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打扮出槌 辣姐被當雞【花樣男女】

 「國中的時候,我就經常被路人問:『妹妹,妳有沒有在援交?』把我嚇個半死,立刻緊抱書包,飛奔衝回家。幸好那些人都沒跟來。」說起話來還頗開放的妃妮(化名),身穿超短開洞熱褲、露背小洋裝,裝扮清涼卻不性感,看起來的確有點「風塵味」。

爛男吸鐵 快閃最妥當

「話不能這樣說啦,我穿運動服也照樣被搭訕啊!」光是這個月,妃妮就遇上好幾次。「上禮拜,我坐在7-11門口抽菸,有個男的走到我面前,直接問:『妳有做嗎?』ㄟ~我連妝都沒畫耶!」最誇張的還在後頭。跟妃妮碰面那天,她在路上遇到一名二十來歲的男騎士,對方用機車堵她,接著開口說:「小姐,缺錢嗎?上來前座,我給妳三千。」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妃妮不予理會,keep walking。

辣姊妃妮(化名)內心十分狂野,嘴巴說配合自拍是為了滿足男友的需求實際上她也頗愛這一味,常常拍到忘我,姿態更是撩人。
辣姊妃妮(化名)內心十分狂野,嘴巴說配合自拍是為了滿足男友的需求實際上她也頗愛這一味,常常拍到忘我,姿態更是撩人。

「那男的不死心,一直跟一直跟,邊騎邊喊:『加到五千怎樣?』、『乾脆點,六千啦!』路人盯著我們猛看,以為是情侶吵架。之後他來來回回好幾遍,直到第五趟才死心,有夠瞎的。」妃妮的語氣雖有些抱怨,卻難掩得意神情,似乎自己能被這麼多男性青睞,是件驕傲的事。「有些朋友還建議我去東區晃晃,搞不好能搭上什麼貴公子、多金男,呵呵呵~」

被誤認是酒店小姐、應召女郎、站壁ㄟ(妓女)就算了,妃妮更是色狼眼中最適合下手的對象。搭公車被毆吉桑摸屁股、坐捷運遭西裝男「棒頂」、走在大馬路有不良少年對她吹口哨、出言輕佻、連在暗處都能遇到露鳥俠、手槍客。當下都怎麼面對?她一派輕鬆地回答說:「跟遇到搭訕男時一樣,能閃多遠就閃多遠。喊救命、罵人又沒用,萬一把他們惹毛,只會讓自己更危險!」

妃妮念專科時是舞蹈社成員,會跳很多種民俗舞,還曾經出國表演。
妃妮念專科時是舞蹈社成員,會跳很多種民俗舞,還曾經出國表演。

配合度超高的妃妮,試過最變態的性遊戲非火燒陰毛莫屬。
配合度超高的妃妮,試過最變態的性遊戲非火燒陰毛莫屬。

予取予求 天生是色女

「認命觀」同樣反映在妃妮的感情世界裡,尤其在性事方面,無論男友、多夜情對象,幾乎都有求必應,配合度相當高。「男生好像都很愛從後面來(指肛門),痛是其次,抹凡士林就好了,可是那種『剉賽』的FU,超難受的。」「更恐怖的是,假如男生那邊沾到便便又改從前面(指陰道),用骯髒、噁爛都不足以形容。」妃妮曾經因為這樣被感染發炎,但儘管如此,她從未拒絕過。

「第七任男友怪癖最多,有次突然拿出打火機燒我毛毛,還說焦味會讓他很high,靠!他怎麼不燒自己的。」燒毛男還將兩人性愛過程錄下,做成自拍A片,聲稱打手槍時要用。不擔心影片外流嗎?妃妮告訴記者:「他說沒拍臉,為了讓我放心,事後有給我看,但好像沒有全部放…。」

妃妮身材瘦小,太暴露的衣服反而讓她變得更有風塵味,難怪經常被誤認是應召女郎。
妃妮身材瘦小,太暴露的衣服反而讓她變得更有風塵味,難怪經常被誤認是應召女郎。

個性隨和又很輕易相信別人的妃妮,仍有自己的底線。「有些男生的手超不安分,隨時可以東摸西摳,最讓我忍受不了的,就是吃飯的時後,摸一摸就想要,還要求女上男下,拜託!我平常就不喜歡這種體位,肚子撐不打緊,動起來又累又不舒服,更讓我大感厭惡,除非換成男上女下,不然寧可拒做。」

講得義憤填膺,不過是體位上一丁點的堅持,絲毫感受不到妃妮的強勢,反而令人懷疑她是不是也很尬意重口味?「我在性方面算早熟吧,小學就懂得拿蓮蓬頭沖下體、用手指頂洞口。而且我很敏感,只要有男生貼近,水就馬上變多。」沒有正面回應,但從答案中隱約感受得出她應該是名色女郎。

體型超瘦的妃妮說自己沒啥料,若真要找出身材優勢,纖細雙腿勉強符合。
體型超瘦的妃妮說自己沒啥料,若真要找出身材優勢,纖細雙腿勉強符合。

來電首選 男友不間斷

說歸說,妃妮不忘跟記者澄清,她不是會亂來的女生,也不會隨便跟男生上床。「我很在意來電的感覺,假如第一眼沒FU,就不可能有發展。」妃妮有套很妙的交友理論,如果對方是自己喜歡的型又有強烈的感覺,一定可以成為男女朋友;假如型合但電力不足、或是發現對方有自己無法接受的缺點,像愛講髒話、不愛乾淨,就只能成為短暫戀人或多夜情。

妃妮覺得真槍實彈的性愛雖然很棒,可是跟用蓮蓬頭沖擊相比,後者還是比較爽。
妃妮覺得真槍實彈的性愛雖然很棒,可是跟用蓮蓬頭沖擊相比,後者還是比較爽。

性觀念早熟,妃妮直到高中才有戀愛經驗,截至目前為止,總共交過十個男友、五名性伴,其中只有三人是她承認愛過的正牌男友。「我跟五號男算是二見鍾情,交往前有過一面之緣,隔年再見到他,熊熊被電到,直到成為男女朋友,才想到他有老婆。」

記者能夠體諒妃妮是為了讓自己的小三身分合理化,說出如此離譜的藉口。可惜能掰不代表夠犀利,五號男口口聲聲說要帶她遠走高飛,幾個月後卻和老婆移民國外。「六號男長得跟我高中暗戀對象很像,倒追他一個多月,終於在一起,中間分分合合,撐了將近六年。」沒記取教訓,六號男分手的理由更荒謬,先說要到外島當兵,又說前女友願意花錢復合,等到妃妮放手,六號男又回頭勾勾纏,說不用當兵了,兩人到現在依舊剪不斷、理還亂。另一個認真愛過的人,據稱是名大帥哥,跟妃妮是同事,交往一個月,男方便以想專心拼事業為由,跟她say good bye。

妃妮不喜歡固定性質的工作,換過的頭路比她交過的男友還要多。
妃妮不喜歡固定性質的工作,換過的頭路比她交過的男友還要多。

想要人管 由性產生愛

反覆「受騙」,導致妃妮相當渴望且需要愛情,可是她跟其它男友、性伴相處的時間都很短暫,最快七天,最久不超過半年,而且每段感情之間幾乎沒有空窗期,很多時間都相互重疊,甚至有前後任是朋友關係,令人不禁好奇,頻換男友的妃妮,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一起過的男生,每個都覺得我是那種不喜歡被管的人,所以對我都很放任,有的甚至放任到完全不管的地步。」妃妮很無奈地跟記者表示,她想要的很簡單,一天一通電話、基本的寒暄問候、聊聊男友的工作、家庭。妃妮承認,她對多任男友都不怎麼瞭解,有的連從事什麼工作都不曉得,單憑感覺就交往,結果不就是如此!

「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有的性經驗豐富,很會製造氣氛又懂得情趣,光前戲就可以弄很久;有的做起來很勇猛,讓我高潮不斷,至於現在這個,他可是歷任男友中size最大的!」舉這麼多例子,性愛的FU才是真正在意的事吧。

「沒有啦!我想要的是安全感,喜歡緊緊相擁比做愛來得多很多,只是我的反應太強烈,水又爆多,讓他們覺得我很愛做又很色。」相由心生,敏感體質雖說是天生的,但重視性生活品質與從小就懂得DIY的天性,讓悶騷的妃妮無時無刻散發出色色的費洛蒙,加上裝扮粉味太重,會被誤認在做八大行業,也就在所難免嘍!

缺乏安全感的妃妮,很享受緊緊相擁、甜蜜溫馨的FU,熱愛程度遠超過性愛高潮。
缺乏安全感的妃妮,很享受緊緊相擁、甜蜜溫馨的FU,熱愛程度遠超過性愛高潮。

壹週刊B549

■撰文:何佑倫 ■攝影:王志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