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樸實無華且枯燥的記者們【壹週隨筆】

即使認真做採訪工作,都會被人操弄對記者及媒體的偏見,而使得報導的真相失焦
即使認真做採訪工作,都會被人操弄對記者及媒體的偏見,而使得報導的真相失焦

@穿雲箭

「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這幾年最常見到嘲諷記者、媒體的流行語,就是這一句。

的確,有很多記者、媒體出糗、涉弊,各種毫無專業可言的離譜表現,讓網路上多的是這種「笑話大全」,看了實在令人覺得可笑又可恥。

而在網路時代,知識檢證、事實查核的速度變得極其快速,新聞報導一出,立刻就被檢討正負評,讓記者的專業性更受到嚴格的檢視。

於是,當「記者」工作常被一些統計列名什麼「最沒前景」、「最不想當」的職業前十名;而媒體產業又被數位浪潮衝擊得只能搶抱一點點生存浮木載浮載沈,許許多多負面的看法就更讓社會對記者、對媒體,充滿鄙夷的眼神。

其實,每個行業中都有無良、惡質、不專業的份子,不過,對記者及媒體這種從負面的既視感所不斷形成及強化的社會偏見,概括性地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對許多認真、專業的新聞工作者,相當不公平。

本刊在日前揭發韓國瑜豪宅案,韓陣營在記者會上不斷胡扯有「國家機器」介入,最後被本刊記者回以資料在監察院財產公報及國家圖書館都可查到,狠狠打臉一番,就是一例。

因為政客其實就是想運用社會上廣泛對記者瞧不起的這種偏見,遂行他們糢糊焦點的政治操作。

最近,澳洲媒體揭發王立強的共諜案,又有政客立刻說這是有人要拿澳洲排名很後面的這些小媒體「小牙籤」來戳他,也有人根本不看報導內容,就先說是這些澳洲媒體及紐約時報集體被騙。

事實上,間諜案並不容易查證,媒體當然也有可能被騙,但如果仔細去看澳洲媒體對共諜案的報導原文中,關於他們也有的懷疑及求證過程,有多少事實說多少話,就知道這些政客及批評者,其實也只是想利用社會對記者及媒體的偏見,讓自己的惡意污衊取得合理性。

即使認真做採訪工作,都會被人操弄對記者及媒體的偏見,而使得報導的真相失焦,對於那些在香港五個多月反送中抗爭,在槍林彈雨及各種暴力中捨命採訪的記者來說,就更是慘烈。

他們除了在報導之前的採訪上,必須面對街上無止盡的實體催淚彈,糢糊視線;還得面對報導之後,各種被人操弄出來的「輿論催淚彈」,糢糊真相。

這樣的時代當記者,做媒體新聞工作,看來確實不容易。不過,我們卻仍看到身邊許多人不畏譏諷地投入,焚膏繼晷把自己操得比國家機器還厲害地查證、對比資料;在衝突危險的新聞現場衝到最前線守到最後走……那些小時很會讀書的人,或是那些掌權的、有錢的,長大也未必當得了,這麼「樸實無華且枯燥」的記者。

在衝突危險的新聞現場衝到最前線,守到最後走……
在衝突危險的新聞現場衝到最前線,守到最後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