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過境情謎》▏執念回望餘韻無窮 比《北非諜影》更複雜深刻【壹週影評】

文|王志成(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碩士。曾任台灣版《首映》雜誌總編輯,現為自由編導、影評人)

圖片:佳映娛樂提供

改編自1944年出版的二戰小說,《過境情謎》刻意抽離時代劇的外觀和時間元素。

德軍進佔法國,由巴黎向南推進,沿途進行種族清算,猶太人和左派知識份子倉皇逃到馬賽港,每個人都焦慮能不能在德軍抵達前,取得第三國過境簽證和船票離開。

畫面上是當代的服裝、市容、跟場景,劇中人被捕、被殺、自殺,原來當極權和屠殺雷霆而至時,發生在哪個時代、什麼樣的場景,人性的惶恐不安、走與不走的矛盾掙扎,不會有多大差別。

《過境情謎》劇照。
《過境情謎》劇照。

在視覺場景的選擇上,掙脫時代劇復古的束縛,導演做出極其不俗的創新詮釋,讓這個二戰的故事,有著超越時代的更大格局。

本片在西方被普遍拿去跟《北非諜影》做類比,其實本片故事由陰錯陽差、層層疊疊架構起來的心理矛盾,比《北非諜影》要複雜深刻的多。

等待最後一班船逃離的末日感,也虛無得多,唯獨沒有《北非諜影》愛的那麼浪漫濃膩。

《過境情謎》劇照。
《過境情謎》劇照。

《過境情謎》的語氣淡淡地、微酸地述說人性的矛盾,怎樣在絕望危難中被放大。

不該離開的時候離開,該走時不走,在動亂的時代,不是錯過一次便重逢無期,就是再也走不掉,每個主要角色都卡死在執念裡。

《過境情謎》劇照。
《過境情謎》劇照。

因為沒有明天,所以每個人都在尋找浮木:

在領事館滔滔不絕向陌生人述說自己的遭遇、在街頭拼湊短暫的父子關係、堅持等待丈夫的同時,陪伴陌生人的慰藉,又產生新的牽掛。他們像熱鍋上的螞蟻,在近乎空城的馬賽徒勞無功繞圈空轉。

《過境情謎》劇照。
《過境情謎》劇照。

以靜制動,《過境情謎》低調冷靜把卡夫卡式的荒誕疏離在馬賽以現代場景演繹,盜用別人身份的男主角,像是蛻變成另一個人,常常抽離出來看另一個自己,產生了:我在,我也不在;我是,我也不是的認同分裂。

男主角演技出眾,把疏離跟牽掛的矛盾,平衡的很好。

尤其是最後一個回望:善意的自我犧牲,卻導致意想不到的後果,選擇不選擇,結果都是荒謬。全片觀點都結束在這個眼神裡,嘎然而止,餘韻無窮。

*點我看《過境情謎》預告*

《過境情謎》海報。
《過境情謎》海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