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有做愛沒高潮 老公壓力大到軟軟der【性這回事】

文/童嵩珍(嵩馥性健康中心 主任)
我不喜歡治療高潮障礙的個案,也許是因為我太了解高潮了,知道高潮需要很多天時地利人和才行。

好的治療師要對抗執著,對生理心理都需要一定了解,高潮卻需要動力,尤其是兩個人的,基本上兩人在生理上及心理都需要配合的天衣無縫。我討厭當高潮終結者。

記得剛與蕾蕾見面時她便告訴我她陷入無可自拔的憂鬱。第一次見面時她滿眼血絲,整齊的頭髮在腦後結成一個簪子,白皙的雙手好似少出門見日光—言語中不斷透露這麼多年深陷高潮障礙之苦。

高潮到底有多重要?蕾蕾的痛苦不讓我訝異,我知道無法高潮的女人的確像悶著的葫蘆衝也衝不開,尤其是你越想衝它就蓋得更緊。沒錯,她來的那天就是說她過去這20多年的性慾失衡到極點,沒有一絲快樂可言。

我不同意為她進行治療,即使我知道這將損失一個個案,但我知道他的問題不是來自於性慾或高潮的本身,而是來自於她誤以為高潮有神奇的魔力。我建議她可以從心理科著手,尤其是強迫症狀。

蕾蕾離開後,我很難想像這個眼前端莊賢淑,素淨外表下的女性會對性的質量這麼要求,但我不敢表現出來。我之所以拒絕她也是因為我擔心我的能力是否能靠完全不使用藥物的情況下陪她走過這個歷程。

三個月之後她又再次來到我的診間,這次不再是她一個人而是和她的先生曉東一起來。他們的互動看似平常,但會談中蕾蕾總是搶著回答,曉東則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摻和著,直到說到他們的性愛互動時曉東才開始神情專注地要解釋清楚。

「我的問題其實也不是很明確。我們結婚20年,一開始狀況還可以,我幾乎每次都能讓她滿足,後來蕾蕾不知著了什麼道,覺得女性高潮特別重要,從她開始覺得重要的那天起我的苦日子就來了,每天花好多時間上網尋求相關的資訊,什麼G點、A點、陰蒂、陰道高潮都來了,每天逼得我去幫她弄,起初我覺得反正夫妻幫就幫,後來不幫她就睡不著,甚至會和我吵架、嘔氣,最近這幾年我真的好像是老了,勃不動了,有時一會會就軟,有時是整個過程都硬不起來了!」曉東說。

「我也不是找碴,我是真的找不到。你是我最親近的人,我又不能去找別人幫忙去,我也很糾結,這樣常常麻煩你我自己也過意不去,好了,現在弄得你都有問題了,我希望你來治療,希望你能恢復!」蕾蕾最後含著眼淚說。

這就是心因性勃起功能障礙。但我也不能確定,畢竟年齡擺在那,都50歲以上了,但我唯一能確定就是蕾蕾的高潮障礙已經在心理上影響曉東的功能了。

曉東進入治療室,整個會談的過程都在討論蕾蕾的事:「我老婆他很難高潮,我覺得看到床我就累,完全想不起自己的需求,免強做幾下就流出(精)來了,她這時又抱怨我沒招架力,我白天工作,晚上也得工作,做她的工作比我上班還累….。人家說做愛是互相的,但她總是要我服務她,我是做服務(業)的嗎?我是做服務(業)的嗎?她自己一點都不幫我,只管她有沒有高潮。之前就難高潮了,現在又要搞什麼G點、A點高潮的,也不幫我想想,我都硬不起來了還要換姿勢,他明知道我換姿勢易軟。還有,蕾蕾喜歡約我看A片,我要她少看一點,但她就是不死心,我也知道這是討(做)愛的表現。」

每次的會談我總是很專注地聽著個案的主訴,那些話語常常能反應重要的訊息,並且預告著我們能一起進展到什麼程度。言語能讓一個人接近另一個人,但整個混談的過程中我絲毫感覺不到曉東想處理他的問題,我們的談話完全在蕾蕾身上。

最後因為時間的關係,我邀請他到治療床上看看他實際的狀況。當我們做了初步的感官專注測驗,我發現他的確沒有很嚴重的勃起障礙,被我料到,一切原因來自於壓力。

我們約了下個月的治療,但這個月必須要做一些一個人及兩個人的練習,我們保持溝通順暢並隨時報告成果。

整個星期完全都是蕾蕾主動與我聯絡及溝通,蕾蕾抱怨曉東做功課被動,一副愛做不做的樣子,即使做了也不願意讓蕾蕾參與,但這只花了所有溝通時間上的1/10,剩下的9/10都是在討論她自己高潮障礙的狀況,甚至說這些年來她都有嚴重的焦慮症了,一直服藥當中,之前也不敢說,完全是擔心曉東會壓力更大。

在這些零星的聯繫中她一直要讓我知道性在她人生中佔多重要的角色,但她卻很少能得到它。事實上這麼多的性卻沒有感受到愛。

在蕾蕾的治療中裡面有好多可以討論的東西,例如什麼是高潮障礙,操作焦慮,憂鬱症的藥物影響等等,要選擇其中作為討論的重點很難。但我認為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訊息那就是「癡迷」。

心理學家歐文.亞隆說:癡迷會讓人脫離現實,不想去嘗試任何經驗,甚至淹沒現實生活中豐富的一切。一種我不在現場,囚禁在自己心裡,一次次觀看同樣的重播內容—那其實是一種無意義的幻想。

你就是你,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一如高潮就是高潮,它自然有它要展現的樣態。為什麼高潮障礙在你心中存有這麼大的力量,點點滴滴都是自己給它的。

前幾天在她發我的消息中仍一直討論自慰的議題,這些也是我在課程中預先讓她複習的,蕾蕾說她終於有了一次G點高潮了,但第二次又找不著了,還在繼續努力當中。

我還沒結論,個案也還沒結案,但結論事實已經寫好了,不管成不成功,我更知道如果不解開「癡迷」這個議題,或者蕾蕾並沒意到「癡迷」對她的意義,這並不會為我的治療道路帶來多少的振奮。

原標題:高潮終結者

【性這回事】系列文章:
男人別緊張!插不進去不是你不猛 可能是…
不敢交男友 因為我做愛沒高潮
地方媽媽怒了!老公才10下竟不算早洩
追求讓伴侶高潮不斷 男人你做夢嗎?
有硬但就是進不去 知道結果……傻眼了
老婆不熱情害我不夠硬?
那晚 我看見爸爸欺負媽媽

童嵩珍老師2018年6月參加北京的男科學論壇和大陸的南科、泌尿科醫生探討早洩及陽痿的議題。(童嵩珍提供)
童嵩珍老師2018年6月參加北京的男科學論壇和大陸的南科、泌尿科醫生探討早洩及陽痿的議題。(童嵩珍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