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假面公主2〉身體最誠實 抓包她偷懶竟是看這裡【壹特報】

「妳知道第一次見面的人都會問我什麼嗎?」「妳長得好不像做這一行的哦!」她模仿起與人對話的表情維妙維肖,瞪大眼睛、嘴巴誇張地圈成O型,「要長怎麼樣呢?」對方說起腦海中的特化師:「應該帶點狼狽、灰頭土臉吧!」。眼前的程薇穎就愛顛覆,她保持亮麗體面、做起造型美甲,自帶風格吸人眼球。

程薇穎熱愛電影主題的美甲造型,「小丑」是她近期的心頭好。
程薇穎熱愛電影主題的美甲造型,「小丑」是她近期的心頭好。

工作室內,程薇穎忙著操作空壓機噴漆上色,她穿著素白T恤,毫不在意顏料可能沾上身,我發現她手背留有藍色殘膠、精心造型的紅白相間指甲,主題竟是恐怖片主角!程薇穎俏皮地抖抖大拇指,「恐怖之王」史蒂芬金小說改編的電影《牠:第二章》,小丑潘尼懷斯(Pennywise)咧開大嘴,對我露出血腥笑容,程薇穎像故意被發現的小朋友,口氣帶點得意:「這是我最近做的喔!」

「做美甲不會不方便嗎?」我問。程薇穎說,「我的指甲常常卡進五顏六色的顏料和膠水」,以前慌亂中沒空擦指甲油,即使擦了,也常被有機溶劑、丙酮、酒精融掉。

「到劇組裡工作,面對導演、演員,妳會很想把手藏起來,因為很髒!大家都注意到全部都是顏料卡在手上面。」特化師職責就是無中生有,像仙女拿著魔術棒一般,一揮,就將眼前演員「打掉重練」。但這雙經常在演員臉上摩挲的手,卻讓人聯想到油漆工。

「對外,至少維持整齊乾淨基本禮貌。」追求效率的她決定做起美甲,表達對合作對象的尊重,她指定黑、藍基本款,弄髒也不易發現,但美甲師越弄越意興闌珊,她靈機一動,不如添點趣味,竟玩出興致,指甲成了她的伸展台。

「例如前陣子電影《波西米亞狂想曲》上映,就做了皇后合唱團。工作雖然忙得團團轉,看到自己指甲很漂亮,也覺得心情蠻好的。」近期則是小丑、骷髏常繞指間,隨便一伸手,不吸睛都難!「大家都說,只有我敢做這種主題吧!」心底小虛榮瞬間滿足。

她的工作形態特殊,指尖的歌手、小丑、骷髏,免不了發生意外,輕者毀容重則斷頭,這時程薇穎就得撐著斷掉的指甲,找美甲師求救。日子久了,美甲師竟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見她上門便好奇興奮,「下一秒就從裡頭勾出液態乳膠、或是各種奇形怪狀的原料,還好奇這些是做什麼用的。」「妳知道嗎?知道我有沒有認真工作的,不是我爸媽也不是客戶,其實是我的美甲師。」

(撰文:蕭惟珊 攝影:陳思明)

秀出雙手電影《牠:第二章》的主題指甲,程薇穎手上隱約可見藍色殘膠。 蕭惟珊攝
秀出雙手電影《牠:第二章》的主題指甲,程薇穎手上隱約可見藍色殘膠。 蕭惟珊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