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要求人家女兒的子宮」 反墮胎公投的合理性?【每天都是世界末日】

透過超音波檢查出胎兒有先天疾病時,通常懷孕已超過8週。 資料畫面
透過超音波檢查出胎兒有先天疾病時,通常懷孕已超過8週。 資料畫面

傅紀鋼

由「Shofar轉化社區聯盟」理事長彭迦智帶頭發起的「心跳法案」公投,主張限制人工流產於懷孕8週內施行,並於8月30日完成第一階段「公投連署」送交中選會。中選會9月24日審議後,認為提案有舉行聽證之必要。

雖然條文還沒經過審議,具體廢止項目尚未明朗。但以該聯盟的主張,胎兒在6至8周開始有心跳,目標是修法「懷孕8周後禁止墮胎」。目前法規則是限制24周後禁止墮胎。該聯盟認為優生保健法的規定不符合現在的時空背景,為避免國家人力下滑,故推動此公投案。他們還進一步指出,女性只要發生性行為、月經有延遲1周以上時,應該買驗孕棒立即檢測,就能在4周之內得知是否懷孕,強調「心跳法案」不會影響婦女權益。

此公投案一出,全國女性為之譁然,認為此案充滿了(基督教)的宗教色彩,而且也藐視女性的墮胎權。專業的醫護人士,也紛紛跳出來反對。台大醫院醫師姜冠宇認為,人工流產訂24週內施行,是考量母親的需求與生命安全,而非針對胎兒。若想改善少子化,應從國家育嬰政策著手,「比要求人家女兒的子宮要有用得多」。

而許多網友也從「婦產實務」提出質疑,胎兒的先天疾病,往往得8週後確診,若以是宗教角度來維護生命權,那生出有缺陷的小孩,只會造成家庭與社會負擔。更多女性,則是強調女性身體的自主權。而社會問題上,許多因為合理懷孕外的狀況,例如強暴、亂倫、或是未成年懷孕,若強制反墮胎,只會造成更多懷孕女性的悲劇。

至於「Shofar轉化社區聯盟」當然就是以最光明正大的「生命權」,反對墮胎。閃族一神教在風土人文的歷史因素下,相當重視人的價值。回教的古蘭經,一樣反對墮胎,並有「懷孕120天,胎兒即靈魂入體」的看法。如果說生命權是人權中最重要的一環,反對墮胎的道德正當性,其實勝過質疑的立場。

放在台灣社會,這些正反意見牽涉到的關鍵,又是什麼?

婦女與宗教團體反對墮胎的聲浪,多年來沒有停過。 資料畫面
婦女與宗教團體反對墮胎的聲浪,多年來沒有停過。 資料畫面

台灣傳統文化是儒教思想,儒教自然是尊重生命,但骨子裡更重視「五倫」。也就是自然力量高過於「權威」,而權威教條高過於個人。墮胎這件事在儒教的觀念並未強制禁止,也就是說它的道德論述取決在幾千年來的教統,跟現代社會中掌權者的意志。而在過去,胎兒的價值相當低,它僅符合「仁」的概念。而中國飢荒時期,易子而食,已是歷史常態。因為只有道統跟「父」的存在,才有兒子的存在。子女低於父親,而女人地位低於男性,什麼女性自主權根本不會被考慮,在儒教思想中,個人的自由也是被貶低的,這構成東方文化的根本。

在現代社會中,由於現代法治均來自西方,以台灣民主法制來說,自是以公理正義與人權為基本概念(當然創建於20世紀的諸多法案裡面,仍有殘舊的古法部分,特別是民法)。所以女性權益受到重視,個人自由被尊重,這是此次的輿論反彈的根本。

而儒教與現代法制觀念的交相影響下,由於1985年訂定的優生保健法24週墮胎行之已久,一直都沒有引發社會衝突,在人民崇尚權威的儒教奴性下,自然是沒有改變的想法。而反墮胎的箝制女性自主權,與衍生的現實問題,當然就更激起民怨。此法除了滿足佔台灣10%不到的閃族一神教徒外,社會大眾是反彈多過於肯定,應該是推動不過。

至於生命權的部分,不客氣來說,台灣人普遍不在乎別人的死活。根深蒂固的儒教觀念,更是把人當成天地君親師的附屬物,拿生命權來講,對台灣人一點效果也沒有。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