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臥底調查1〉記者化身外送員辛酸告白 APP奪命嗶嗶聲最嚇人【壹特報】

編按:台灣知名美食外送平台在五天內發生三起死亡車禍,外送員的安全引發各界關注,勞動部也針對外送員的勞動權益和職場風險進行檢討。《壹週刊》在3個月前,就曾派記者化身外送員臥底調查,實際體會外送員的辛酸甘苦。以下文字,由記者以第一人稱角度撰寫。

我是在7月24日到9月2日這段期間,到foodpanda臥底當外送員,從第一天參加說明會領取裝備開始,就感受到業者冷漠且機械化的管理方式,新人剛入行有問題想問也沒人肯教你,只會叫你自己看牆上的說明找答案。

上班後,也很少說到話,在那裡彷彿無聲世界般,和業者溝通全都透過app打字聯絡,只有在取餐、送餐,或遇到其他外送員時,才會講到話。直到後來加入同區外送員的LINE群組,彼此分享資訊後,才開始感受到一點人情味。

Foodpanda外送員的加入門檻極低,但說明會工作人員卻冷冰冰,要問問題會請你自己去牆上看說明找答案。(圖:壹週刊)
Foodpanda外送員的加入門檻極低,但說明會工作人員卻冷冰冰,要問問題會請你自己去牆上看說明找答案。(圖:壹週刊)

我每次上線平均約4小時,最多能接到17張單,最慘的時候只有6張單。每張單從接單、取餐到送餐,都規定要在30分鐘內完成,過程中若稍有延誤,app就會不斷發出急促的嗶嗶聲,客服會一直傳訊問還要多久才能接單或取餐。

我曾在颱風天前夕,因店家生意太好延誤餐點,在等餐過程的30分鐘內,就接到超過10次的催促嗶嗶聲。每次那奪命嗶嗶聲響起,就會搞得大家手忙腳亂,經常可以看到外送員停在路邊回簡訊,有些人甚至乾脆邊騎車邊回訊。

為了搶時間,有些外送員也常會闖紅燈右轉,或是超速鑽小巷、鑽車陣,因此常會在群組上看到有人被開罰單或出車禍。群組上大家也常分享哪裡有警察,其他人經過就會特別小心,但有些人為了搶快,又怕被開單,就會用牽車闖紅燈右轉後再騎車的方式來因應。

在接單和取餐的過程中若稍有延誤,手機app就會不斷發出急促的嗶嗶聲,客服會一直傳訊問還要多久才能接單或取餐。(圖:壹週刊)
在接單和取餐的過程中若稍有延誤,手機app就會不斷發出急促的嗶嗶聲,客服會一直傳訊問還要多久才能接單或取餐。(圖:壹週刊)

外送員的工作真的很辛苦又危險,但業者卻沒有提供勞健保,也沒有加保意外險,外送員只能靠自己加保解決。外送員經常得忍受日曬雨淋,送餐時還要爬樓梯、找地址,憋尿更是家常便飯,尤其若是遇到用餐巔峰期,常會忙到連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

我親身體驗後覺得,外送員就像是在無聲世界工作的孤兒般,面對冷冰冰的手機螢幕不斷傳來的各種指令,沒人情味又沒保障,但最可怕的還是那個奪命嗶嗶聲,直到現在,只要聽到類似聲音,我仍會不經意地想起當時的驚慌失措。(撰文:調查組)

更多壹週刊報導

●〈臥底調查2〉foodpanda送餐員月入十萬? 要爆肝送千件難如登天

●〈臥底調查3〉手機沒訊號漏接送餐訂單 放蛇記者罰休30分鐘沒錢賺

●〈臥底調查4〉Ubereats鬧罷工 foodpanda騷擾女客 外送平台爭議多

外送員就像是在無聲世界工作的孤兒般,不管遇到何種狀況,和業者溝通全都只能透過app打字聯絡。(圖:壹週刊)
外送員就像是在無聲世界工作的孤兒般,不管遇到何種狀況,和業者溝通全都只能透過app打字聯絡。(圖:壹週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