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愛上壞男孩  乖乖女轉性縱慾【花樣男女】

人陷入戀愛泥沼時,轉變可以有多大?那是理智無法想像的。從小學體操、是家裡掌上明珠的妹妹(化名),20歲以前,沒去過pub,沒做過愛,在和樂的家庭關係、純純的愛情裡度過了20年;大二戀上了當吧檯的男友之後,她墮胎、也試過呼麻,漂亮的體操動作,還變成取悅男友的性愛姿勢。年輕的她,在縱情與禮教間掙扎,有笑亦有淚…。

身體柔軟劈腿嘿咻

本以為她是個很有自信的女生,但一講話,竟是那種細細、吞吞吐吐的聲音。「以前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但現在很沒自信,我男友很帥,很會打籃球,也是學體育的,一大堆女生喜歡他。我不知道他喜歡我什麼…,可能是我的翹屁股吧,他常摸來摸去,像把玩寵物那樣。」

學舞又練體操的妹妹,戀上愛玩的男友之後,從乖乖女轉性,她示範男友最愛的大劈腿性愛姿勢給我們看,高難度動作,的確引人遐想。
學舞又練體操的妹妹,戀上愛玩的男友之後,從乖乖女轉性,她示範男友最愛的大劈腿性愛姿勢給我們看,高難度動作,的確引人遐想。

為了讓男友開心,妹妹柔軟的身體變成玩具,她笑笑的說,真的什麼姿勢都可以做到,可以下腰做,也可以把腿舉高高做,做愛像耍特技,有時候很搞笑,「但我男友最喜歡我大劈腿,然後把屁股翹高,從後面進行,可是我不太喜歡,覺得自己的樣子好像一隻笨青蛙。」

學體育的男友精力旺盛,性需求很大,但妹妹說她只喜歡前戲,光前面的愛撫,就可以高潮很多次,真的要做的時候,已經覺得好累,但又不想掃男友興。「尤其我男友常把我腿掰得很開很開,我從小練舞雙腿已經合不攏了,他又常整個人壓在我大腿之間,現在已經完全合不起來了。」

練完體操望著窗外發呆的妹妹,散發出不一樣的氣質。
練完體操望著窗外發呆的妹妹,散發出不一樣的氣質。

雖然只有158公分,但妹妹身材比例好,雙腿又長又結實。
雖然只有158公分,但妹妹身材比例好,雙腿又長又結實。

家庭美滿高中純情

妹妹說,她現在講的這些話,「做愛」啦、「高潮」啦,都是她以前想都沒想過的字眼,因為她二十歲以前的世界單純又乾淨。「我爺爺是將軍,我們一家四口,跟爺爺奶奶一起住在大眷村,爺爺管我很嚴,但也超疼我,從小送我去學舞,後來我練體操,他每次看我比賽,都拍手叫好,前幾年他過世,我好傷心,奶奶也傷心的病倒,現在奶奶不理我們,只跟佣人講話。」

妹妹是軍人家庭出身,家教甚嚴,本來清純的她,卻被男友解放,試過乎麻後性愛。
妹妹是軍人家庭出身,家教甚嚴,本來清純的她,卻被男友解放,試過乎麻後性愛。

妹妹高中時期交過兩個男友,但不懂什麼叫「做愛」。「我高一的男友,是個大哥哥,會教我數學,聽我講話,高三交第二個男友,是同班同學,他會親我、摸我,可是不敢『真的』碰我。」

像一般少男少女,妹妹跟同班男友放假也會去MTV,邊看片邊偷偷做一些色色的動作,「其實那時候,我心裡有點期待會發生些什麼,也做好迎接第一次的準備,但我那個男友很奇怪,每次到最後一刻,他就說他肚子很痛要回家。」

後來妹妹忍不住問男友原因,男友很理智地跟她說:「我們要準備考大學了,還是不要玩太high,做那個,會很興奮,那樣很難平靜下來看書的。」妹妹聽到男友的說法,雖然失落,但覺得男友很成熟。後來分手,也不特別難過,現在還是朋友。

妹妹得過不少體操獎項,她的空中大劈腿,展現力與美。
妹妹得過不少體操獎項,她的空中大劈腿,展現力與美。

網交見面搖頭愛玩

「那時候的日子很單純,上課、練體操、約會、回家,雖然淡淡的,但也蠻幸福。可是,大一下學期,我認識了現在的男友之後,就不一樣了,跟以前的我,完全不一樣。」妹妹細細小小的聲音,講到這裡時,更加聽不到。

妹妹念體育學院的現任男友小寶,身高一百八十五、大眼睛,帥到差點出唱片,晚上則在知名pub兼差當吧檯。妹妹說,男友是超級愛玩型,整天搖頭,跟她徹徹底底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我們在網上聊了一個多月後,他約我在西門町見面,第一次見面,我就被他電到了,他很自然的牽我過馬路,厚厚的大手握住我小手的時候,我心跳得好快。」妹妹說,她那時雖然單純,但不是傻瓜,她知道敢初次見面就牽手,一定不是簡單人物,「後來我聽他同學說,他是那種很會傷女生心的男生。」

雖然念體育,但妹妹很用功,報告一定自己寫。
雖然念體育,但妹妹很用功,報告一定自己寫。

小寶的家庭跟妹妹相反,爸媽早離婚,爸爸有新阿姨,還有阿姨生的小弟陪,他總是獨來獨往,不喜歡回家。他這樣的人,本身就很吸引妹妹,跟小寶交往快兩年,妹妹說,她不知道原來戀愛有權利不理智,男友常常想到什麼就去做,譬如他會半夜把她接走,騎機車載她去野柳;也會很瘋狂的猛拍她裸體。她也變得愈來愈開放,敢穿很露上街。

男友最愛妹妹的翹屁股,兩人窩在房裡,時時上演激情。
男友最愛妹妹的翹屁股,兩人窩在房裡,時時上演激情。

呼麻打炮自認荒唐

「小寶是色老頭,很喜歡亂摸我,在公共場合也會,要是以前,我會覺得很丟臉,但現在我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他在學校門口親我,我可以不care別人眼光。」妹妹說,她其實無法理解現在的所做所為,覺得自己變得太多,我們問她還做過什麼不可思議的事?她點點頭,在筆記本寫下「男友抽大麻,就嘗試,然後make love」這是她自認難以啟齒的荒唐經驗。

跟小寶在一起的日子很刺激,很精彩,妹妹也認識了她以前不可能認識的朋友。「我男友的朋友,幾乎都是混夜店的,男友的乾姊是piano bar老闆娘,思想超開放,她的小套房,就是我們的炮房,她一點也不在意,她還告訴我,過得快樂最重要,這是以前沒人跟我講過的話。」

陷入愛情泥沼的妹妹,講到墮胎往事,忍不住哽咽。
陷入愛情泥沼的妹妹,講到墮胎往事,忍不住哽咽。

為愛墮胎男友補償

但有時候,快樂是要付出代價的。「其實我有為他墮胎過。」妹妹話才講出口,已經哽咽,「打了麻醉之後,一點感覺都沒有,身體真的不痛,但心情很壞,我還來不及想到肚裡寶寶,只是覺得,我本來一個好好的女孩子,怎會要面對這種事,診所裡的護士,也用那種很輕蔑的眼光看我,我覺得自己很狼狽。麻醉醒後,我迷迷糊糊地哭,然後猛搥男友不停大叫:『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男友一句話沒講,也在哭。」

妹妹與小寶其實經常吵架,因為小寶的女生朋友太多,常令妹妹沒安全感,但吵到分手後,不久又合好,然後就這樣不停重複,但自從她為男友墮胎後,男友變得對妹妹很好,買了一大堆補品給她之外,就算晚上要去夜店玩,也會先到妹妹家和一和再去。

妹妹看電視不忘拉筋,柔軟度極佳的身體,難怪被男友當成性愛玩具。
妹妹看電視不忘拉筋,柔軟度極佳的身體,難怪被男友當成性愛玩具。

戀上學長拉開距離

「我常常想,小寶究竟為何留在我身邊?除了我的屁股之外,可能他喜歡我家吧,他真的把我家當他自己家,而且他超厚臉皮,我爸媽都在,他也敢來睡覺。」妹妹心裡知道跟小寶不太適合,但兩人之間已變成習慣,少了這樣一個人,會覺得很孤單。

「其實有轉變也很好,像我以前乖乖的,很依賴人,現在認識的人多,看的事情多,已經變得愈來愈獨立,心胸也比以前開闊。現在不再天天黏男友,差不多一星期跟他見一、兩次面,這是我主動要求的,希望能跟他淡一點。」妹妹說,她其實很欣賞一個大四學長,他是那種上進的男生,常常默默練習動作,很幽默可是不流氣,那種人比較適合她。「班上好多女生喜歡他,如果他喜歡我,也許我會放棄…。」被男友半解放的妹妹,或許真能鼓起勇氣,主動放開手。

壹週刊B214
■撰文:楊筠  ■攝影:陳德偉

跟男友在一起的日子,精采也刺激,不一樣的經歷,令妹妹愈來愈獨立,她展開雙臂,似乎想迎接新生活。
跟男友在一起的日子,精采也刺激,不一樣的經歷,令妹妹愈來愈獨立,她展開雙臂,似乎想迎接新生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