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黑金叛徒》▏黑手黨老大轉汙點證人 瓦解被毒壞的黑幫帝國【壹週影評】

文|王志成(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碩士。曾任台灣版《首映》雜誌總編輯,現為自由編導、影評人)

圖片:可樂電影

馬可貝洛丘在上個世紀的60、70年代就已經成名,國際影展常客,跟拍《末代皇帝》的貝托路西是同一個世代的導演,但是創作力旺盛,80歲高齡還拍出《黑金叛徒》這種黑幫史詩企圖的作品,讓人相當驚訝。

不像史柯西斯拍黑幫電影有跡可循,馬可貝洛丘的創作脈絡,不在於打打殺殺,更著眼在故事背後的政治訊息,這樣看《黑金叛徒》也就不算出格了。

《黑金叛徒》劇照。
《黑金叛徒》劇照。

以70–80年代間,意大利黑手黨的家族恩怨仇殺、帶出男主角當污點證人,供出300多名黑手黨首要份子,形同瓦解整個黑手黨組織的過程。導演用一種時不我予的旁觀角度,刻畫了一個黑道盛世的解體大事記。

男主角把自己定義為「君子」,嚴守盜亦有道的行規,不濫殺無辜、重諾守信,好色無妨,錢賺夠了只想金盆洗手,但是造成黑道內鬨火拼的觸媒是毒品帶來的龐大利潤,而在男主角跟法官對談的證詞裡,卻更進一步去分析,有人愛錢、有人愛權,任何一個人失衡,都可以牽連成全面戰爭。

《黑金叛徒》劇照。
《黑金叛徒》劇照。

《教父》式的一連串暗殺、伏擊在本片中都拍得缺乏張力跟懸疑,這種冷血火拼跟視覺帶來的心理暴力,真的不算馬可貝洛丘的強項,配樂方式更是像極60、70年代的風格。

馬可貝洛丘感興趣的是世代差異、價值觀的轉換,才是黑手黨最終被解體的主要原因。有錢就有權、有權就可以上通政界、甚至宗教界。

《黑金叛徒》劇照。
《黑金叛徒》劇照。

在巴勒摩黑手黨建構的王國裡,跟古代的帝國、當代的極權政權沒有兩樣,都是靠著行禮如儀的恐怖平衡在維繫,那些敵對家族間的「和平會議」、那些所有親友都會出席的受洗禮、婚禮、葬禮方便了設定行刺對象跟標靶。

片中把男主角初入黑道的一樁殺人任務分成好幾段述說:將被殺的人抱著剛出生的孩子當護身符,男主角下不了手。一直到那個人的孩子成年結婚,男主角才完成任務。這個動人的小故事,詮釋了片中多重的核心意義:「黑手黨很有耐心」這句對白,既是有仇必報、也是冤冤相報永遠不解。

《黑金叛徒》劇照。
《黑金叛徒》劇照。

在殺手跟被殺者之間,有著共同信仰遵守的行規,但是這種可貴的價值觀,卻因為毒品而崩潰,讓整個舊有秩序和黑道帝國瓦解,男主角親手終結這個自己一生捍衛的集團。

在努力豐富主角的人性層次的同時,片中出現多場超現實的夢境,用以詮釋主角的情意結,這種心理分析的蒙太奇,最足以反映那個60年代深受佛洛伊德心理分析的電影潮流,馬可貝洛丘拍得賣力,但是《黑金叛徒》真的很過時。

《黑金叛徒》劇照。
《黑金叛徒》劇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