣加倍」魔法唇蜜,對方就把自己的商品命名「福氣」;沈嶸的唇蜜「財運旺盛」,對方也取近似名「財旺」;沈嶸的名稱「得好機緣」,對方跟著叫「機緣」。她說,對方真正目的就是要魚目混珠,複製沈嶸的商業模式,以利銷售。

沈嶸說:「我當初將其退出股東之列是因其跟我合作之時,不斷畫大餅,表明自己多會經銷與銷售,若是我與她一同合作化妝品,她必定能將我們所生產的魔法產品,全數販售給她底下的美睫紋繡經銷商,我才願意與她合作,將大股東的位置留給她。」

「我願意讓利給她,也是為了酬謝她日後會幫我推銷產品給她的經銷商。但因此人是我的另一個徒兒介紹進來的,我原本並不認識她,對她也不放心,所以在開始之初就找律師擬訂『股權回購書合約』,當中即表明『我沈嶸才是幕後老闆,我有權利退出任何股東,並且只需退還10%的股金』。」

「魔法女神」沈嶸提倡正能量,面對不實指控出面回擊。
「魔法女神」沈嶸提倡正能量,面對不實指控出面回擊。

「這份合約書就是為防止壞人侵害我的『皇后世家』魔法子公司,所以對方說公司是她的,說我坑殺她實在是太好笑了,她自己在合約書上都有簽名,難道她都忘記了嗎?」

沈嶸說:「我之所以將對方退出股東之位,就是因為在合作進行到一半時,發現對方所承諾的事全數跳票,『皇后世家』所生產的魔法唇蜜,第一批5000支全部被我自己魔法學院內的貴賓搶光光,才發現她根本無力銷售我的產品。第二批5000支,我本想再給對方一次機會,讓她銷售給她的經銷商,但是被她以沒有人手可在美容展場上協助魔法唇蜜的銷售而回絕。」

「此時我就知道我用錯人了,選擇她來幫魔法學院做事完全是個錯誤,所以之後才會有我發布的股東條款,我是故意在群組內公布,凡是股東都必須在學院內每月消費多少金額才能與我合作,我才願意讓利於股東,其實說穿了這就是為她一個人而設的『特殊條款』,因為我已經不想跟她合作了。」

沈嶸說:「我只能說這件事是我太大意引狼入室,相信對方的片面之言,找不對的人進來合作還被抹黑誣陷,我治軍不嚴活該被誣陷爆料,今天我就是想要在這裡澄清與說明,我不但沒有坑殺股東,魔法學院也沒有任何不法之情事,對方因為被我踢出後心生不滿一直想報復,不斷在網路上含沙射影辱罵我,還不斷去『爆料公社』毀謗我的名聲。」

「看我都沒有理會也沒有動作,才會抓狂設計媒體對我做不實的爆料,而媒體居然會聽信對方的片面之言,也認為我就是「坑殺股東的壞蛋」,只能說你們都被她玩弄了,所以為了消除大眾的疑慮,我今天才會特別出來澄清說明。」

沈嶸向《壹週刊》記者拍胸脯保證:「我的一切都可以拿到陽光下檢驗,我為神明做事坦坦蕩蕩,天地為證,我從不騙人也不欠人,若有不法她早就去告我了,日後若有任何媒體對我與股東合作之事有疑慮,都可以親自來找我查證,不需要抹黑誣陷,這種作法實在是太LOW了。」(撰文:娛樂組 圖:水舞演藝)

沈嶸拿出股權回購協議書和唇蜜產品,證明自己所為都可以被公開檢驗。
沈嶸拿出股權回購協議書和唇蜜產品,證明自己所為都可以被公開檢驗。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