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魚夫不惑之年 婚外偷情【壹週解密】

台灣壹週刊自18年前創刊以來,踢爆過不少名人,報導過許多勁爆內幕,這幕後有許多精彩的故事,即日起每週三為讀者一一解密。

十多年前,曾紅極一時的政治漫畫家及節目主持人魚夫,過去,常用孔子所說的「四十而不惑」形容自己的感情生活。

他說自己是「老婆如何誘惑,都不為之所惑」,不過,本刊直擊發現,魚夫也許不惑於老婆,卻很可能仍惑於婚外女子。

摩的(MOD)餐坊吧台邊,魚夫摟著董文汾的脖子調情。
摩的(MOD)餐坊吧台邊,魚夫摟著董文汾的脖子調情。

2002年四月,魚夫下班離開中天電視台,搭上計程車在明耀百貨後面的一家「度小月擔仔麵」享受他最喜歡的台灣味,吃完之後,他一個人慢慢踱步到附近巷子裡的「摩的(MOD)餐坊」。

在「摩的餐坊」的吧台邊上,一位身著套裝盤起長髮的都會女子,正等候著魚夫的到來。她是董文汾。


魚夫一進餐廳,就在董文汾身邊的高腳椅上坐了下來,點了酒,十分熟識地聊了起來。

兩個人酒酣耳熱之餘,魚夫對她一下摟摟腰,一下搭搭肩,一下又撫摸著頸項,平常每個夜晚在電視螢光幕前,嘲諷時事論政兇猛的魚夫,在這個小酒吧吧台邊上,瞬間變成了一個溫厚的中年情人。

十一點左右,兩人一起離開了「摩的餐坊」,董文汾先是挽著魚夫的手,慢慢的在暗巷裡走著,兩人又十指緊扣走了一小段路。最後,魚夫才在仁愛路上攔了一輛計程車回家,而董文汾則兀自走回附近公寓裡。

漁夫「準時」結束了婚外幽會,離開餐廳。
漁夫「準時」結束了婚外幽會,離開餐廳。

過了四天,四月二十二日晚上九點,男女主角又出現在同樣的餐廳。不過,魚夫他毫不在乎其他酒客的眼光,就在吧台親吻著董文汾的臉頰,然後一面喝著啤酒一面在董文汾的耳際低語,也不時有著肢體的碰觸。

漁夫坐在董文汾身邊,時而親吻曾女,兩人開心談情。
漁夫坐在董文汾身邊,時而親吻曾女,兩人開心談情。

離開餐廳,兩人十指緊扣漫步。

解密ㄧ:魚夫花心多情?

民國八十七年八月,一個廣告交換的活動,讓三立和東森的台內人員組團去帛琉玩,在三立擔任總監的魚夫,就帶了一位據他說是三立執行製作的「美眉」參加。三立的同事原本還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想要避開,可是魚夫卻主動帶著這位「美眉」和大家大剌剌的打招呼,讓早知道他已結婚的同事都覺得「膽子實在太大了」。

 

解密二 家境影響私領域開放?


魚夫的祖父曾經開過一家「新桂芳酒家」,在這樣的成長背景下,據傳,魚夫對於私領域的男女關係方面,也並不那麼在意。
他喜歡開一些性方面的玩笑。像是他在三立當總監時,有些人寫信給他,他會故意唸成「魚總監(姦)夫」;或是,他老婆要他吃別人送的威而剛,他會說,出現效果的是「上面那個頭」,而不是「下面那個頭」,他曾提出一個男女關係的原則就是︱「要亂搞可以,不要搞亂就好了!」

送魚夫搭計程車回家後,董文汾一個人回到家中。
送魚夫搭計程車回家後,董文汾一個人回到家中。

對於本刊拍到的親密照片,當年魚夫與董文汾也都各自表述,堅定清白立場。

 

魚夫的立即反應是,「無聊啦!要拍就拍吧!你們就去登啊!」「我跟很多人都很親密啊,你不要搞錯對象就好了。」記者提及董文汾,魚夫說,「我不知道!呵呵!」(暗笑兩聲)他反問:「我還有新聞價值嗎?我年老色衰了」。外傳,他們夫妻的關係曾因董文汾而緊張,他說,「我們的關係正常啦!呵呵!」

對於十八和二十二日晚上有沒有和魚夫約會?董文汾推說,「我前一陣子陪媽媽到南部,詳細的日期不太記得。」她說,「說不認識魚夫是騙人的,以前在三立工作,魚夫擔任總監,請吃飯都是整個team一起,從來沒有單獨和魚夫吃飯,這種傳說很莫名其妙。」

 

但是照片記錄了事實。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