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娛樂很有事〉老濕姬自爆夾娃娃 孫安佐一發就中獎【壹特選】

去年10 月初,《壹週刊》接獲一位自稱是米砂好友的讀者爆料表示,米砂在2019年 4 、 5 月時跟朋友說要去動子宮肌瘤手術,朋友覺得怪怪的,追問之下得知驚天大秘密,其實米砂是去夾娃娃,而娃娃的爸是另一個大娃娃 ── 孫安佐。狄鶯得知此傳聞,氣到說:「真的話幹嘛要嗶 ( 消音 )~~ 有種就給我嗶 ~~ ,那不就可以嗶 ~~,有的話我就嗶~~ 」氣勢洶洶,嚇到記者掛電話。

這樣說來,那就是孫安佐沒在美國鬧出人命,反而是在台北闖出人禍囉,而且一發命中?真是這樣嗎? 2019年10 月初,《壹週刊》抱著「務實」心態向米砂求證此事,她坦蕩承認,孩子的爸是孫安佐啦。她堅定說:「那段時間我只跟孫安佐,不然還有誰!」

整個故事版本是這樣的,她第一時間發現自己懷孕,立刻以通訊軟體向孫安佐「報喜」,可想而知對方只淡淡地回「喔」,要她跟助理「報備」一下,因為安佐本人是不方便「接洽」的。對話紀錄簡短明白,語氣像上司對下屬。爆料者納悶說,「為何女兵懷將軍的孩子要跟副官報備?」

後來兩人面對面談,孫說自己沒辦法陪她去(拿孩子),結論還是只能由「副官」(助理)出面。米砂見他如此回應,也不意外,但也沒想跟他助理聯絡,「因為又不是跟他助理生小孩!」

就像電視上常演的劇情那樣,後來米砂獨自處理掉這件事,沒跟孫安佐講,孫也沒再過問,雲淡風輕,如夢似幻,跳完一個人的恰恰。日後一個可能會叫狄鶯阿嬤的孩子就這麼沒了。

以上是2019年10月初結合米砂片段說法和爆料編輯而成的內容,但有些事必須釐清。《壹週刊》向米砂提出見面深入談這件事的要求,請她拿出證據、澄清一些疑點,比如,醫院是哪一家?跟孫安佐到底有過幾聲禮炮?原本米砂說好,一件事又改變她的決定。

米砂當時和孫安佐合體拍片,完全不知會鬧出人命。
米砂當時和孫安佐合體拍片,完全不知會鬧出人命。

2019年10月3日上午,米砂在個人IG發文「995」(救救我),附上聲明說「不要枉死」,《壹週刊》關懷一問之下,得知早先有人到米砂的經紀公司,丟下兩句話「不要亂爆料,注意嘴巴!」,把米砂嚇得半死。

《壹週刊》問到米砂前經紀人「狐狸」,先不管恐嚇事件詳情為何,他反應非常戒慎恐懼,令人感到危機重重。

狐狸就說了:「你不知道XX(指女演員)是外省幫大老的乾女兒嗎?XX(指男演員)的背景你不知道嗎?你有沒有想過事情爆發後,XX(女星)會怎麼對付我們,我不是怕孫安佐,我怕XX(反正男女演員都是XX)」。

最後,〈壹週刊〉再三約訪米砂,她又開始跳恰恰,前後幾次答應了又放鳥。最後她說,會以拍影片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不料恐嚇事件發生,拍片計畫擱置,此後對《壹週刊》承諾的約訪,都不讀不回。

米砂今年5月過後,就鮮少看到兩人合作,據悉兩人只用簡訊聯繫。
米砂今年5月過後,就鮮少看到兩人合作,據悉兩人只用簡訊聯繫。

恐嚇的人是誰?推敲一下,9月米砂曾告知《壹週刊》說,她接到酒後孫鵬打來怒斥她的電話,對方出言兇惡要她離他兒子遠一點。一般人會合理聯想,來公司恐嚇的人很難跟孫家無關。

米砂當時PO出不自殺宣言,深怕自己「被自殺」(圖\翻攝自米砂IG)
米砂當時PO出不自殺宣言,深怕自己「被自殺」(圖\翻攝自米砂IG)

事隔一個月,2019年11月2日晚間米砂在IG上說:「常常想著死了就能解脫,每一天睡覺前我都會想著活著的理由,到底為什麼我只是做自己喜歡的東西,講自己想講的,拍自己想要的照片,卻可以被排擠成這樣。」、「發病了,哈哈…死了就能解脫…」精神狀況令人擔憂。

關於孫姓寶寶是否真的曾經躺在米砂肚子裡?目前只有媽咪說法:

「就是他的種啊!因為那段時間我沒跟別人有關係。」

「而且孫安佐一聽到有孩子,只說『我會叫助理陪妳去。』米砂無奈,說小孩又不是我跟助理生的,老娘自己去就行了。這件事情米砂並未透露給幾個人知道,只想放心裡當永遠的傷痛就好了。

作為一個以性為話題,作品都是「硬屌漫畫」、「濕熱肉體畫」的米砂,本身對性的熱衷網界皆知,可能當時只有孫安佐一個性伴侶嗎?這點,米砂回答很堅定「當時只有他一個,而且只做過一次」。

她問過醫生,想驗胚胎的DNA,但醫生說沒有辦法,所以整件事就在她「自行處理」中默默拿掉孩子。事後孫安佐沒再過問。

米砂疑似憂鬱症爆發,在IG上吐露找不到活著的意義。(圖\翻攝自米砂IG)
米砂疑似憂鬱症爆發,在IG上吐露找不到活著的意義。(圖\翻攝自米砂IG)

《壹週刊》注意到一點,米砂說法前後一致,從沒有「大概是…」、「應該是…」的模糊說詞,說法不變,有其可信度,不過並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例如對話記錄等等。但在把拔說法方面,仍有一點必須提出,孫安佐死咬說自己沒跟米砂交往過,關於這點,孫安佐這個老司機撇清功夫勝過老濕姬啊。

米砂在網路上透露壓力接踵而至,有網友關心問是憂鬱症前兆嗎?她回:「已經有了」回完此留言後,就行蹤成謎,《壹週刊》截稿前未和她聯繫上。

米砂行蹤成謎,又疑似憂鬱症爆發。
米砂行蹤成謎,又疑似憂鬱症爆發。

對自家寶貝的子孫很能力爭上游,狄鶯跟安佐經紀人噴出的第一句話都是「無稽之談」。以下回應原文照錄,才能完整表達阿母的心情──

「有夠無稽之談,還投胎咧,孩子還生下來了咧,孫安佐還生了八個咧,有病,她有毛病啊這個人。不要~~你們不要再胡說八道惹...沒有任何萬一,就是沒有!沒有叫萬一!沒有這件事情!」

「她如果那麼愛安佐,幹嘛去墮胎?她不就懷孕不就更好,就可以扒住孫安佐了,幹嘛去墮胎?無不無聊真的是,少來了啦。我們也不用靠你們紅,她也不用靠什麼爆料講什麼,沒有用啦,沒差,你們愛怎麼講就怎麼講,爆料人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

「有種就把小孩子生下來啊,不就有證據了,又何必用爆料的!孩子就直接就去驗DNA,是誰的啊,就何必爆料,那就變真實的啊,你爆料幹嘛咧,爆料就是假的啊,真的東西幹嘛要爆料呢,真的就直接告訴記者,我當奶奶了,當阿嬤了。」

狄鶯覺得傳聞是無稽之談(圖\翻攝自狄鶯臉書)
狄鶯覺得傳聞是無稽之談(圖\翻攝自狄鶯臉書)

安佐的經紀人──

「這件事情是無稽之談啊,接他經紀之前都有談過聊過,他們就只是一起拍過片,好朋友,她要怎麼講我們沒有辦法控制,你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如果我們還要回應這些真是太無聊的事情。」

米砂與孫安佐、阿乃的三角戀鬧得沸沸揚揚,還爆出米砂為孫安佐夾娃娃,但男方似乎不認帳反應也很冷漠令米砂心灰意冷,主動分手成全阿乃。但孫安佐卻在去年11月份拍影片,承認阿乃就是自己的女友並且狂轟米砂「有精神疾病應該去看醫生吃藥,別讓病情惡化」!沒想到影片才po出沒多久,阿乃就在IG宣告與孫安佐分手,內容也針對米砂:「妳贏了!我們分手了!用一些根本沒發生過的事,炒作到讓我們感情破裂,妳贏了,開心活下去吧!」

夾娃娃事件稍微平靜後,2019年12月8日米砂在IG公開已交往兩個月的新男友,沒想到才公開不到1個月,在今年1月5日就宣佈與男友分手了,說起兩人交往不到3個月分手原因,是男友受不了輿論的壓力,雖然強調兩人是和平分手,但從字面上解讀,米砂對於分手頗有微詞,感情之路仍不順遂。(撰文:陳欽輝   圖片:壹傳媒資料庫、翻攝自網路)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