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檔案

〈偷拍檔案087〉老司機帶路砲兵團 台中市議員極樂大陸

《壹週刊》於週三的【壹週解密】單元中,回顧了台灣壹週刊第四期的精彩封面「直擊議長砲兵團,大陸荒淫實錄」,獲得眾多網友熱烈迴響,為回應網友熱烈支持,《壹週刊》便將當年議會砲兵團極樂大陸的夜生活製作成影片做完整還原,深入將最真實的荒淫內幕重新呈現。

蔣介石執政時,到處可見「全力支援前線,準備反攻大陸」標語,但隨情勢演變,終成幻夢。

不過,換形態進行的「反攻大陸」確曾發生。

《壹週刊》曾在2001年6月,獨家直擊台中市議會,假借國外考察名義,前往中國,身體力行「打砲之實」,堪稱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以來,最多民意代表參與的「反攻大陸」行動。

台中市議員考察團,2001年是「大陸東北、青島精華十一日遊」,《壹週刊》全程目擊,揭露民意代表如何以公帑出國吃喝嫖妓。

《壹週刊》第4期曾揭露台中市議會考察團到大陸考察時的荒淫夜生活。
《壹週刊》第4期曾揭露台中市議會考察團到大陸考察時的荒淫夜生活。

2001年六月十六日,台中市議員全團二十人搭飛機從哈爾濱飛到青島。

一行人當晚沒出門,聚在麗晶酒店六○一號房,也就是議長張廖貴專房間聊天,當地全陪(全程陪同的大陸導遊)叫了許多小姐助興。

凌晨一時,國民黨台中市議會黨團書記長陳有江從六○一號房出來,後面跟著一名男團員和二位小姐,走進陳有江下榻的六○二號房。

大陸全陪(前)帶著小姐進入當時台中市議會議長張廖專貴的房內。
大陸全陪(前)帶著小姐進入當時台中市議會議長張廖專貴的房內。

凌晨一點,陳有江回自己房間(右一)小姐跟全陪緊跟著進房。
凌晨一點,陳有江回自己房間(右一)小姐跟全陪緊跟著進房。

一時十五分,房內先傳出放洗澡水聲,接下來一陣靜諡,但到了凌晨二時三十分,卻開始聽到瘋狂吵鬧。

首先聽到女人尖叫:「拿錢來,是一千,怎會是八百?」、「我的衣服呢?還我衣服!」

男的也吼回去:「我都還沒做愛呢!」接著房門打開,男團員追著二個小姐衝了出來,在走廊大吵。男的說:「妳再這樣我就叫公安!」,女的不甘示弱:「你叫,我就告你強姦我們!」

當時門外有人,走上前問「啥事?」,小姐立刻告狀:「我們被人欺負了。」「誰欺負妳們?」,「他欺負我們!」

男的見到外人,一臉「別這樣」的表情,另一名妓女趕快圓場:「沒事啦!」,隨即拖著生氣同伴到電梯口,但她還是繼續大罵:「操他媽的屄!」

凌晨兩點,議員團中的一名男團員,因為價錢談不攏,跟小姐起爭執,從房內吵到走廊。
凌晨兩點,議員團中的一名男團員,因為價錢談不攏,跟小姐起爭執,從房內吵到走廊。

議員團男團員追著小姐跑出房外。
議員團男團員追著小姐跑出房外。

事後,飯店人員打電話向陳有江賠不是,他睡眼惺忪說:「小姐酒喝多了,沒禮貌!」

次日,《壹週刊》尋訪到這名花名「虹莉」的小姐。她說,十六日晚上,她被叫到六○一房喝酒,半夜時,她和另一名小姐小娟及兩名男團員移到六○二號房,洗完澡後開始要辦事。

但這兩名台灣團員(議員)喝多了,「一下子硬、一下子軟,就是出不來,結果死不付錢,才吵了起來。」,後來她和小娟一人拿了八百元人民幣了事。

雖然第一天鬧出糾紛,還被小姐抱怨「一下子硬、一下子軟」。

前台中市議員陳有江。(圖:蘋果日報)
前台中市議員陳有江。(圖:蘋果日報)

但議員們玩興不減,十七日晚上,一夥人由張廖貴專領軍,又到青島有名的新藝城夜總會唱歌跳舞,叫小姐坐檯喝酒。

半夜散場時,議員顏英男、蕭杰、何文海、陳天汶和陳福文等搭車回飯店,都有妙齡女子隨行。

醉意十足的議員林長生,一手被人扶著,一手摟著小姐,滿臉通紅搭上「魯BT-6044」計程車回到麗晶酒店。

張廖專貴(右)深夜近12點,帶著議員步出青島新藝城夜總會。
張廖專貴(右)深夜近12點,帶著議員步出青島新藝城夜總會。

散攤後,陳天汶(前)等人陸續從新藝城夜總會走出來。
散攤後,陳天汶(前)等人陸續從新藝城夜總會走出來。

議員林長生開心摟著小姐出場。
議員林長生開心摟著小姐出場。

林長生帶著小姐搭計程車回飯店。
林長生帶著小姐搭計程車回飯店。

台中市議員下榻的瀋陽皇朝萬豪酒店、長春香格里拉酒店、吉林世紀大酒店和青島麗晶大酒店,入夜後充滿踩著細高跟鞋、穿細肩帶露背裝的小姐公然賣淫。

二十一歲的周明在吉林世紀酒店常接台灣客,她說,台灣客較斯文,比東北大漢好多了,「雞頭」(皮條客)則算她身上的保險套用量來抽成。

周明說,她常在夜總會坐完檯後,打電話到飯店房間問客人要不要按摩,有時一進房間,客人二話不說,連裙子帶內褲一起脫下。

議員砲兵團,在青島麗晶大酒店入住三天,每晚酒池肉林。
議員砲兵團,在青島麗晶大酒店入住三天,每晚酒池肉林。

這趟台中市議會東北遊,其實有多位妻眷同行,但遇到高挑俏麗的東北姑娘,多位議員還是照嫖不誤。

六月十一日晚上十一時,議員們酒足飯飽,家眷回房休息,在張廖貴專招呼下,林長生、顏英男、何文海和陳有江等人去續第二攤。

十二時剛過,這些議員在議長張廖貴專帶頭下,回到下榻的瀋陽皇朝萬豪酒店,每個人都喝到東倒西歪,尾隨著全陪和四個妙齡小姐,魚貫入房。

不過,議員所住區域需刷卡才能進入,《壹週刊》觀察,其中一名小姐凌晨一時三十分下樓,另一位在二時許出來,匆匆搭車離去。

深夜議員們已喝得爛醉,卻堅持續攤。
深夜議員們已喝得爛醉,卻堅持續攤。

小姐們跟隨在爛醉的議員後方,一起回到房內。
小姐們跟隨在爛醉的議員後方,一起回到房內。

《壹週刊》十八日晚上訪問到全陪曾先生。他說,這個議員團行程排得很鬆,根本不看什麼景點,重頭戲都在晚上。

他語帶輕蔑地說:「每晚都要我叫小姐,後來玩熟了,甚至自己叫,就是買春團。」

他說,十六日晚上安排議員到麗晶酒店的新百老匯夜總會,叫了小姐卻發生糾紛,十七日就到同一家老闆開的新藝城夜總會,裡面有近兩百名小姐。

夜總會的人知道議員在青島停三天,是大客戶,加上為了彌補前一天的爭吵,對議員都很客氣。

曾先生說,團員第一天抵達大連時,曾拜會大連市府官員,官員和部分議員有私誼,自己安排小姐帶到議員下榻的希爾頓大酒店陪宿。

大陸全陪曾先生(左一)說,議員一開始都會請他帶小姐,前後分開進房,後來議員自己玩熟了,就會自己從夜總會帶小姐出場。
大陸全陪曾先生(左一)說,議員一開始都會請他帶小姐,前後分開進房,後來議員自己玩熟了,就會自己從夜總會帶小姐出場。

六月十三日上午八時二十分,台中市議員旅行團從瀋陽搭火車到長春,車程長達三小時,議員陳天汶的太太帶著壹週刊解悶,與鄰座議員涂明榮夫婦聊了起來。

涂太太說:「壹週刊不錯看啊!有社會有政治,而且兩本才賣七十五元。」

陳太太看的是第二期「民代公款集體買春」,一面看一面說:「這些狗仔隊真可怕。」,議員陳天汶接口:「管他們做什麼,管好自己就好。」

有些議員們也帶著家眷參團,議員陳天汶的妻子在行程中還貼心幫老公刮痧。
有些議員們也帶著家眷參團,議員陳天汶的妻子在行程中還貼心幫老公刮痧。

這趟議會用公帑安排的東北旅遊,除了每晚買春,住宿都選最貴的五星級飯店。

在滿清舊都瀋陽所住的皇朝酒店,尤其豪奢。

晚餐吃「小滿漢」宴席,有穿格格服飾的小姐侍候,八涼菜、八熱菜加四點心,「雙蒸燒烤鹿肉」、「膳清脯棒仙貝」、「滿清蘭花蟹」等名菜輪番上陣,搭配瀋陽啤酒和卡拉OK,把這些台中市議員當滿清皇族招待。

在吉林,議員們吃的是滿族師傅精心烹調二十九道料理「三套碗」。到了哈爾濱,吃的是乳鴿精燉的「飛龍宴」,每人每餐都花近千元人民幣,而且每晚都有肉慾橫流的第二攤。

有「格格」伺候的小滿漢全席,讓議員們享受帝王般的餐宴。
有「格格」伺候的小滿漢全席,讓議員們享受帝王般的餐宴。

台灣各地議會,每年都有議員出國考察費,多被用來吃喝玩樂。台中市議會每名議員每年有十萬元可用,這一年分兩團,一團去東北,一團赴夏威夷。除了議員,還有眷屬或里鄰長等樁腳同行。

了解議會生態人士說,行程中額外的喝酒、坐檯及嫖妓費用,一般由帶團的,如正副議長,或有意競選議長寶座的人負擔,依慣例,部分花費也會交市府核銷。

在台中市議員東北團返台前夜,《壹週刊》打電話到青島麗晶大酒店,詢問台中市議長張廖貴專:「議員們是不是有叫小姐?」,他愣了一下說:「沒有吧!」隨即緊張地問:「你怎麼知道我的房間?誰告訴你有這些事?」。

他說:「白天跑行程累死了,晚上睡覺都來不及,怎麼還會去夜總會。而且這裡也沒什麼夜總會啊!」。

張廖貴專說,議員有編列考察費,家屬和親友是自費,行程中也參觀了「地方建設」,被問及這趟「考察」對台中市有何助益時,他說:「我感覺大陸都市很乾淨。」。

議長張廖專貴在新藝城夜總會開心玩樂,回應《壹週刊》時,卻瞎說「這裡沒什麼夜總會
議長張廖專貴在新藝城夜總會開心玩樂,回應《壹週刊》時,卻瞎說「這裡沒什麼夜總會

2001年6月,藉著赴中國考察之名,這些台中市議員花著公帑,為國為民,每晚耗盡精元,堪稱台灣史上最經典的下半身「反攻大陸」行動,而後,在當時率領議員們出團夜夜縱情的張廖貴專,後來竟也因在2000、2001年間,多次招待賓客到到金錢豹、假日理容KTV等酒店喝花酒報公帳,金額高達一百多萬,於2008年被依「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6月,這樣的結局,對照《壹週刊》的大陸直擊畫面,也算是不意外了。(撰文:朱中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