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江湖畫家1〉女朋友為他坐冤獄 大哥情債一生難還【壹特報】

「四支棺材釘釘落,你就知道了,人哪!都逃不了一死,菜蟲吃菜菜腳死,攏有報應。」做兄弟最終都是要還的,劉嘉國話說得很輕,像是香菸燃起裊裊煙霧,有些悲涼,也有看盡世事的豁達。

拿槍的手改拿畫筆,劉嘉國希望將從前的大惡化作小善。
拿槍的手改拿畫筆,劉嘉國希望將從前的大惡化作小善。

劉嘉國有雙鍾馗眉,毛流粗黑、眉尾向上翹,炯炯雙瞳壓著薄唇,氣場不怒自威。我還發現他帽不離身,「可以遮一下,不然兄弟氣重。」

他在台南長大,家裡排行老么,「我爸很早就死了,老媽務農,一個女人要養我們四個小孩,不容易啊。」

國中畢業時除了自己的名字,也不識字。做工嫌累、賺得又少,他一身血氣,掄起拳頭學人做老大,「其實就是浮不上檯面的那種小混混。」成天街頭廝混,真的犯事傷人卻慌了,「那時候法律什麼也不懂啦,就跑到台北了。」

南部囝仔進了台北城,戀上閃爍的霓虹光影。他擁著女性溫軟胴體、被酒精灌得癡醉,「跟了竹聯幫的老大,在中山區、東區混,大部分就收賬吧,地下錢莊的債好多。」出門有凱迪拉克代步、身上衣服是舶來品,得送洗熨燙整齊才穿,眾小弟前呼後擁,看上去風光,實際是刀口舔血,「那都是去打打殺殺,吃了好幾次虧,慶幸我還活著欸。」好幾次都是這樣的劇碼,他被街上突然殺出的好幾把刀,砍到重傷住院。

混兄弟,他混的是什麼?「慾望!男人要的不外乎金錢和女人,買好車、好錶,路就這樣走下去了。」除了舞廳、酒店,也搞軍火買賣,「在老家,警察拿搜索票撞門,碰、碰、碰,7、8個警察拿槍押著,我也不怕,警察說:『有人說你有槍!』我嗆:『林北有大砲啦』!」他因恐嚇取財、擄人勒贖、槍砲前後進出監獄數次,最後一次判20年。

漆器製作過程需反覆塗刷,是相當精緻的工藝。
漆器製作過程需反覆塗刷,是相當精緻的工藝。

處理江湖事幾次差點沒命,他不怕也不怨,兄弟路是自己選的,「但我後悔一件事,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其實她什麼事都沒幹,為了維護我被判了六年,害到自己心愛的人,我一生沒那麼痛過。」

入監後,江湖是非恩怨從此隔了層鐵網高牆,「人家知道你被判很久,都不理你啦!沒救了嘛,眾、叛、親、離,你就反省了,為什麼會這樣,人生為什麼會走到這裡。」

服刑期間,終於有空念完高中,再轉到工藝班,「有個老大哥畫畫好漂亮喔,請他教我,他說:『自己坐那邊看!』好啊,我們就來畫啊,怕什麼!」他從調顏色、素描打稿慢慢自學,「家裡有沒有人來看你、有沒有錢可以用,你都不會黑白想,只想著怎麼把東西做出來。」他不只學油畫、水墨,還跟著老師在獄中弄了漆器工廠,當上第一屆班長,「大家都那麼厲害,出去了這可以吃飯嗎?可以賺錢嗎?我就想應該要弄一個什麼東西,把這些人集合在一起。」

他繪製上百幅的畫作,主題包含風景、靜物。
他繪製上百幅的畫作,主題包含風景、靜物。

五十歲假釋出獄,人生已過大半,「我幹過好事、幹過壞事,我也想不到,一輩子最後,會當個藝術家呀。」

甫出獄,他去了趟戶政事務所,「我前半生輸掉了嘛,後半生要贏回來,所以把名字改成『劉贏』。」只是假釋期間不能改名,他拿著出獄證明心裡空落落,「沒關係,再兩年多,就可以改了。」

他籌辦更生人藝術推廣協會,網羅全台更生人藝術家,當初為什麼入獄、出獄後的經歷,各有不同辛酸,「社會還是會care我們的身分,胡作非為的人,覺得狗改不了吃屎,那正常啦!」

上帝給他更生的機會,他慎重賦予自己使命,「讓大家知道,我們這群人沒有變壞,還比以前更好,以前是大惡,現在是小善,不會藝術的,我們也幫忙找工作,救一個算一個,OK啦!」(撰文:郭逸君、攝影:楊弘熙)

劉嘉國

年齡: 53

現職:中華更生人藝術推廣協會理事長

擅長:漆器、漆畫、油畫、水墨

更多壹週刊報導

●〈江湖畫家2〉不甘人生哪狗屎 兄弟回頭做善良歹囝

●〈江湖畫家3〉上到肉粽鬼的床 他教化:社會比監獄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