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兩個女人戰事頻傳 公主讓吳東進好難為【富豪列傳吳東進5】

想知道富豪的成功之道嗎?想知道富豪的祕密生活嗎?

壹週刊即日起推出,【富豪列傳】系列故事。細數台灣富豪們的出身、崛起之路,以及不為人知的豪門恩怨、愛恨情仇。每周 1 位、每天更新,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這些大家耳熟能詳的上億富豪。

本周登場的是新光集團二代掌門人吳東進。

 

2016 9 13 日,曾當過金管會副主委、台灣金控董事長的金融圈資深美女李紀珠,出任新光金控總經理。此後一大段時間,金融新聞只要出現「新光雙姝怨或兩個女人戰爭」這類標題,就有極高點閱率,成為枯燥金融市場的熱門話題。

新光金控總經理懸缺多時,自 2012 年起,即由新光金控副董事長許澎兼任。一般認為,新光金董事長吳東進積極延攬李紀珠轉戰新光金,除借重李紀珠的金融長才之外,還看中她曾在金管會任職的「背景」,可以讓新光金與主管機關溝通更為順暢。但吳東進長女吳欣盈似乎不這樣看。

 

據了解,吳欣盈也曾向父親推薦過新光金總經理人選,出身花旗銀行,後轉赴中國大陸,擔任廣發銀行行長的利明獻,就是其一。

 

但吳東進這次鐵了心,要找一位能好好與官方溝通的人選,他花了 3 個月說服李紀珠加入新光,極盡禮遇開出千萬年薪。吳東進還與李紀珠簽訂合作意向書( MOU ),為李紀珠增設新光人壽副董事長職務,展現重用李紀珠的十足誠意。

為了延攬李紀珠,吳東進還增設新光人壽副董事長一職,展現十足誠意。(蘋果日報)
為了延攬李紀珠,吳東進還增設新光人壽副董事長一職,展現十足誠意。(蘋果日報)

李紀珠加入新光沒多久,擔任新光金董事的吳欣盈在董事會中,就先來記「下馬威」。吳欣盈後來向媒體表示,她在董事會中對李紀珠提出,包括「股本回報率( TSR )、交叉行銷數字」及新光金增資金額等提問,但都沒有獲得滿意答覆。

 

吳欣盈還堅持李紀珠一定要有 KPI ,她說,新光金副董許澎兼任金控總經理時,就訂定 KPI ,她自己也有 KPI ,為何重金禮聘來的總經理,可以不背 KPI 的責任?李紀珠隨即發出聲明反駁。李強調自己會扛下新光金營運責任,該報告的數據都會向董事會報告,但國內金控無人列出 TSR 做評比,這點必須說清楚。

 

KPI 事件,讓原本暗潮洶湧的兩個女人戰爭,正式浮出檯面。但 2017 年新光金董監改選,吳欣盈因過於強勢作風,未獲得洪、林兩家大股東支持,她這一席董事,改由妹妹吳欣儒出任。

2017年新光金董監改選,改由妹妹吳欣儒出任董事。(蘋果日報)
2017年新光金董監改選,改由妹妹吳欣儒出任董事。(蘋果日報)

雖然不再是新光金董事,但吳欣盈仍透過臉書發聲,她說,在擔任新光金董事期間,她的建議已發揮一定效果,「 ... 例如在我持續不斷提出質疑的 5 個月後,金控總經理(指李紀珠)雖然還是沒有提出自己的百日計畫,但終於簽字承認她的薪水與公司績效不應脫鉤處理;另外在我持續詢問了 8 個月後,總經理也終於參加了第一場法說會」。

 

吳欣盈還說,對新光金的未來,她更期待公司能夠延攬「真正具有專業能力、實戰經驗的人來領導公司」才能把公司引導到正確方向,創造公司最大獲利及股東價值,才是企業經營目標。言下之意,吳欣盈對李紀珠的表現,似乎還是有意見。

 

吳欣盈離開新光金董事會後,李紀珠在隔年、 2017 3 月也辭去新光金總經理一職,但保留金控和人壽副董事長職務,原以為相關爭議可就此降低。但沒想到接續又爆出「獨董拒見爭議」和「霸凌」事件。

吳欣盈離開新光金董事會後,與李紀珠之間的戰火依舊延續。(蘋果日報)
吳欣盈離開新光金董事會後,與李紀珠之間的戰火依舊延續。(蘋果日報)

原來李紀珠辭去新光金總經理後,吳東進即指示人資部門,草擬與李紀珠的專任副董事長新約。但交由董事會討論,新光金薪酬委員會須就李紀珠的「薪事」先行開會。

 

但新光內部又向媒體爆料,開會時,理應出席的 3 名獨董,僅政大教授林美花準時出席。爆料者稱,另二名獨董李正義和李勝彥,在同時間與吳欣盈碰面討論海外擴展計畫。而李紀珠得知李正義、李勝彥未準時出席薪酬委員會後,曾透過秘書想請雙李碰面,卻被拒絕。

 

但新光金隨後否認,強調李正義、李勝彥兩名獨董並未在薪酬委員會開會前進出過吳欣盈的辦公室,同時李紀珠也從未邀請這 2 名獨董會面討論薪酬事宜。

李紀珠表示,自己兩度請辭是因為工作環境因素所致。(攝影:楊弘熙)
李紀珠表示,自己兩度請辭是因為工作環境因素所致。(攝影:楊弘熙)

獨董拒見爭議才告一段落,李紀珠在同年 6 月新光金股東會後卻對媒體透露,自己在 3 4 月間兩度請辭,並非薪資問題,而是「工作環境因素」導致;對此新光金董事會還決議,希望能盡快改善對她「不友善」的工作環境,她才暫時接受並撤回辭呈。

 

由於媒體在報導時,下了李紀珠疑被「霸凌」的標題,導致吳欣盈大反彈。股東會後 3 天,吳欣盈在臉書發文,指自己先前擔任董事,基於對公司職責,在董事會中就事論事提出對專業經理人績效評量要求,卻被扭曲成「兩個女人的戰爭」,甚至是「不友善的工作環境?」吳還強調自己若不澄清「潑到我身上的髒水即使乾了,恐怕也永遠臭了」。

 

雖然近期這場「戰爭」終於平息,但過去幾年兩人之間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只讓外界頻看好戲,但對新光金整體營運,尤其是長年低迷的股價卻無甚幫助,這點股東們應該都很清楚。(財經組)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