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有勃真男人 沒勃就邊緣人?【性這回事】

文/童嵩珍(嵩馥性健康中心 主任)
「我看過很多書,性學的,弗洛伊德的性學三論,他說性就是一切的根源,許多性學醫生不是都這樣說的?我預期我的狀況就是這樣。這些報告就證明了我的憂鬱症與性功能障礙有關」。

國強從手提袋中拿出厚厚一疊檢測報告,用一個塑膠A4紙整理的非常整齊,裡面記錄著他完整就醫的情形,幾乎所有的檢測都正常。約莫三公分高的厚度實在很難讓人快速看完,但國強堅持要我看完才願意開始。

國強指出無法勃起與憂鬱症之間的關聯。他說得對,我知道憂鬱症與勃起障礙之間的確很有關係,但是我也愈來愈不安。我對時間的掌控很在意。這是我們第一次治療,我想整體先了解他的狀況,包括人際關係及夫妻關係及實際上勃起的狀況,但國強似乎非常強勢,我無法拒絕只能依他。

國強是一名律師,55歲,在2年前開始出現非常嚴重的焦慮症。去看過精神科醫生,但醫生未能有效控制病情,最後的結果是終身服用抗鬱劑,因而轉向我求助。

他說他兩年前出現有史以來第一次的憂鬱症,症狀非常典型:負向強感增強,情緒低落,整日提不起精神,擔心這那的,對任何事都沒把握。我問他:「是不是與性有關?」我想約略恢復一下治療的節奏。

「依我的年齡及生活狀況你一定也覺得很奇怪,事實擺在眼前,每次憂鬱症發作之前都有陰莖無法勃起的情形。」

「你覺得性功能障礙與憂鬱症有非常大的關係,是吧?」

「我就是因為這樣才來找你。過去兩年我的憂鬱似乎完全被性控制住了。如果我性生活滿意,所有的問題都好像沒事,很能掌控,但只要失敗,我知道接下來就會情緒陷入焦躁。」

「要說說焦躁的情形?」

「有什麼好說的,就是剛說的那樣。」

「可以說一些細節?」

「什麼都不想碰,我會一直怪自己,這就是問題所在。」

「怎麼說?」

「我覺得性代表一個男人的能力,如果不能滿足女人我就不是男人。一但陷入這樣的狀態惡性循環就來。我也給自己做了很多功課例如不要焦慮、不要在意,但光知道有什麼用還是無法突破。」

「要靠行為治療來打破。」

「你可能以為經過這麼久了,我應該可以摸索找到答案。我是一名律師觀察非常敏銳,唯獨對這件事我一直搞不懂。性生活時好時壞的狀況影響我很深,甚至一天就可以把我打垮。說實在的我其實不太相信你們,性治療在台灣沒有立法,除了你們的自我宣傳之外,我沒有看到什麼特別具功效性實際的認證。」

「你不相信性治療可以突破?」我有點生氣的回應他,他也許知道他失言了。

「也不是這樣,我已經有太多就醫的經驗,對於說是一套,做又做不來,只會吃藥的方式已經失去信心了,而你們連藥都沒有。我到現在還是不敢和老婆說,我擔心她會說我亂花錢、亂看醫生。你真不能怪我會有這樣的想法。」

與國強的談話讓我煩躁。是我覺得他膚淺?還是他對性治療沒有任何的背書(證照及醫生推薦)在意?或是他覺得藥物都沒效了,你們行嗎?或是他尖酸苛薄的語氣?要控制全場的慾望?反正我滿腔的情緒就是在他離開後久久不能平復。

但我之所以會那麼生氣,是國強的控制欲,還是我的?他很坦白說出一些性治療目前存在的困境。依據他對性治療的了解可想他已經是很努力了。尤其是他整理的檢驗數據,願意把那麼艱深的性學三論看完。也許問題在我不是在他?也許這麼多年的習慣掌控,看不慣別人入主。

上治療床後,國強的生理狀況趨近正常,除了容易焦躁分心以外,我實在察覺不出他生理上有任何的勃起狀況,問題的確出在心理,但到底如何才能突圍,我想我得思索一下。

第二次的治療和第一次一樣,國強對自己的練習狀況缺乏好奇讓我困擾。他似乎把練習的過程當完成作業一樣完成,快樂與不焦躁的來源來自於陰莖的勃起,這樣的狀況難道他不好奇?

我向國強提出治療上的建議,他實在不適合一個人的性治療,理由很多。第一,要治療對事情完全缺乏好奇心的人真的很難,第二是每當我想深入時他就會用各種說詞抗拒。國強似乎也無法理解這些細節後的意義,他有興趣的只是他的陰莖到底有沒有辦法勃起。

多次的治療老婆總是沒有來,但國強卻慢慢發現除了治療室內外陰莖勃起的狀況不一樣以外,自己練習時陰莖迅速勃起的情形也好很多,更願意和我分享與老婆做愛的過程,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我認為我們的信任關係在逐近增加中。

「昨天我感覺又開始不對勁。剛開始狀況不錯,但後來反身要進入(陰道)時,突然間就軟了,不管我用什麼方法讓它硬,它就是硬不起來。我覺得我憂鬱症的狀況又要發作了,我擔心會像之前一樣會想死。」

「國強,我認為這裡有兩個重點,一是老婆對你的影響力,二是性成不成功,可以談一下這部分?」

「我和老婆之間的感情沒問題是我之前的說詞,事實上我們的溝通很少。她是一名外科醫師,平時工作都很忙,回家後通常是傭人已經幫我們料理好一切,我們就只是吃飯和看一下小孩功課,其間的互動都不錯,但只要小孩回房我們也回房,一躺上床她就會喊累,我因為體諒她也就不免強,但我知道她曾幾次提出與我做愛從來沒滿意過,她對做愛沒興趣。」

「感覺你賦予她很大的影響力,我想這也許就是我們要探討的。」

我知道性無法獨立存在(除非自慰),和諧更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治療初期我不能破壞他們之間似乎穩定的婚姻關係,更不能太過激進促使他憂鬱症再度發作。我一方面說服他回家後可以多從非性的言語到性的言語,非性的互動到性的互動,另一方面也期待他可以說服老婆願意和他一起過來。

課程似乎陷入膠著,國強和老婆的性一直不成功,但不知為何國強還是堅持每次都來治療。我對他的堅持抱與很高的敬意。

我問他,他說基於一、雖然兩人無法成功,但他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性功能的狀態比以前任何時候的都好,二是我之前就已經提出警告,治療過程中有時會比較困難,目前只是階段,他相信一切都會過去的。還有,他也相信一定還有什麼事是重要得,但是他目前無法解決的。

隔了一段時間他告訴我他與老婆之間的關係有了明顯的變化。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敢開口和老婆提出邀請了,一開始只是請求幫忙一起完成老師要求的作業,而她也是不情願地幫忙我幾下,後來漸漸發現我的生理狀況沒想像中的糟,而且只要我們聊得自在,狀況就會出奇的好,之後我們開始會去探討其中的原因。後來幾乎每次做完治療回家她都會期待能知道治療室裡的狀況,我能感覺到我們的關係更親近了。」

「哪些是她好奇的?」

「她都好奇。之前我說老婆擔心我亂花錢,覺得沒必要,而且不知道這裡專不專業,但現在她卻偶爾會開玩笑說一人治兩人補,實在很划算。」

「我很樂意提供這樣的服務。」

「我告訴她我真的很在意她的感受,但從來都只有自己一廂情願的想像,從沒有真正了解她需要什麼,謝謝她這麼多年的陪伴,即使沒有得到她想要的,她仍然堅持留在我身邊,她覺得感動。她說如果對我而言是這樣,對她也是,這麼多年她覺得她一直在逃避我對她的好,一直以自我為中心,與過去做比較,甚至與閨蜜做比較,從來沒認真想過我的需求。」

「對呀!她雖不滿意卻一直還在呀!」

「我也是這樣告訴她。起初她感動我說的,後來她覺得又不是那麼確定,她說也許她是有留下,但心也沒有完全在我這裡。」

「怎麼說?」

「她提到了不肯和我用老公老婆稱呼,不喜歡我碰她,不喜歡和我做愛,最重要的是,我無意間發現她與前男友之間的親密互動,但即使這樣,我都沒敢太多的責備。」

「國強,我真的太訝異了。你們之間這麼多的坦誠,是怎麼辦到的?說實在,要討論這件事對你們來說真的很不容易。」

治療到了尾聲,國強的狀況因為溝通順暢而逐漸獲得改善,這使我更加確定整個憂鬱的過程不是來自於性無能而是關係。

國強一直賦予老婆神奇的力量,只要她一個微笑、擁抱或撒嬌他就會得到開心,症狀就會改善。難怪你怕得罪她。

問題是你們錯把性當成你們之間親密與否的調和劑,或性已經成為你對她的尊嚴,更嚴重的說,可能是憂鬱症裡的生死大事,你的存在是要去滿足她,討好她,難怪性會變成這麼難。

性應該是自在的,自由的,無限延伸的關係,而不是用來賦予重大意義的象徵。性如果變成這樣,任何人,包括我,都會有障礙的。

我真的非常高興,國強的改變可以感染甚至感動他老婆。事實上性治療通常都是這樣。一開始也許會造成婚姻上的緊張,一方願意,一方打死不願妥協,這樣的動態平衡可能會在初期被破壞。

很多個案會因此而放棄改變的機會繼續選擇維持原狀。我不得不說,我非常感謝老婆願意展現出這麼多的包容,也謝謝國強的堅持,這些都是給我繼續進行性治療的動力。

【性這回事】系列文章:
男人別緊張!插不進去不是你不猛 可能是…
不敢交男友 因為我做愛沒高潮
地方媽媽怒了!老公才10下竟不算早洩
追求讓伴侶高潮不斷 男人你做夢嗎?
有硬但就是進不去 知道結果……傻眼了
老婆不熱情害我不夠硬?
那晚 我看見爸爸欺負媽媽
有做愛沒高潮 老公壓力大到軟軟der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