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國寶跳腳2〉一句話讓王菲入圍歌后 老先覺虧台語歌王走音還拿獎

劉福助去年在金曲獎上一曲《行行出狀元》大放異彩,今年金曲獎透過白冰冰找他當評審,他斷然拒絕,因為太忙了,「我要做自己的專輯,還要去商演,沒空!」

這次最佳台語男歌手獎由流氓阿德獲得,國寶的看法是,「他唱歌我一聽幾個音節,一轉音就走調,這是什麼標準他拿獎?」為入圍6次一無所獲的許富凱抱不平。

「去年台語歌手不只是不OK,是根本不流利;許富凱進6次都落榜,我都覺得他不要再來了,他平常表現就是最好的了。你可以挑出他的歌來聽(流氓阿德)  ,拿來跟許富凱的比比看。」

「我覺得,6次不得獎無所謂,但要有正當的好壞、強弱之分。夠資格的一首聽到完就夠了,唱不好的兩小節就不必再聽了,兩小節都過不了還聽什麼?」

流氓阿德包抱回金曲獎歌王,國寶劉福助有意見。
流氓阿德包抱回金曲獎歌王,國寶劉福助有意見。

許富凱走6次金曲獎紅毯空手而返,劉福助都心疼看不下去了。
許富凱走6次金曲獎紅毯空手而返,劉福助都心疼看不下去了。

對金曲獎評審,國寶「牆裂」批判,「這些評審不懂啦,不成熟的東西,音都轉不過來還能得獎,我聽錄音都不能聽了,上台唱現場還能聽嗎?這評審是請什麼人評嘛!像你請個RAPE歌手,他會先入為主,20歲評60歲,怎麼評?評審制度很早以前就有待導正。」

當過3次評審的劉福助,對評審資格尤其疑惑,「有老師啦、教授啦、經紀人、老闆,他們真的懂歌嗎?不見得吧。」所以,身為國寶、老先覺,劉福助不想浪費時間當評審,不忙也不要去,否則,還要聽幾百首歌、評上百張專輯,太累了。

劉福助寧願唱歌、寫歌,也懶當金曲獎評審。左為張菲。
劉福助寧願唱歌、寫歌,也懶當金曲獎評審。左為張菲。

劉福助當金曲獎評審時是意見領袖。
劉福助當金曲獎評審時是意見領袖。

他舉例說,20多年前他當評審,正好來台錄音的王菲也擔任初審。除了王菲和劉福助,其他18位評審都對王菲的《天空》不入耳,他覺得不容忽視,自顧提出意見「我覺得她唱得很好。」其他評審一聽,深怕是不是自己不專業,乾脆「從善如流」,於是一張一張票進來,把王菲擠進和陳淑樺、蔡琴並列的入圍名單。

最後頒獎夜前的小房間決選,三人伯仲,國寶提出關鍵看法:「陳淑樺這張《夢醒時分》有特色、唱法有張力,王菲這唱腔有外國歌手小紅莓的痕跡,我投陳淑樺!」這次其他6評審再度「從善如流」,獎頒給了陳淑樺。〈撰文:李筱雯 攝影:劉鴻昌、李政龍 圖:壹傳媒資料庫、翻攝自網路〉

更多壹週刊新聞  
●〈國寶跳腳1〉出專輯申補助遭文化部旋轉 劉福助不爽:被當空氣  
●〈國寶跳腳3〉拒金曲獎最佳貢獻獎 劉福助:推薦體制有問題

陳淑樺因劉福助關鍵一句話,登上金曲獎歌后寶座。
陳淑樺因劉福助關鍵一句話,登上金曲獎歌后寶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