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通緝逃夫3〉罹癌婆婆也她養 凌威威:我到底嫁了什麼媽寶【壹點就報】

岳子樓的媽媽,凌威威的婆婆幾年前罹患肺腺癌,今年二月時轉移到腦部,長出兩顆瘤,岳子樓一半時間陪伴媽媽、一半時間陪伴威威,有更正當的理由不去找工作。

凌威威說,老公住在永和她的住家時,由他的親阿姨到新店照顧他母親,每天到家做晚餐、打掃家裡,一天 500 元,這錢由凌威威負責出。買治療化療導致嘔吐感的藥物,以及大小錢,岳子樓都跟凌威威伸手要。凌威威說:「我可以幫忙出錢,畢竟他是我老公媽媽,但他們全家都認為理所當然,而且對我很不好。」

有次威威到婆婆家,把婆婆煮的麻油雞吃光,婆婆和阿姨發現之後非常不悅,指責她怎可吃光光?現代雅士老公像沙雕,完全不介入。後來婆婆進行報復,煮了南瓜雞,說是要給威威吃,「但她煮好了都沒有跟我說喔,等我知道都放到臭掉了,就是寧願放到臭酸也不給我吃。」

凌威威自曝夫家黑歷史,說婆婆對她很不好。
凌威威自曝夫家黑歷史,說婆婆對她很不好。

她說,岳子樓有次說溜嘴,把一件陳年往事說出來,原來他母親是二房,因為家務太重想離開岳家,於是找人到家裡找老公談判,對方卻誤把她親夫殺了,岳子樓就是目擊者。凌威威說,這也解釋了,岳子樓母親逢年過節都不回新竹,因為對老公的死心有愧疚。

關於以上內容,《壹週刊》記者在過去採訪凌威威、岳子樓時也有耳聞,問他殺人犯是母親的外遇對象嗎?他支支吾吾。他承認母親跟父親並沒有登記結婚。也沒有否認父親被殺,還說「刀插在我爸身上,流了很多血」。講完後兩夫妻呵呵笑說「靠!都可以拍電影了!」

凌威威說,會把這一段拿出來講,只是覺得婆家這一家有夠戲劇化。

 

原來,岳子樓也是個有故事的人,都可以拍成電影了。(圖:凌威威提供)
原來,岳子樓也是個有故事的人,都可以拍成電影了。(圖:凌威威提供)

從小失去爸爸的岳子樓對媽媽沒怨懟、沒成長心結,反而很黏媽媽。他說的一件事,凌威威至今想來還是會掉下巴,「有次天氣熱我就脫光光,問老公會不會介意,他竟然說,不會啊,他媽媽都這樣啊!然後抱著我吸吮我的胸部,叫我『小媽媽』。」

岳子樓跟她說,夏天時他媽媽做好香噴噴的飯菜後,因為很熱,客廳又沒裝冷氣,所以常把上衣脫掉,連奶罩也扒掉,就叫兒子來吃飯,岳子樓對著一雙垂奶挾菜吃飯話家常,習以為常,回說「哪裏介意,看得很習慣!」威威把下巴推回去大叫,「天哪!我到底嫁了什麼樣的媽寶!」

當初就是看岳子樓孝順,所以嫁給她,但是,子戀母,母也一心霸佔兒子的心態下,凌威威說「我被當作外來者,婚姻就這麼被犧牲了」。

(撰文、攝影:李筱雯 圖:讀者提供、壹傳媒資料庫)

更多壹週刊新聞

●〈通緝逃夫1〉酒國名花凌威威拜岳飛 找落跑嫩夫恍神露乳
●〈通緝逃夫2〉夫自稱岳飛後代沒祖譜 凌威威慘養軟爛老公
●〈通緝逃夫4〉嫩夫超標有16公分 狼虎之年凌威威嘆:都軟的
●〈通緝逃夫5〉家中堆60袋垃圾 凌威威每天兇老公快去丟

 

凌威威說,逃夫岳子樓是超級媽寶。 (圖:翻攝自謝伊琪臉書)
凌威威說,逃夫岳子樓是超級媽寶。 (圖:翻攝自謝伊琪臉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