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新XY檔案2〉酒店相戀20年 角頭帶媽媽桑「真槍實彈」打靶【壹特報】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台北市林森北路的霓虹招牌一一亮起,紙醉金迷的夜生活就要開始,這裡是酒店的一級戰區,也是疲憊孤獨的人兒暫時停泊的港灣。

白天,她是人妻、是2個孩子的媽;夜晚,她搖身一變成為酒店媽媽桑。「陳筱雲」是她行遍酒國的花名,在酒店工作了20年,她賺到金錢、賺到快樂,也賺到婚姻以外的愛情。

懊悔嫁不對人

吊掛在天花板的那顆霓虹旋轉燈轉來轉去,舞池被黑色皮革沙發包圍著,陳筱雲坐在正前方舞台的高腳椅上,微醺地唱著台語老歌。這間卡拉OK隱藏在舊公寓7樓,陳筱雲告訴我,這棟公寓都是QK的一樓一鳳,「我常來喝酒唱歌,很放鬆啊!」就因為能讓陳筱雲放鬆,我們約在卡拉OK店訪談。

隔壁桌的2男1女正在拼酒,年輕男子幾杯高粱下肚,醉得一蹋糊塗,滿嘴都在問候別人老母,酒品太差,下場便是被請出去。見到此景,我順勢問陳筱雲,「會不會覺得自己嫁給一個窩囊的男人?」

看到我在錄音,陳筱雲先替丈夫講了幾句好話:「他雖然待業15年,至少他會接孩子上下課,偶爾幫小孩準備便當。」我直快的回她:「不然他在家幹嘛?吃軟飯嗎?」

原以為這樣說太冒犯,沒想到那3個字是開關,反倒讓陳筱雲不吐不快,「他是吃軟飯啊。很多客人問我怎麼不離婚,我也不懂為什麼我不離婚。哪個男人能接受老婆去酒店工作,他曾經指著我的鼻子說:「『你又要去賺了嗎?』那次我真的邊哭邊走下樓。」語畢,陳筱雲的眼睛紅紅地,不承認心痛,她推說是眼睛有灰塵。

儘管近年媽媽桑陳筱雲只接熟客,但每天仍然有許多男客請她幫忙安排飯局、酒局和坐檯小姐。攝影:徐嘉駒
儘管近年媽媽桑陳筱雲只接熟客,但每天仍然有許多男客請她幫忙安排飯局、酒局和坐檯小姐。攝影:徐嘉駒

兒女皆知八大

或許是酒後吐真言,陳筱雲娓娓道出入行的始末:「我老公想當老闆,貸款開成衣廠,碰到產業外移,工作量萎縮,萎縮就要收掉啊,收掉之後被下游廠商跳票又被倒會,雜七雜八軋了將近1千萬啦!房子、車子,能賣的全部都賣光。我最後跟債主講:『你不要逼我,我現在沒錢給你們,可是我有工作再做,我每個月還給你們。』」

34歲才到酒店上班,陳筱雲說自己心中有一把尺,「但是常常客人打電話給我,我講話的聲音就會比較溫柔一點。我老公沒安全感,可是我會盡量安撫他,畢竟老公是我自己選的。」

問她小孩知道她在酒店工作嗎?「一開始沒人知道,我都跟兒女講說我是開卡拉OK,要去記帳。兒子20歲的時候才問我:『媽媽你是不是做酒店?』我問他『你怎麼知道?』他說:『我看你晚上都沒回家。』我跟孩子坦承後,有次還利用午場,客人比較少,帶他到酒店參觀。時代不一樣了,早期你會覺得做酒店很丟臉,現在年輕人,你做酒店他們不覺得怎樣耶!但我絕對不會讓我的小孩去酒店上班,錢多但沒尊嚴了。」陳筱雲呵呵笑。

與恩客互憐惜

「這樣的婚姻如何走下去?」她神態自若的說:「我跟老公的關係,就像在擠一顆檸檬,現在只剩下皺掉的果皮。我只是假裝讓它看起來還有一點滋味。」、「你們還會親密嗎?」陳筱雲直直盯著我,「蛤!連這個也要講喔,他找我都不想跟他做,我騙他說我更年期來了。」

「你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沒對象?」陳筱雲顯露不耐煩的表情,接著深吸一口氣,又急促的吐出來,「好啦!有一個藥廠老闆,他對我很好,他曾跟我講說,不要做,跟著他,他養我;另一個銀行經理也跟我講,他這輩子最愛的人是我。被男人追的感覺很好啊!你沒看我年輕好幾歲。」

營業前,酒店幹部會集合小姐們做簡短的教育訓話,交辦當日必須達到的業績。讀者提供
營業前,酒店幹部會集合小姐們做簡短的教育訓話,交辦當日必須達到的業績。讀者提供

或許這是陳筱雲平衡婚姻的方式,「他們會固定來找我喝酒聊天,也會抱怨家裡啊工作的事。」秘密一旦說出口,好像即刻擁有了自由,「其實我有一個男客跟我將近20年,他是幫派大哥,每年我生日他可以來連續喝3攤,只做業績給我。有一年我生日,他說要給我驚喜,載我去靶場打靶,好刺激呦!」陳筱雲微微一笑。

我問陳筱雲如何註解自己的婚姻?她用一半國語一半台語的聲音說:「有時陣,不是咱們決定婚姻生活,而是咱們必須忍受婚姻生活。」(撰文:許家峻  攝影:徐嘉駒)

更多壹週刊報導

●〈新XY檔案1〉嫁到軟爛男 乖乖牌人妻下海撈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