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性病援交妹被白嫖│援交妹の告白【花樣男女】

在網路世界裡找援客的少女裊裊(化名),外表同樣看起那麼正常,雖然她沒被警察逮過,卻曾被白嫖,還不知在哪染到性病。不止援交,裊裊也常不收費跟有交情的網友上床,性對象超過50人的她,雖把做愛看得跟喝水一樣簡單,卻也因不懂珍惜自己,身體、心理都受傷。

裊裊長得很可愛,有雙大眼睛及柔軟的長髮,走路時馬尾巴一甩一甩的樣子,就跟偶爾擦身而過的那種開朗少女沒什麼兩樣。這樣的女孩,通常搭配的是幼稚的愛情故事,裊裊卻意外地走重鹹路線,她邊喝著飲料邊脫口而出:「夾娃娃我沒有過,但我有得過性病」,短短兩句話已經夠力讓我們發出驚訝聲。倒不是被性病嚇到,而是跟她美少女形象反差太大。

20歲的裊裊,簡單乾淨的外型,就跟平時出現在我們身邊的少女沒什麼兩樣。
20歲的裊裊,簡單乾淨的外型,就跟平時出現在我們身邊的少女沒什麼兩樣。

裊裊說,她國二就有性經驗,玩得瘋的時候,試過在校門口跟男友直接來,十五、六歲時就已經是很open的女生,所以,如果是為「興趣」的話,她大可在國中就幹這行,不必等到高中。

斷斷續續做了一年的援交,裊裊遇過最差的經驗,就是曾被「白嫖」過,「那次做完我已收了錢,聊了幾句之後,那客人又要求再做一次,我本來不想,但又經不住他要求,就跟他說那我先去洗澡,洗完了再決定,後來就又做了一次。結束後我坐上計程車才發現,皮夾裡的那疊錢不見了。」

裊裊手機握有一大堆交友網站,她說網路世界裡,要找援交客太容易。
裊裊手機握有一大堆交友網站,她說網路世界裡,要找援交客太容易。

嫖了她兩次的客人,不僅趁裊裊洗澡時偷回已付給裊裊的錢,還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從裊裊手機裡刪除,因此裊裊沒了對方電話,但對方卻有裊裊的號碼,算是個智慧型嫖客。

在性病防治所治癒淋病的裊裊,現在也已學會做愛做的事更要注意衛生。
在性病防治所治癒淋病的裊裊,現在也已學會做愛做的事更要注意衛生。

傳染性病嫖客訐譙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裊裊說,這個高竿的嫖客,正是被她傳染性病的倒楣鬼。「被白嫖後,我在各個聊天室找了他快半年,沒想到有天他主動打來,第一句話就說:『妳知道妳有病嗎?妳有淋病!』」白嫖客找裊裊出來算帳,裊裊的一群朋友們則替她出面,把那人圍毆了一頓,搞到警察都來。「我的朋友早就想幫我報仇,我給他白白嫖了兩次,叫他戴套不戴,現在被傳染性病根本就是活該!」

人家是援交染病,裊裊則是因此才得知自己有病,但卻也令人好奇,怎會沒有察覺身體異狀。「我以前就有陰道發炎的問題,所以不舒服也不以為意,但那人說我有病之後,我嚇到了,覺得很丟臉,自己偷偷去診所看病,診所跟我講要吊點滴,需要近一萬元,我覺得太貴了,後來才跟當時的男友講,他就帶我去性病防治所檢查確定是淋病,吃藥、抹藥大概一個多月就治好了,而且才幾百元。」

換上低胸裝,裊裊又變成貪玩的辣妹模樣,她說自己愛玩所以也能接受男友去玩。
換上低胸裝,裊裊又變成貪玩的辣妹模樣,她說自己愛玩所以也能接受男友去玩。

為愛昏頭尺度寬廣

裊裊不想追溯到底是如何得病,因為她的性對象實在多到數不清,硬要算的話,有錢賺的跟沒錢賺的,加一加大概超過五十個。「我以前男女關係真的很複雜,跟網友出去,他們隨便哄一哄,說去開房間,感覺不差的,我就會說OK啊!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很阿沙力的,國中同學都說我很『special』。」

雖然裊裊把自己講得像豪爽大女人,但在場的友人卻吐槽說雙魚座的她,其實一旦愛上人之後,就毫無自主能力,變成可以任人宰割的傻女孩。「我真的是『愛到』了就會衝昏頭,像我不愛咬、不走後門,但遇到很愛的男友,就是再下賤的事也可以做。」看我們一副聽不懂的樣子,她屌屌地解釋:「不懂『咬』啊?咬字分開看不就是口交,說口交多難聽,這是我同學發明的,再亂的女生也要注意一下形象啊!」

裊裊自認為最special的地方,就是長相可愛的她,比男生還阿沙力,尤其脫衣上床絕不囉嗦。
裊裊自認為最special的地方,就是長相可愛的她,比男生還阿沙力,尤其脫衣上床絕不囉嗦。

抽著菸的裊裊看似豪放,講到自己曾亂玩,不懂自我保護的過往,還是有些後悔 當和事佬被迫三P
抽著菸的裊裊看似豪放,講到自己曾亂玩,不懂自我保護的過往,還是有些後悔 當和事佬被迫三P

其實已經沒了形象的裊裊,經不住我們要求,講了她做過最下賤的性經驗。「我試過跟我最愛的前男友,還有他老婆三P。」裊裊最愛的前男友,是她國二時的交往對象,兩人才在一起一個多月就分手,卻到現在都保持著肉體關係。

「我真的很愛他,是他幫我『破處』的,他大我十幾歲,性關係超亂,玩起來什麼都不顧的那種。」裊裊第一次就遇到這種狠角色,難怪性愛開關早早被啟動。

拍完照,裊裊還相當準時的跑去應徵新工作,若應徵中了會派去當航空地勤人員,但看起來像是個空姐補習班。
拍完照,裊裊還相當準時的跑去應徵新工作,若應徵中了會派去當航空地勤人員,但看起來像是個空姐補習班。

「這才發生不到半年,我前男友跟他老婆吵架,叫我去當和事佬,我正在勸他老婆時,他忽然過來愛撫她,還把她抱進房間,然後叫我也進去,我一開始不肯,但又怕我前男友會生氣,就跟著進去。他們夫妻當著我的面做起來,叫我幫他們愛撫,後來還要我幫他老婆口交…。

「他們做完都還沒沖洗就叫我口交,真的很噁心,可是我實在太怕男友不高興,只好邊哭邊照做了,我比較氣的是,事後我前男友跟他老婆還在我面前討論,為什麼我會哭?他們說,一定是我沒被上到才會難過得掉眼淚…」她說,她第一次覺得被羞辱到,又說這件事之後,她真的很不想再跟前男友聯絡。

裊裊與交往一個月的新男友,看起來感情頗穩定,自從交了新男友,她已大幅減少跟網友出去的次數。
裊裊與交往一個月的新男友,看起來感情頗穩定,自從交了新男友,她已大幅減少跟網友出去的次數。

做愛過猛出血住院

裊裊的語氣並不堅定,看起來就是還有瓜葛的樣子,果然,她拉起衣服給我們看肚子上的傷口:「這也是前男友害的,『愛愛』的姿勢不對,又太用力,我痛到沒辦法起身,去醫院才知道是黃體囊腫被撞破,搞到內出血。」她前男友看似貼心地給了她一千元,讓她先去醫院,說忙完再來接她,結果她在醫院住了五天,前男友完全沒出現。

得性病的事、前男友無情對她的事,都是讓裊裊想要轉變的原因,現在她希望有穩定的感情,正常的工作。「可是真的好難,我一直找不到正職的工作,前兩個月只好去酒店上班,但我只做了五天就受不了,五天裡有三天回家都在哭。」

耳朵上打了數個耳洞,多少透露出裊裊甜美外表下的狂野性格。
耳朵上打了數個耳洞,多少透露出裊裊甜美外表下的狂野性格。

陪酒委屈不能挑客

做援交不哭,做酒店卻痛哭?裊裊說道理很簡單啊,因為援交是隨心所欲的「工作」,酒店小姐卻要努力討好各種客人,讓她覺得很委屈。「做援交我可以挑客,胖的、超過三十五歲的我不接,每次收五千元,『咬』再加兩千,不走後門、不親嘴,賺得多的時候一星期有三、四萬元收入。」

對裊裊來說,要回去做援交真的很容易,只不過她常常還是覺得自己很髒,還有做得太多太頻繁,跟自己愛的人做,也都變得沒感覺了。所以這次真的忍了快一年,她打開手機給我們看新男友的照片,她說兩人交往一個月,感情很穩定,又翻開筆記本,證明她真的一直在找正常的工作。

現在不援交也還沒找到工作的她,常常睡到自然醒,然後隨便拿個麵包就當正餐。
現在不援交也還沒找到工作的她,常常睡到自然醒,然後隨便拿個麵包就當正餐。

「我要跟二十歲以前的自己劃清界線,像以前,性對我來說比喝水還簡單,十個追求者裡面,有八個都可以上床,但現在,十個裡面可能只會有兩個上床。我還會要對方戴套,會懂得珍惜自己,逼自己不要隨給別人上,除非之後又做援交…」

才剛講完要轉變就說漏嘴,真心希望,剛滿二十的裊裊能堅持下去。

壹週刊B264
■撰文:楊筠 ■攝影:王志偉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