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點就報

〈通緝逃夫1〉酒國名花凌威威拜岳飛 找落跑嫩夫恍神露乳【壹點就報】

酒國名花凌威威 ( 前藝名凌葳威 ) 小她 11 歲的老公岳子樓 11 15 日落跑離家,至今下落不明,凌威威痛訴小老公是渣男、垃圾、媽寶、靠她養,拿不出族譜證明還說自己是岳飛後代。跑去報警,拿大聲公要他趕快出來面對殘破的婚姻,趕快把離婚手續辦一辦。

回想去年 7 23 日在晶華酒店辦婚禮時,兩人還甜甜蜜蜜,說交往才幾個月的小老公是三家餐廳的股東,欣賞他很打拼、孝順,就算年紀差很多,她也要嫁。有網友就預測「婚姻過不了一年」,今年 7 月適逢「周年慶」,凌威威在臉書貼文回擊「哈哈!沒被你們料中!」但也才多過了 4 個月,凌威威就鐵了心休夫。

「一段感情就此結束~~啊~~一顆心眼看要荒蕪~~我們的愛若是錯誤,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若,曾真心真意付出就應該滿足 ~~ 啊!多麼痛的領悟,你曾經是我的全部」這是凌威威現在的心情之歌。 16 個月以來看著這對夫妻分合的朋友說「本來就不該結婚的,你就當踩到大便啦!」

結婚好開心,一年多就要離。
結婚好開心,一年多就要離。

可是,難道這場婚姻對岳子樓來說,不也像踩到屎? 不然怎會落跑? 凌威威結婚前還笑嘻嘻說「反正沒結過婚嘛,就結一次看看」,是不是太把婚姻當兒戲,欸,人家公所幫你們蓋章、遷戶口也是要花力氣的。

凌威威說:「誰知道他這麼好吃懶做,是我自己眼瞎,我承認啦!」婚前她就知道岳子樓的工作經歷蒼白得嚇人,卻還是抱僥倖心理賭一把,賠掉兩人的幸福,造成現在的荒唐。

面對老公落跑這道「難以復原的傷痕」,有朋友說「小甜甜(朋友對她的暱稱)你也快50,再有一次姻緣或更好的對象機率相對低,彼此互相珍惜這段緣份,好好經營吧」。但凌威威像當初果斷結婚一樣,果斷要離,到處通緝逃夫出面簽字。



凌威威報警,請警察杯杯幫忙找出落跑尪。(圖:謝伊琪臉書)
凌威威報警,請警察杯杯幫忙找出落跑尪。(圖:謝伊琪臉書)

11 28 日晚間約 6 點,有讀者到行天宮拜拜,看到一壯碩身影向關老爺、岳飛主公認真跪拜,嘴裡喃喃有詞,一看,此豐滿人正是凌威威。她拜完又走到寫家運區,問師姐問題。

《壹週刊》趕到時,她剛忙完與神同行,正走出行天宮,一路低頭神傷走向民權東路麥當勞。據傳她食量向來很大,但她只點了一份正餐。坐在窗邊,茫然看著前方人來人往,神情黯淡。

凌威威到行天宮拜拜,請關老爺幫忙揪出逃夫岳子樓。(圖:讀者提供)
凌威威到行天宮拜拜,請關老爺幫忙揪出逃夫岳子樓。(圖:讀者提供)

凌威威拜關公再拜岳飛,跪拜超久的。(圖:讀者提供)
凌威威拜關公再拜岳飛,跪拜超久的。(圖:讀者提供)

凌威威在寫家運區想請師姐幫忙。看這神情多麼茫然!(圖:讀者提供)
凌威威在寫家運區想請師姐幫忙。看這神情多麼茫然!(圖:讀者提供)

她沒急著開吃,卻突然脫掉身上的毛線衣,脫半天脫不下來,她頭部突然找到突破口時,一雙「富貴圓滿開運球」巨乳連著黑色內衣蹦出,視覺效果很衝擊。當時正是下班時間,希望這驚悚的一幕沒有嚇到路人。

《壹週刊》記者上前,她才突然回神過來。說明自己剛才問關公,為何去年給她聖杯,說可以嫁岳子樓?問岳飛,「到底岳子樓是不是您的後代啦?去年不是說嫁給您的後代會很美滿,結果咧?現在咧?」

令她傻眼的是,去年岳飛說確實有後代岳子樓,今天去問,岳飛突然又不認了。凌威威黯然說:「我的生活真的很多衝擊。」

凌威威拜完關公後去吃麥當勞,明顯胃口不佳。
凌威威拜完關公後去吃麥當勞,明顯胃口不佳。

心情燥熱,凌威威開始脫衣,還好只脫一件。
心情燥熱,凌威威開始脫衣,還好只脫一件。

凌威威蹦乳吃雞,內心哭問「老公你在哪裏,快出來簽字切切切」。
凌威威蹦乳吃雞,內心哭問「老公你在哪裏,快出來簽字切切切」。

她說,從岳子樓落跑將近兩周以來,她已經來煩關公和岳主公幾次,當初兩位都說可以嫁,那怎麼會出錯,造成今日局面?而且對方臉皮超厚躲起來不見面,該怎麼辦?為何她都搏不到杯啦。

她超多委曲要跟神明講的,所以跪拜很久約10幾分鐘,講完後到家運區問師姐,師姐建議她幫逃夫求「元辰」,因為「面部光彩了,才能明辨是非」,知是非就會出來面對。

最近她在臉書一直發文痛罵老公,心想逃夫總會出面把這一切了結,結果不如所願,她氣呼呼說「心情超不爽的,不爽到燥熱,剛覺得很熱就脫衣服了,沒有在發神經啦,不好意思嚇到你們了。」

她咬了一口漢堡,繼續罵老公、說婆婆不是,「我還是叫她媽媽阿姨,沒辦法,她對我超不好的,媽媽兩個字我叫不出口。她之前同意兒子娶我,一定是以為我很有錢,後來她兒子都靠我養,還想利用我幫忙要債,真的很壞心眼。我真是倒楣,結了這個婚,以後紀錄多了一條離婚,太不值得了。」

去年兩人到行天宮拜拜求平安。
去年兩人到行天宮拜拜求平安。

才過一年,凌威威臉書上通緝逃夫出來面對離婚。(圖:翻攝自謝伊琪臉書)
才過一年,凌威威臉書上通緝逃夫出來面對離婚。(圖:翻攝自謝伊琪臉書)

岳子樓在和凌威威交往時,被餐廳大股東拐騙,把新店房子貸二胎、向兩家銀行辦信貸等各方式,害岳子樓背債800萬,這一年多來,凌威威是她的討債工具人,最後剩餘款150萬,怎麼要都要不回。工具人任務失敗,沒錢花的岳子樓人就變了。有天兩人吵架之後他離家,至今未歸。

有人跟凌威威說,其實岳子樓就躲在新店家裏,他不想離婚,只是不想在老婆氣頭上出面,凌威威氣炸「X!俗辣!」中間人勸說「維持婚姻,財務各自獨立,不相衝突就好」,凌威威咆嘯:「我不要垃圾老公,我要離婚!」

她咬牙切齒說,她非離不可,因為不想再過幫老公要債、被婆家忽視欺負的日子,「我以前交往過印尼首富、醫生、牙醫追求我,一家很大醫院的直腸科主任要娶我,現在,好了吧,他們如果聚在一起,我肯定是他們的笑柄。」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啦!(撰文、攝影:李筱雯 圖:讀者提供、壹傳媒資料庫)

更多壹週刊新聞
●〈通緝逃夫2〉夫自稱岳飛後代沒祖譜 凌威威慘養軟爛老公
●〈通緝逃夫3〉罹癌婆婆也她養 凌威威:我到底嫁了什麼媽寶
●〈通緝逃夫4〉嫩夫超標有16公分 狼虎之年凌威威嘆:都軟的
●〈通緝逃夫5〉家中堆60袋垃圾 凌威威每天兇老公快去丟


年輕時的凌威威好多人追,體型和現在也大不同。
年輕時的凌威威好多人追,體型和現在也大不同。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