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寧可分享無聖光套圖 也不想跟女性互動【每天都是世界末日】

塔羅占卜的客群,以女性居多。 傅紀鋼提供
塔羅占卜的客群,以女性居多。 傅紀鋼提供

傅紀鋼

從事塔羅占卜有段時間,近千次的算牌,跟超過200位的客人互動,大概可以抓出某種規律。季節轉換時人心容易浮動;大環境改變,客人煩惱的問題也會改變。不變的是焦慮與煩惱,沒事因為好玩或無聊,跑來占卜的人占極少數,絕大部分是心裡有事過不去,才來的。

絕大部分客人都不認識。客人性別7成是女性。女性問愛情佔8成以上。男性問工作事業家庭,比例較高。問抽象問題,例如人生、自我完成、身心靈狀態的,是極少數。女客人的顏質普遍很高,這也讓我常被人靠北,為何總是幫美女算牌。其實是顏質高的女性,比較容易發生被追求而產生的感情問題而已。

最近雖然政府不斷說經濟好轉,但來算牌的客人從問愛情,轉變為問工作或職涯發展,不分男女,已經超過一半以上都在問工作。而不約而同的,問事業工作的人,都想著要創業或跳槽,或辭職念書,全都是有選擇的人。沒有幾個是事業來問方向的。這一方面跟算牌需要付費有關,真的走投無路或失業缺錢而焦慮的人,也不會來算。

但這些中產階級的焦慮,卻不約而同的反映在一個要點上:錢不夠。

常常客人會說明自己的職涯困境,聽起來全都是工作穩定,衣食無虞的人。但他們總覺得錢不夠用。因為物價其實狂漲(但政府從來不表意見),買房買車的門檻越來越高,莫名的支出也提高,但是薪水都不漲,所以問升遷或轉職的人一大堆。

這是資本主義全球化市場下的結果,也沒什麼好辯的。但我注意到一個問題,是過去比較沒發生過的。

近期來算戀愛的女性,有別於之前總是問「關係」、「感覺」、「合不合」、「失戀分手」等,單純的情感困擾,現在問的都是「經濟」、「未來」、「穩定」、「對方上不上進」等現實問題。明明感情也沒生變,卻滿是憂慮。雖然客人總是會說,對方真不真心比較重要,錢不是問題,但聽起來大多為男友「安於現狀」、「不思進取」,而感到憂心。

有「鈔票花」的男人,讓女性在愛情中更有安全感? 資料畫面
有「鈔票花」的男人,讓女性在愛情中更有安全感? 資料畫面

然後那些男友們,大都有中產階級以上的穩定工作、或還在讀書,不然就是小有成績,只是名望地位不夠的專業人士,各種條件屌打一般領基層本薪資的勞工。我有時忍不住會回說,某某產業薪水就這樣,你是要他領歐美薪水逆?但女客人總是覺得,如果男友更上進一點,才能一起打造「美好生活」。我聽了也只能猛翻白眼。

平常聽單身、有伴,或已婚的男性友人靠北,明明自己很努力工作,收入、職位也都不錯,就是月薪沒有6位數字,然後就被心儀的對象、女友、老婆施加壓力。明明追求對象或另一半也有一定收入,雙方社經地位對等,但女方就是會嫌棄,弄得自己壓力很大。這都還沒算父母親友整天的冷嘲熱諷,整個讓他們壓力爆大。

台灣是儒教社會,雖然社會追求兩性平權,但文化上就是要男人負起更多責任。責任要到什麼程度?不同背景、階層的人標準不同,但男方一定要比女方有錢有地位有能力。而他們總在靠北,越是講究女權的女性,要求他們越多。他們有的寧願單身,或乾脆放棄跟另一半溝通,沉迷於自己的小確幸。多半是在社群媒體上,整天論戰或是打電動、手遊。以玩電子娛樂為最大宗。

有個單身男性友人,整天看中國名模的「無聖光」露三點照,時不時會分享。他自己不管外貌或社經條件都極佳,卻不太跟女性互動。問他幹嘛如此。他說,每個「國模」都是千挑百選的絕代佳人,雖然台灣很多女生條件也不輸她們,但每次只要約會互動,就只有壓力,還不如看看照片就好,省得麻煩。

問他是什麼壓力。說的都是上面女客人們的情緒勒索與壓力。朋友說:「有媽媽在家碎唸就夠了,實在是不想再自找麻煩。」

話雖如此,但我也不覺得是台灣女性要求過多,純粹只是台灣勞工的勞務報酬,與付出的完全不成正比而已。交女友或娶妻生子,對許多男性來說,還不如把錢拿去買大尺度套圖或捐獻給直播主,心裡得到的滿足還更大咧。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