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暑期伴遊 女大學生下海賺│援交妹の告白【花樣男女】

為了買LV下海當伴遊小姐,竟然是一個大學女生的價值觀。

「就是一份工作嘛!跟男朋友做也是做,跟客人做也是做;跟男朋友做沒錢收,跟客人做有錢收,賺錢比較重要嘍……」如果不是親耳聽到小琳(化名)的這番話,記者真的很難相信,眼前這位相貌清純、皮膚白皙,髮型、穿著都相當「卡哇伊」的小女生,會是個專陪男人看MTV,提供性服務的「伴遊小姐」。

陪客賺錢 自主輕鬆

小琳,十九歲,某私立大學的大二生。她在報紙分類廣告上,找到這份「看片小姐」的工作,短短兩、三個禮拜,就已賺了三、四萬元。打工經驗豐富的小琳,父母自小離異,父親以開計程車為業,幾年前娶了一位大陸新娘為妻,陸續生了兩個男孩,但是父親微薄的收入,根本就養不活一家五口,因此她從上高中開始就必須利用寒、暑假,打工賺錢。

「其實我們也只是陪客人到MTV看影片,客人頂多可以摸摸抱抱,也不能夠幹嘛,如果想多賺一點小費的話,就看自己願意做到什麼程度嘍!」據小琳的說法,在兩小時的伴遊過程裡,客人只可對小姐上下其手,但手不能伸到衣服裡,更不能去碰觸小姐的性器官。

打個電話拖延時間,兩小時的「伴遊」對小琳而言,可說是度日如年。
打個電話拖延時間,兩小時的「伴遊」對小琳而言,可說是度日如年。

而「伴遊」的基本消費是兩個小時一千八百元,公司抽八百元,其餘都歸小姐,這樣如何有高收入?面對記者的質疑,小琳終於說了實話。「給小費啊,我們這行主要是靠小費,想做什麼就看客人想給多少的小費嘍!」

坐在西門町的小琳,像商品一樣供客人挑選。
坐在西門町的小琳,像商品一樣供客人挑選。

額外服務 鈔票增多

剛上班的時候,小琳就如徵人啟事上所刊登的內容「只要陪聊天」一樣,真的只跟客人聊天、看片,了不起讓客人吃吃豆腐,不提供任何「額外服務」。可是每當小琳回到「休息室」等case,見到其他小姐炫耀賺了多少小費的時候,她們趾高氣揚、得意洋洋的模樣,就讓小琳覺得好嘔、好懊惱。

「同樣是做『伴遊小姐』,為什我賺的錢特別少?那我幹嘛來做這個!」每次都只能領到基消抽成後剩餘的一千元的小琳,後來向幾位資深同仁「請教」後,才知道原來要賺到錢就必須做special。

「用手打加五百至一千元不等,用嘴巴加一千元以上,要做那個的話最少要加三千到五千元。」為了多賺一點,小琳便開始對客人提供各項的特殊服務。問她如何能夠應付那些如狼似虎的男人?小琳低著頭,輕聲細語地回答記者:「我有我自己的『待客』之道。」

應客戶要求,已是大二生的小琳穿上學生制服,假扮高中生「伴遊」。
應客戶要求,已是大二生的小琳穿上學生制服,假扮高中生「伴遊」。

主動操控 戴套防臭

「像有些光是看外表就一臉色瞇瞇的客人,進了包廂之後,我會主動趴到他們身上,刻意地壓著或是捉著他們的手,不讓他們有對我毛手毛腳的機會;等到他們捺不住性子時,看順眼的我就暗示他們,想幹麼就給小費,但我也不是『照單全收』,不喜歡的給錢也不給碰!」

雖是看錢辦事,小琳卻非常堅持要自己掌控主導權,因此並不是每位客人都能享受到「全方位」服務,「原則上我是不跟客人那個的啦,除非那個客人是我喜歡的型,感覺起來又很不錯,我才會答應。要不然就算價錢出得再高,我也頂多用嘴巴做,而且一定要帶保險套!」

只要小費給得夠多,小琳會用「櫻桃小口」替客人服務。
只要小費給得夠多,小琳會用「櫻桃小口」替客人服務。

基於「衛生」問題,小琳堅持口交時,客人一定要戴套子,否則絕對不做,「男生那裡都嘛很臭,不戴保險套根本就…就…含不下去,套子的橡皮味起碼比男生那裡令人窒息的味道要好上好幾倍。還有啊!之前新聞不是有報,有個女生幫男友口交,結果嘴巴長菜花,好噁喔!」為了避免遭遇「不幸」,小琳會隨身攜帶套套以備不時之需,為了怕家人或同學、朋友發現,她還特地去買外包裝可愛型的,一眼看不出是保險套的產品。

「小鐵罐造型套」罐子裡頭裝的其實是保險套,可以避人耳目是小琳的最愛。
「小鐵罐造型套」罐子裡頭裝的其實是保險套,可以避人耳目是小琳的最愛。

鴨霸條子 強迫口交

有好的客人,也會有劣質的客人,尤其在密閉的包廂內獨自跟客人相處,難保不會碰上一些「倒楣」的事。「有次公司介紹了一個『自己人』,那男的真的很沒水準,加了一千元我用手幫他弄,打到一半他突然硬把我的頭壓到他那邊,要我幫他口交,我當然不要。

結果他就威脅我,說他跟公司關係很好,不做的話就跟公司告狀,說我服務態度惡劣之類的。我打電話跟公司反應,公司罵我不識相,要我乖乖照做,否則我會有麻煩。最後我只好手、口並用了…」提到幾週前才發生的事,小琳忍不住哽咽起來,她後來聽說,原來公司所謂的「自己人」是「條子」!小琳說,她算是好運的,起碼對方有付錢。

伴遊小姐靠的是小費,想要小姐提供更多服務,就必須付出更多的錢。
伴遊小姐靠的是小費,想要小姐提供更多服務,就必須付出更多的錢。

「曾有個客人很喜歡我,他長得很帥ㄛ,跟『V6』其中一個成員很像,他一個禮拜最少會找我四、五次,是我少數會答應『嘿咻』的客人。」小琳也曾碰過「火山孝子」,這名在某大科技公司擔任主管的客人,除了經常捧小琳的場,還會送花、送禮物,對她相當關心,甚至跟小琳表白不在意她的工作,希望小琳能當他女友,一度令她相當感動。只是感情曾受創的小琳,始終沒有接受那位客人的追求。

身兼「學生」與「伴遊」的小琳,在不同的身分間游移。
身兼「學生」與「伴遊」的小琳,在不同的身分間游移。

高二暑假 偷嚐禁果

高一升高二那年,小琳與「男友」感情進展神速,從來不曾讓異性碰觸過自己身體的小琳,與這名男友交往兩週後,就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男方。「做完後,我一直哭,我覺得有很深的罪惡感,覺得自己對不起家人,擔心被朋友唾棄,害他很內疚,也跟著我一起哭。」

第一次的初體驗以兩人狂哭收場,加上處女膜破裂時所引發的疼痛感,讓小琳對性愛產生些許恐懼。雖然事後每次到男友家中都會「炒飯」,而且次數頗為頻繁,一週大概會做個三、四次。

但是個性較為壓抑的小琳,始終表現得較為含蓄,甚至做的時候都不太「叫床」,有時令男友相當沮喪,「不要說做愛,平常的時候,他對我甜言蜜語,我的反應就是比較冷淡,就算他不喜歡我這樣,可是我的個性就是如此啊,那要我怎麼辦?」

小琳暑假打工「伴遊」,除了幫父親分擔家計,也是因為想買名牌。
小琳暑假打工「伴遊」,除了幫父親分擔家計,也是因為想買名牌。

男友出軌 對愛死心

交往一年多後,小琳與男友分手了,原因是她當場抓到男友有了新的女友。「我對愛情已經死心了,愛情無法持久,不實際!男人現在對我來說只是賺錢的工具!」覺得自己再也找不到像前男友般,彼此能夠有著良好默契的小琳,在與男友分手之後,將近兩年沒談戀愛,雖然學校很多男同學追小琳,但是小琳已不打算再談戀愛。

小琳抱持這種心態來看待自己「伴遊小姐」的打工生活,她決定,要發展自己的待客手腕,利用自己清純害羞的外表,在這段時間多賺些錢,然後買個LV包包,等到暑假結束,就可以拿到學校跟同學炫耀。

壹週刊B112
■撰文:何佑倫  ■攝影:黃長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