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獨家直擊1〉中國哇哈哈澎湖苦哈哈 海洋垃圾吞噬外婆澎湖灣【壹點就報】

中國的崛起對世界政經版圖帶來巨大的衝擊,在人民幣淹腳目的同時,海洋垃圾跟著對岸的經濟成長吞噬澎湖海岸。根據海洋公民基金會的統計,澎湖海灣有八成的寶特瓶廢棄物來自中國、九成的沙灘遭海洋垃圾吞噬,沙灘上中國飲料品牌「娃哈哈」的商標,是對被譽為世界最美海灣的外婆澎湖灣最大的嘲諷。中國哇哈哈坐享經濟成果,澎湖正苦哈哈承受惡果。

澎湖海岸遭海洋垃圾吞噬,有八成的寶特瓶來自中國。
澎湖海岸遭海洋垃圾吞噬,有八成的寶特瓶來自中國。

澎湖在地青年黃士恩感傷的說:「以前我都會跟外婆在北寮潮間帶撿螺,現在這裡都是垃圾。」我們穿著厚底球鞋走在沙灘上,每一步都步步驚心,海灘上遍佈玻璃瓶、寶特瓶、保麗龍、浮球、漁網、碎玻璃、尖銳的塑膠碎片,黃士恩繼續說:「十年前我可以赤腳走在沙灘上,十年後我不敢赤腳走在沙灘上,對澎湖人來說,這是生活習慣很大的改變。」

海洋垃圾佈滿日常生活

走進黃士恩從小和外婆一起生活的湖西鄉南寮村,村子裡有許多以海漂過來的塑膠浮球製作的巷弄裝飾,有的浮球被改造成街燈、有的則被彩繪為可愛的貓咪模樣。傳統的澎湖聚落風情融合浮球創作,讓南寮村近年變成新的觀光熱點,甚至連續兩年被柏林旅展選為全球百大綠色旅遊勝地。

現年三十歲的「彎腰青年」創辦人黃士恩指出,這些浮球創作都出自已經九十多歲的社區耆老趙有德之手,老先生將海邊撿來的海洋廢棄物,加以改造後就是討喜的裝置藝術。在黃士恩的記憶裡,外婆家總是會有幾個以浮球做成的水瓢、籃子、甚至椅子,他戲稱,靠著海漂來的浮球都可以在村子裡開五金行。

然而過去到海邊尋寶、發揮廢物利用精神的小樂趣,在這幾年被暴增的海洋垃圾擊垮,黃士恩表示,海漂垃圾越來越多,許多都是無法再利用的廢物,成了澎湖人的環境負擔,有如毒瘤。頂著全球百大綠色旅遊勝地的光環固然讓南寮村的村民感到驕傲,但他們不安的是,大量的海洋垃圾其實就在車程不到五分鐘的北寮村海岸,「綠色」旅遊儼然成了諷刺。

南寮村有許多以海漂浮球改造的藝術創作.
南寮村有許多以海漂浮球改造的藝術創作.

澎湖為海洋垃圾聯合國

澎湖位在三道洋流所會匯集之處,冬天有從北到南的中國沿岸流加上東北季風,將韓國、日本、中國的海漂垃圾運來澎湖;而終年由南向北流經的黑潮,在夏天與南海海流合流,將中國珠江三角洲、菲律賓、泰國等地的海漂垃圾運來澎湖。

澎湖位於三道洋流匯集之處,帶來世界級的海洋垃圾。
澎湖位於三道洋流匯集之處,帶來世界級的海洋垃圾。

三道洋流的加持讓澎湖匯集世界級的海洋廢棄物(簡稱:海廢),冰島來的寶特瓶、菲律賓來的玻璃瓶、中國漂來的浮球、日本漂過來飲料罐……林林總總有如海廢聯合國,海峽公民基金會專案研究員巫佳容說:「澎湖有世界級的沙灘,也有世界級的海廢,這些海洋垃圾多半不是澎湖製造的,但是澎湖是全球海廢危機下第一線的受害者。」

澎湖的海洋垃圾以寶特瓶為主,約佔四成。
澎湖的海洋垃圾以寶特瓶為主,約佔四成。

根據海洋公民基金會的調查,澎湖的海洋垃圾主要由寶特瓶、漁業浮球、塑膠瓶蓋、魚網與繩子、玻璃瓶組成,其中寶特瓶占了海洋垃圾中的四成。基金會透過條碼進行寶特瓶的國籍調查,扣除無法辨識者,寶特瓶的來源多達二十二國,其中從中國漂來的數量就佔了八成。

澎湖的海廢寶特瓶以中國漂來的為大宗,佔八成。
澎湖的海廢寶特瓶以中國漂來的為大宗,佔八成。

黃士恩有感而發的說:「我是透過淨灘認識中國的,在澎湖的沙灘上一直見到『農夫山泉』、『娃哈哈』這些飲料廠的瓶子。幾年前我到北京旅遊,看到商店裡的『娃哈哈』礦泉水,百感交集,在中國是哇哈哈,但過一個海、漂來澎湖就是苦哈哈。」

就他觀察,這十年中國經濟飛速的成長,而漂來澎湖的海洋垃圾也跟著飛快成長,他笑著說:「大陸成長的是經濟,我們成長的是海廢。」

淨不完的灘清不完的垃圾

為了深入分析澎湖的海廢狀況,海峽公民基金會調查全澎湖211個沙灘,他們將沙灘以紅綠燈的概念分為三個等級,紅燈為嚴重、橙燈為輕微、綠燈為乾淨,巫佳容說:「統計結果澎湖的沙灘只有10%是乾淨的,大部分紅燈級的沙灘都在北邊或東北邊,可見海洋垃圾受東北季風的影響較大。東北季風襲來時,海邊的垃圾就像有人惡意倒在沙灘上,又多又厚,讓人不知所措。」

澎湖海廢地圖標示出各個沙灘的海洋垃圾嚴重性。(海洋公民基金會提供)
澎湖海廢地圖標示出各個沙灘的海洋垃圾嚴重性。(海洋公民基金會提供)

澎湖海洋垃圾的嚴重性讓長年進行淨灘活動的環保人士也感到吃驚,常帶著三個孩子在台灣各地淨灘的環保吸管廠商QC館創辦人陳怡潔說:「過去十多年的台灣海岸狀況可以用東邪西毒來形容,東海岸有不當的邪惡開發破壞海岸,西海岸則是工業排放荼毒海岸。在台灣的海灘上看到的主要是寶特瓶和吸管、塑膠餐具,但在澎湖卻匯集來自世界各地的漁業廢棄物。」說著說著,她的兒子竟然在海邊撿到了一個漁船用的GPS機。

當東北季風減弱,就是澎湖的淨灘季。澎湖的公家機關與民家團體這幾年積極淨灘,每年從四月起幾乎周周都有大大小小淨灘活動,巫佳容指出,我們曾經動員數百人淨灘,是有把沙灘撿乾淨。可是經過一個冬天後、再回到那個沙灘,它又堆滿垃圾。

淨灘像是做白工,但是又不得不做,只能發揮愚公移山的精神。只是愚公移山的結局是天神被愚公的精神感動、自動幫愚公移了山,愚公一覺醒來,美夢成真。而澎湖的海洋垃圾,一覺醒來,只會更多。

儘管沙灘永遠清不乾淨,但淨灘活動仍然要持續辦理。
儘管沙灘永遠清不乾淨,但淨灘活動仍然要持續辦理。

垃圾多到可以造很多艘船

澎湖快被垃圾吞噬,但在地人不見得都知道其嚴重性。四月中在澎湖赤崁地下水庫舉辦了一場以海廢來造船的「皂廢船」活動,馬公高中學生黃馨儀被現場隨處可見的寶特瓶、輪胎、保麗龍嚇到了,她說:「澎湖不應該那麼髒的,怎麼垃圾那麼多。」

黃馨儀表示,平時只會去比較多人造訪的觀音亭、隘門沙灘,那裏都被整裡的好好的,沒想到只多騎幾分鐘的路程,到人跡罕至的沙灘,就是鋪天蓋地的垃圾。當天的參賽隊伍,在三個小時之內就造好十八艘奇形怪狀的船,長期關心海漂垃圾議題的台灣湛藍海洋聯盟理事長陳思穎諷刺地說:「本來還擔心撿不到造船的材料,沒想到澎湖的海廢又多又大,我們還可以再多造一艘船!」

海漂垃圾一直來一直來,只能眼睜睜看著澎湖孩子玩垃圾長大。這幾年積極關心環境議題,將淨灘教育帶入學校與社區的澎湖縣合橫國小校長葉萬全說:「淨灘是永遠淨不完的,我們只能讓孩子了解自己面對怎麼樣的處境,進而改變自己、在生活中減塑。」

澎湖的海洋廢棄物多到可以造很多艘船。
澎湖的海洋廢棄物多到可以造很多艘船。

葉萬全想起自己的孩提時代,自由自在、光著腳丫在沙灘上奔跑撿貝殼的光景,「當時去海邊就是去玩啊,怎麼會是撿垃圾呢!」他無奈的說。

(撰文:黃麗如 攝影:黃威勝、賴興俊  製圖:許哲源  美術設計:裴惠娟)

更多壹週刊新聞

●〈獨家直擊2〉活在垃圾堆 她在澎湖用海洋廢棄物辦桌

●〈獨家直擊3〉38名師生保護澎湖300公里海岸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